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把写手作为阶段性目标的渣
“这一生执着的梦,必将被时间嘉奖以光荣”

【全职】账号卡是守护神(八)

叶家双子的故事这么狗血要是展开的话肯定会抢了主线的戏份,放番外里吧。

ooc来了

(八)

    “你怎么来了?”叶秋很是惊怒地看着眼前这个和他穿一模一样衣服长得也一模一样的人。

    “我是你哥哥啊。”叶修耸了耸肩。

    “阿初,是不是你让他来的?”叶秋愤怒地转向叶修身边穿着制服的女子。

    “别对女孩子这么凶嘛。”叶修推开叶秋。

    “可是你连守护神都没有了你来能干嘛?这些年你替我挡了多少刀?你给我个机会让我好好保护你行吗?”叶秋很是崩溃地咆哮起来。

    叶修震了震,低头措了下辞:“我知道自从一年前我出事后你就禁止阿初再来联系我,但是这次阿初会不顾你的命令联系我,就说明这次的事情不简单,对吧。”他分析道。“我还没这么弱。我是曾经的佣兵之王叶秋,我的本事不是只是靠守护神的。”

    “况且我也不是没有守护灵,你这样说君莫笑要生气的。”叶修笑了一下。“你想帮我,机会还很多。我打算自己白手起家搞一个佣兵组织起来。”

    “真的?”叶秋的眼睛亮了起来。

    “真的,”叶修点了点头,“不过暂时还是一个想法。但我知道你这次肯定是需要我的,让我帮你吧。”

     

    “我跟你说,你最近是不是又胖了,叶秋?”叶修无奈地把衬衫塞进裤子里,“阿初给我的衣服和你的一模一样,结果我穿着怎么大了一点。”

    “是你瘦了。”叶秋瞟了他一眼,默默低头整理着袖口。

    叶修给叶秋披上宽大的斗笠:“我在赶来的路上简单地从阿初那里了解了一下情况。他们这不是明摆着给你设鸿门宴嘛。”

    叶秋白了他一眼,给他别上针眼大小的摄像头和隐蔽的蓝牙耳机:“这次去的不只是叶家的权贵,还有很多估计你认识的人。这次必须要出席了。”

    “是吗,这么大胆?”叶修笑了一下,几片轻巧的刀片在他指间翻转,最终飞进了他的衣袖。

    叶秋很熟练地把一把小巧的枪别到叶修的腰带上,下手重了点,戳到了叶修屁股。

    “哎呦!”叶修低低地叫了一声。叶秋也有点尴尬,把另一把手枪递给他:“你自己弄。”

    叶修看着叶秋有点红的耳根“嘿嘿”了一声。

    “你就安安心心待在家里吧,让我去会会那群给你设鸿门宴的人。”叶修低声说。

    “好好活着!听见了没?”叶秋色厉内荏地揪住叶修的领子,直到他的眼眶开始泛红,他再也忍不住,把头埋在了叶修肩膀上。崭新衣服下那股熟悉、沉稳、令人安心的味道席卷而来,呛得叶秋有点想哭。

    何曾几时这个熟悉的人用他单薄的臂膀护住他,何曾几时这个亲密无间的人演绎着他的风格替他挡下惊涛骇浪。仿佛有他在,任何武器、任何阴谋都破不了他。

    尽管他有多渺小。

    叶秋多恨自己没有守护灵啊。他拼命建立起势力为的就是有一天他可以反过来为他的哥哥挡住一切。

    可是叶修还是义无反顾地来了。他折了翅膀,鲜血淋漓,却还是持着长矛坚定地站在了他前面。

    仿佛不惧任何鬼魅,任何天谴。

  “多大人了,还哭。”紧紧抱住叶修的叶秋隐隐听见他的一声呢喃般的叹息。

    只在你面前哭,也只能在你面前哭。


    夜色下的湖上水波粼粼,月亮的影子像醉醺醺地放浪摇曳,远处的灯火跳进了黑漆漆的水里。不远处有小提琴的呻吟随风绵延,拉长的调子慵懒舒缓。

    真是令人放松的环境。叶修漂亮修长的手指在夜光下宛如柔软的宝玉,轻敲着玻璃杯,玻璃杯中漂亮的红酒晃荡着。

    他亦步亦趋地跟着阿初,走上巨大的游艇。

    “豪啊,摆这么大排场。”叶修低低地笑着,轻轻地对着衣领上装饰品般的袖珍耳麦说道。

    “别那么大惊小怪行嘛。”叶秋没好气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拿出一点叶氏大家的风范。”

    “放心,演你我擅长。”叶修说道,很是悠闲地走到甲板上,持着一杯酒穿梭在跳着舞的人们中间,很绅士地对穿着礼服的阿初笑了笑,顺手揽过她的腰,抓住她的手悠哉悠哉地迈起舞步来。“这里面的人有多少知道你的长相?”

    “这句话应该我问你吧?”叶秋无语,他仔仔细细地通过别在叶修衣服前后的两个摄像头观察,“叶家的人就不用说了,其他还真挺少的······去年我和轮回合作过,周泽楷认识我。”

    “小周啊。”叶修若无其事地牵起阿初的手,欣赏她旋转时绽开的裙摆和漂亮的小腿。“小周人不错,嗯······他这次也来了。”

    叶修靠近阿初:“嗯······居然还有几个认识我的人······”

    “谁?”叶秋一下子紧张起来了。

    “韩文清······还有他身边的张新杰。”

    “就这俩了?”叶秋明显松了一口气,“他俩不是知道这事嘛。”

    “他俩只是知道我有个双胞胎弟弟叫叶秋,是叶氏总裁,叶家家主,可不知道我还活着。”叶修眯着眼说。

    “不足为患。”叶秋说,“但以他们霸图的立场,在这里只能保持中立,他可不会因为‘叶秋’和‘叶修’长得像就会帮你。”

    “没指望过。”叶修跟着小提琴的节奏悠闲地散步,不动声色地离开舞池。

    叶修想他总归是有点记恨过韩文清的。记恨过他在伊拉克时做的一切。他们年少相识,多年为伴为敌,相互扶持又相互作对,多少年下来总归有棋逢对手将遇良才的惺惺相惜。

    是因为他的要求,苏沐秋才拉着懒得动的他接下了伊拉克的任务,飞向那个战火不歇的地狱。

    可韩文清却在重伤的叶修苦苦拖着半死不活的苏沐秋的时候打晕了他进行撤离。

    他把苏沐秋扔在了那里。


    叶修知道他这样做是为什么,理智告诉他韩文清这样做却是是明智的,是正确的。


    但是在许多个空落的白天后的黑夜,许多个不眠的黑夜后的白天,模糊的神志被吞没后他总是怒火中烧,怨恨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许多年前还没被时间磨砺的那个快意恩仇的少年原谅不了抛下自己最亲密默契的搭档的罪。

-------------TBC---------------

 
评论(4)
热度(75)
© L四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