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把写手作为阶段性目标的渣
“这一生执着的梦,必将被时间嘉奖以光荣”

【全职/伞修/伞修橙】梦去难追(一)

ooc,初次开坑

------------------------------

   十二岁的玛蒂尔达问,人生总是如此艰难吗?还是只有小时候是这样?


    ——总是如此。


    莱昂这样回答道。





   (一)

    第十赛季,兴欣夺冠,叶修退役。

    沐澄觉得兴欣夺冠是必然的事——尽管这个过程是有多么的艰难与心酸,尽管这个队伍顶着多大的舆论压力,但她就是坚信兴欣会赢。

    ——她不忍心去想失败的可能。这对叶修太残忍了。就像霸图的那些老将们。

    他们逆着时光,一如既往。

    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

    岁月这个混账东西,真是太残忍了。


    对于叶修退役这件事,沐澄也早早有预感。不出席发布会,不给任何商量的机会就宣布了退役。第二天,兴欣就找不到他的人影儿了。

    这么干脆利落地斩断所有的关系,还真是他的风格。

    但不知怎地,没头没尾的,所有人心中都油然而生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叶修你就是个混蛋。荣耀圈子里好不容易平静下来你又回来搅得惊涛骇浪。闲的没事干吧你。算了算了,你闹就闹吧,还闹完就跑······

    什么人啊你。


    但是沐澄觉得这样也不错。君莫笑在荣耀巅峰落幕,叶修在人们心中永远是强大的,逆天的,不可超越的。

    沐澄一点都不想看到叶修像魏琛当年那样,状态步步跌落,黯然退役。

    尽管这是事实,得接受。多少英雄迟暮,叶修如果继续下去,也迟早会这样。


    沐澄也知道自己也会有这么一天啊,但她这么多年心如止水般走下来了,也不会现在就杞人忧天般地为这种事而伤感。这就像人的一生总会有尽头,但也没有多少年轻人为早就定下来的死亡而伤春悲秋的。

    好好走完这一生就好啦。

    好好走完职业生涯就好啦。

    ——她是黄金一代,她所处的时代不是叶修吴雪峰那时的开荒,也不会有什么青黄不接的情况出现,开着沐雨橙风的苏沐橙在前辈和哥哥们的铺垫下走得顺风顺水,将来也会功成名就安然退役,没有遗憾也没有磨难。

    其他职业选手可能没有她走得那么平稳,但也大多走完了他们应有的职业生涯。

    但总有那么些人,让人感叹命运弄人,老天不公。

    例如孙哲平。如果他的手没有受伤,如果他不用退役,繁花血景一万年不会是空话,张佳乐不用一个人撑起百花,他们还有很好的机会夺冠——可是他的职业生涯就这么戛然而止了。



    又例如苏沐秋。



    江湖人说不打不相识,叶修觉得这话说得真没错。十年荣耀里,大部分朋友都是这么结交的。职业联赛开始之后就更是这样了——打不过他又说不过他恨他恨得牙痒痒的人不在少数,但也都和他保持着一种损友般的关系。作为对手,从未风雨同舟,但是彼此知根知底,若有患难,必会鼎力相助。

    例如黄少天,喻文州,例如韩文清,张佳乐,孙哲平,例如王杰希。

    作为队友,更是不离不弃。例如苏沐橙,吴雪峰,例如魏琛,方锐,例如陈果,唐柔。

    苏沐秋更是他第一个相打相识的人。


    叶修是实打实地佩服苏沐秋。苏沐秋十几岁就拉扯着苏沐橙在车水马龙里讨生活,艰辛可想而知——但当叶修遇见他时,他也已经有了一个小小的家(虽然条件不太好),他有能力供妹妹上学,还有两台电脑(叶修强烈怀疑那是网吧淘汰下来不要的)。他有一技傍身,所以有底气,有钱赚,也有着小小的一片天地。叶修来了之后,他的生活更加景气,过得几分小滋润的生活。

    真的有这么好?

    拉倒吧。

    叶修在离家出走前虽然过得不是少爷的生活,但也是优渥的。所以他一开始和苏沐秋混的时候对他离小康十万八千里的生活相当嫌弃,觉得住他家还不如住网吧。后来在网吧住了几天实在受不住了,苏沐秋看他倔得难受,就把他拖回了家。他的房子再烂,也好歹有张床。

    一个叶修,是一份经济来源,也是一份生活压力。苏沐秋刚开始总是埋怨自己脑抽了才会打算和叶修穿一条裤子般地生活。叶修嘴上损着,心里也实打实地不好受。他在网吧里打游戏到天昏地暗,为的不是玩,也不是啥子梦想,只不过是为了完成那些接下的单子和代练。几个星期下来,凭借着他超高的手速和技术,倒是也有不小的收获。那些钱交给苏沐秋打理,缴纳日常的费用。从牙缝里挤出来的钱,就积蓄着,藏在沐澄床下的小铁盒里。苏沐秋呢,每天摸着黑起床,有时会不小心踩到睡在地上的叶修,但叶修也没反应——熬了夜的他眼底的乌云比夜色还黑,睡得比猪还沉。

    自己做饭能比在外面吃省下好大一笔钱,所以苏沐秋一直以来都是自己做饭,一大早就跑去菜场买菜。菜场有点远,有时叶修会和苏沐秋一起去,把两天的菜都买足,但回来也是跑着回来的——苏沐橙还要上学,等着吃早饭呢。

    三个人同甘共苦,也建立起了深厚的革命友谊。等他们生活稍微轻松些,叶修又轰轰烈烈地生了场病。这下好了,刚起了点看头的生活又变得捉襟见肘。

    叶修醒了心里还是不好受,但是这回苏沐秋是说什么也不让他熬夜了。

    这样柴米油盐地解决了吃食住行的基本问题,两人就开始琢磨明天了。恰逢荣耀开服,一条崭新的路摆在了他们面前。

    也许是他们俩太专注于游戏,也许是这样两个连自己也照顾不太好的少年太粗心眼,也许又是跟着苏沐秋长大的沐澄知道自己要懂事不麻烦哥哥,又或许是其他种种原因,十二岁出头的小丫头片子遇上什么烦心事儿都自己憋着,憋着憋着憋久了,终于连叶修都发现了一些不对。

    那几天沐澄脾气特别不好,早上苏沐秋做的早饭她也只是扒拉几口就不吃了,叶修开新号叫沐澄来取名沐澄也不应。过去一看,小丫头披散着刚洗的头发耷拉着白嫩嫩的脸不知道在想什么,坐在地上靠着床不知道在想什么,水灵灵的眼睛垂着,一闪一闪的。当时叶修还惦记着野图boss,没注意到沐澄头上下着小雨的乌云。但他看着小丫头湿答答的头发快要把她的背心和床上的被子染湿了,也就抛下了boss(反正还有沐秋看着)一个箭步出去扯了块毛巾又一个箭步走进沐澄房间把小丫头拉起来放在床上,对着湿答答的小脑袋就是一顿乱擦。他想着他这样捣乱小丫头片子肯定要火了,于是跳开一步静观其变。

    3、2、1,小丫头片子要闹了!

    沐澄毫无动静。

    叶修尴尬地走过去。小丫头可能真生气了。于是他老老实实坐下来把沐澄的长发擦了个干净。

    终于苏沐秋和叶修都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你说,沐澄是不是叛逆期到了······”

    “又不是每个小孩都有叛逆期······沐澄那么懂事”

    “难道·····她来例假了?”

    “······第一次来吧······不好意思跟我们说?”

    第二天,沐澄就发现自己房间里多了两大袋卫生巾,两个哥哥红着脸不敢看她。

    沐澄给气笑了。


    后来有一次苏沐秋去学校接苏沐橙,才知道了真相。

    他穿着大裤衩站在学校门口等他家的小丫头。微软的风拂过,他舒服地眯起了眼,一些声音也随风飘进了他的耳朵。

    “苏沐橙?别管她了,那个丫头没爹没娘,也怪不得她没家教。一个星期都不换一件衣服的。也就仗着自己有一张漂亮的脸在学校里作。”

    苏沐秋没上过几年学,也从来没想过,一个生活拮据的孤儿在城市的学校里要顶着多大的舆论压力。受嫉妒的漂亮丫头因为身世被同学排斥,因为贫穷被同学嫌弃,无论她多降低姿态多温柔可人也会被人说作,被人看不起,受别人白眼。他一直都知道这个社会没这么美好,他也不是什么善茬儿,但他就是看不下去他的妹妹受到这种攻击。

    他心急如焚地等在校门口,望眼欲穿。学生三三两两地从他身边走过,静校的铃声都响了,沐澄还是没有出来。

    苏沐秋无论如何也顾不上什么了,他冲进学校直奔丫头的教室。

    他看见小丫头缩在教室角落,长长的头发垂着,肩膀一抽一抽的。红澄澄的夕阳泼下来,看的苏沐秋格外心疼。

    他要尽自己所能,给妹妹最好的帮助和支持。他紧紧地抱住沐澄,想。

    小丫头愣了一下,然后哭了出来。


叶修和苏沐秋于是决定每天轮流接送沐澄上下学。一是为了确保她的安全(不被小流氓调戏啊什么的),二是为了告诉所有人,沐澄有两个哥哥,这两个哥哥对她很好。

小丫头看着晨光里少年白皙的脸,觉得无比幸福。


 
评论
热度(12)
  1. 懶懶貓兒看萌點L四起 转载了此文字
© L四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