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把写手作为阶段性目标的渣
“这一生执着的梦,必将被时间嘉奖以光荣”

【全职】账号卡是守护神(三十三)完结

全文刷首页的底部或者戳账号卡是守护神tag

片段整理


(三十三)完结篇


1.

这一场战斗,从开始到结束总计二十四小时,惊心动魄又悄无声息,像是被一场雨遮去了所有动静,很多人直到结束才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例如孙翔,例如一叶之秋。

他赶到现场时,一切已经尘埃落定了三个小时。叶修裸露着上半身,正在用一块软布擦拭身上的血迹。地上满是血污,湿漉漉的苏沐秋坐在他对面,低头不语。

孙翔心里变扭,知道来龙去脉后知道自己跟错了人,原本对嘉世也没有什么感情,对陶轩更谈不上什么同情。他远远地看了一眼,并不打算上去交涉。他看了一眼一叶之秋,问他要去看看叶修吗。

一身漆黑的一叶之秋...

小透明激情点文

也没多少粉,但还是斗胆开点文

虽然一堆坑没填,但还是开点文

这个一直都挂这里啦,随时都可以点的。

·我叶中心

·偏爱大眼乐乐和伞哥

·可以有车门但是不能有车 厚脸皮说我还小我纯洁

·脑洞什么的描述一下下啦

·点文是想练练短篇

当然欢迎花样催更 我这个人,踹一脚走一步 没人踹我 我很难靠自觉更新啊

(我靠的是羞耻)

所以

欢迎啦。

【龙叶性转】是夜(四)

非典型龙叶 性转注意避雷

还有四天补课才结束······从今以后至少晚上没课了

所以,好久不见。

前文:

(一)

(二)

(三)

(四)

临近中午的时候,苏沐秋才醒过来。他自从在酒吧里找到了工作,都是大半夜才回来。除非出了什么意外,叶修都睡着了。等他醒来,叶修又早就去上学了。

说到底,他们一天甚至连一面都见不到。

他宿醉归来,一睁眼就落了满眼的刺目阳光,头中嗡嗡地疼起来。他蹒跚地站起,蹙了蹙眉。门口厚厚的日历又被撕掉了一页,上面撕去纸张留下的厚厚纸屑又添新痕。叶修对于日历总是有一种...

伞修精品整理

给自己的福利。

首发必须是路过。伞修高产大大路过

路过的目录和文包

鸦杀伞修不逆不拆的太太 笔风唯美

深夜食堂by诳言堂楼礼

诳言堂楼礼

了了烟云佩服她。

反舌鸟

小白糖的伞修:光影   四海为家   

水無涼奈的一丢丢伞修 金枝玉叶    都是all叶带伞修吧

度清平by苏小漓么么哒

【伞修橙中心】 公主梦与小王子by

好梦留人睡

地下实验室伞修·

【伞修】早恋事件(小甜饼)by寒枝

伞修推文归档

推定隔离画...

【叶修性转】怀璧1

很明显,又是坑
大概会比较短
我大概是太爱龙叶了

0
少年堪堪十八岁出头的样子,个子却高挑,套着一身深蓝色的道袍,宽宽松松的,走起路来,衣摆和袖子里都能兜住风来。
“我抓的妖,”他开口,“生杀予夺,由我决定。”
他站在大堂里,光线从他身后的大门打到他背上,拉出好长好长的影子。他低头看了看一旁被束缚在绳结网和符咒里的妖,脸沉在阴影里,看不清表情。
方士谦收起了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先别急着生气。不是我们擅自处置,只不过是你这妖太烈了,你要是再不回来,之前布下的禁制怕是压不住它。”
他撇撇嘴:“要不是不想看见锁妖堂炸了,还真不想管你这破事。”他一挥手,一打符咒就打到了那侧躺在地上挣扎的妖身上。那妖剧烈地弹动了...

【王叶|叶修性转】狗血故事

有小可爱催更······想起了这个片段文的坑 

至今没有点题 苦笑

流水账,背景第七赛季全明星(私设在北京应该是在北京吧·······) 


不知道是前辈们统一的恶趣味还是什么,总之,各战队的前辈在带新人的时候不约而同地隐瞒了关于叶秋的性别消息,焉坏地瞅着小崽子自己发现这个天打雷劈的事情。“重新认识叶秋大神”,是第四赛季以来,每个新人撞到的第一堵新人墙...

【全职/叶修天生性转】是夜(三)

非典型龙叶 性转避雷 

(一)

(二)


(三)

    冯宪君人模人样地走进校园时,正是学生们晨练结束的时候。他很是惬意地漫步在校园里,对着一路上冲他问好的学生老师点头。空气是新鲜的土壤味,路两旁的树木郁郁葱葱。穿着百褶裙的少女迈着纤细的腿,小腿肚优美的弧线在翻飞的裙裾下若影若现。

    作为这样一座学校的校长,毫无疑问,是一件令人愉悦的事。

他踱步到自己的办公室,秘书已经为他开好了门。他习惯性地挥挥手让所有人退下,欣赏了几秒他价值连城的国画屏风,瘫坐在沙发上,...

【全职/叶修性转】是夜(二)

非典型龙叶 性转注意避雷 ooc较严重 all得起来就all吧。

重发。思来想去这个坑想多撒点土 太好玩了

看(一)戳戳这里


(二)

    第二天叶秋姗姗来迟。张佳乐看着她散漫地走到他身边的座位,甩下书包坐下,掏掏惨遭老师教训的耳朵,伸手把桌上的书全都扫到了课桌里。她半眯着眼,像是没睡够的样子。

    事实上叶秋并不如初中部女神苏沐橙一样成绩顶尖,相反,她的成绩简直和张佳乐平分秋色;更多时候,连张佳乐都觉得惨不忍睹。但她还是漫不经心的样子,老师的话就当作穿堂风。久而久之...

盐罐子:

哭了,书读得少,挂着自勉。

【全职】是夜(一)

龙叶混血 性转自行避雷 取名废见谅


(一)

    张佳乐坐在靠窗的位置。此时日光正好,银杏的叶子飘飘洒洒,飞得那叫一个皮,骑着风噼里啪啦地打在窗户上,正应着张佳乐听课时手指心不在焉打的节拍。他莫名烦躁,哗啦啦地翻书,书页可怜兮兮地被粗暴对待完就被他当了枕头。他还没趴下几分钟又腾地抬起头,动静大得生怕老师看不见。讲书的老师眼皮抽抽个不停,忍无可忍地抛掷了个粉笔头去,叫他滚出教室不要脏了他的眼睛。张佳乐没看到不知丢到哪个犄角旮旯的粉笔头,却也没被打中,倒是很给面子的做了个躲闪的动作,继而无赖一笑,从善如流地滚了出...

©起墨 | Powered by LOFTER
1     /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