一枚把写手作为阶段性目标的渣
“这一生执着的梦,必将被时间嘉奖以光荣”

伞修精品整理

给自己的福利。

首发必须是路过。伞修高产大大路过

路过的目录和文包

鸦杀伞修不逆不拆的太太 笔风唯美

深夜食堂by诳言堂楼礼

诳言堂楼礼

了了烟云佩服她。

反舌鸟

小白糖的伞修:光影   四海为家   

水無涼奈的一丢丢伞修 金枝玉叶    都是all叶带伞修吧

度清平by苏小漓么么哒

【伞修橙中心】 公主梦与小王子by

好梦留人睡

地下实验室伞修·

【伞修】早恋事件(小甜饼)by寒枝

伞修推文归档

推定隔离画...

【叶修性转】怀璧1

很明显,又是坑
大概会比较短
我大概是太爱龙叶了

0
少年堪堪十八岁出头的样子,个子却高挑,套着一身深蓝色的道袍,宽宽松松的,走起路来,衣摆和袖子里都能兜住风来。
“我抓的妖,”他开口,“生杀予夺,由我决定。”
他站在大堂里,光线从他身后的大门打到他背上,拉出好长好长的影子。他低头看了看一旁被束缚在绳结网和符咒里的妖,脸沉在阴影里,看不清表情。
方士谦收起了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先别急着生气。不是我们擅自处置,只不过是你这妖太烈了,你要是再不回来,之前布下的禁制怕是压不住它。”
他撇撇嘴:“要不是不想看见锁妖堂炸了,还真不想管你这破事。”他一挥手,一打符咒就打到了那侧躺在地上挣扎的妖身上。那妖剧烈地弹动了...

【王叶|叶修性转】狗血故事

有小可爱催更······想起了这个片段文的坑 

至今没有点题 苦笑

流水账,背景第七赛季全明星(私设在北京应该是在北京吧·······) 


不知道是前辈们统一的恶趣味还是什么,总之,各战队的前辈在带新人的时候不约而同地隐瞒了关于叶秋的性别消息,焉坏地瞅着小崽子自己发现这个天打雷劈的事情。“重新认识叶秋大神”,是第四赛季以来,每个新人撞到的第一堵新人墙...

【全职/叶修天生性转】是夜(三)

非典型龙叶 性转避雷 

(一)

(二)


(三)

    冯宪君人模人样地走进校园时,正是学生们晨练结束的时候。他很是惬意地漫步在校园里,对着一路上冲他问好的学生老师点头。空气是新鲜的土壤味,路两旁的树木郁郁葱葱。穿着百褶裙的少女迈着纤细的腿,小腿肚优美的弧线在翻飞的裙裾下若影若现。

    作为这样一座学校的校长,毫无疑问,是一件令人愉悦的事。

他踱步到自己的办公室,秘书已经为他开好了门。他习惯性地挥挥手让所有人退下,欣赏了几秒他价值连城的国画屏风,瘫坐在沙发上,...

【全职/叶修性转】是夜(二)

非典型龙叶 性转注意避雷 ooc较严重 all得起来就all吧。

重发。思来想去这个坑想多撒点土 太好玩了

看(一)戳戳这里


(二)

    第二天叶秋姗姗来迟。张佳乐看着她散漫地走到他身边的座位,甩下书包坐下,掏掏惨遭老师教训的耳朵,伸手把桌上的书全都扫到了课桌里。她半眯着眼,像是没睡够的样子。

    事实上叶秋并不如初中部女神苏沐橙一样成绩顶尖,相反,她的成绩简直和张佳乐平分秋色;更多时候,连张佳乐都觉得惨不忍睹。但她还是漫不经心的样子,老师的话就当作穿堂风。久而久之...

盐罐子:

哭了,书读得少,挂着自勉。

【全职】是夜(一)

龙叶混血 性转自行避雷 取名废见谅


(一)

    张佳乐坐在靠窗的位置。此时日光正好,银杏的叶子飘飘洒洒,飞得那叫一个皮,骑着风噼里啪啦地打在窗户上,正应着张佳乐听课时手指心不在焉打的节拍。他莫名烦躁,哗啦啦地翻书,书页可怜兮兮地被粗暴对待完就被他当了枕头。他还没趴下几分钟又腾地抬起头,动静大得生怕老师看不见。讲书的老师眼皮抽抽个不停,忍无可忍地抛掷了个粉笔头去,叫他滚出教室不要脏了他的眼睛。张佳乐没看到不知丢到哪个犄角旮旯的粉笔头,却也没被打中,倒是很给面子的做了个躲闪的动作,继而无赖一笑,从善如流地滚了出...

【全职/周叶】越境(一)

真.口齿不清.伪.不善言辞 周

一杆却邪 斗神 叶修

丧尸出没

    1.

——“今天我想再偷偷越境进去。我上次越境取出的药物也实在有限。如果我在不行动起来,分部撑不到你来,更撑不到总部忙完了拨下资源。研究室与医疗处需要留在城里的珍贵药物。”

少女被白大褂包裹着的美好身躯浸透在熹微晨光里,她背靠着紫黛色的光熟练地检查枪支。她白皙而柔软的小臂附在乌黑的枪上,稳稳地平举试了下狙击。

“再过半个月你就到这儿了吧······我好久好久...

风扇.

记忆是个奇妙的玩意。要是具体说你认识的一个人到底长啥样,你又可能连他带没带眼镜这种细节都记不清。苏沐橙在夏休期有一次就和楚云秀就乔一帆带没带眼镜进行讨论。苏沐橙说他没带吧,楚云秀说带了吧,过一会儿苏沐橙迟疑地说好像带了,楚云秀犹豫说感觉没带呀。乔一帆的脸此时好像拢了团雾,五官都糊了,看不到表情。楚云秀苦苦回忆无果,吐槽说,人是你们兴欣的,你自个想去。
等足够把对一个人的记忆消磨掉的时间嘀嗒掉落,还留在脑海里的都是些虚无缥缈的东西。一个个人,没有脸,没有身形,只是一些身形在动,一些声音在响,模模糊糊就像收不到电波的收音机,断断续续的,仔细听你啥都听不到,伸手抓它,它突然咻地窜得不见影儿,摸都摸不到...

【全职/账号卡是守护神】总结和整理

题目叫做写帐守期间让我坚持码下几千字来铺垫的那些场面。

也是曾经脑补时掉过金豆豆的画面。

一条一条线来吧。


伞修橙一家的大大小小守护灵之一:一叶之秋


“我是个失职的守护神。我没护得叶秋周全。”男人开口了,他身材修长,披着古朴的深黑色铠甲,铠甲下是深黑色的战袍。他半长的头发披在肩上,眉眼在刘海深邃的阴影下,以孙翔仰视的角度去看,也只能看到他菱角分明的下颚和宛如大理石雕像的鼻子和嘴唇。

一叶之秋紧紧握着却邪,古井无波的声线晕染出他无限的愧疚与悔恨。

“那就不要再有第二次了。”孙翔鼓起勇气说,“我会让斗神的名号响彻整个世界!...

©起墨 | Powered by LOFTER
1     /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