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把写手作为阶段性目标的渣
“这一生执着的梦,必将被时间嘉奖以光荣”

【全职】账号卡是守护神(十一)

ooc

(十一)

    “我是真的没有想到,嘉世的脸皮会这么厚,顶着追悼叶修的名头开拍卖会!”沐雨橙风压低了声音,义愤填膺地对坐在她身边的苏沐橙说。

    “确实,要不是邱非跟我说这件事,我到现在都还不知道。”苏沐橙叹息道。

    她们做了简单的伪装,混进了嘉世的拍卖场,坐在普通区里看着一件件藏品展出,抬价,卖出。

    “但是这次拍卖会许多巨头都没有来。”沐雨橙风说,“王杰希就不说了,周泽楷、喻文州都没来。或许在贵宾席我们没看见?”她抬头看她们楼上的小包间。

    苏沐橙摇了摇头。“进来的时候我仔细观察过了。据说是叶氏举行了一个宴会,估计他们都去了,所以嘉世的拍卖会就没来。”

    “那会无聊很多啊。”沐雨橙风伸了个懒腰。“那我倒是更乐意去叶氏的宴会上看帅哥。我们又不买东西,干嘛来这拍卖会凑热闹?好无聊。”

    “谁说我们不买东西了,”苏沐橙笑,但紧接着脸色又严肃起来,“邱非跟我透露说,这次拍卖会的压轴品是一把千变万化的武器,是我哥哥的遗作。”

    “这怎么听着这么像千机伞呢?”沐雨橙风纳闷。

    “就是千机伞。”苏沐橙说,“是千机伞的原样品。叶修手上的那柄是成品,但是样品当时我们谁都没有注意,估计落在嘉世了。虽然样品远远比不上成品,但是也不可小觑。就怕有人从这把样品中研究出了千机伞的构造。”

    “那又怎么了?到目前为止也没多少人见过叶修手上千机伞的厉害。”沐雨橙风不解。

    “持着千机伞的叶修迟早会闯出一番天地的。”苏沐橙微笑着,肯定地说。“他不会让千机伞蒙尘。”

    “那看来这把千机伞我们是不得不拍下了。”沐雨橙风叹息,“但你就不怀疑一下万一这是嘉世的陷阱呢?”

    “是陷阱也得买下来。”苏沐橙迟疑了一下,“况且这个消息是邱非通知我的。”

    “邱非知道叶修还活着吗?他不会以为嘉世一直都在找你吧?”沐雨橙风突然想起了什么,百般无赖地说。

    苏沐橙有点尴尬:“确实······他还一直以为我放不下叶修的死误会了嘉世,不肯回嘉世······忘了告诉他了。”

    “可怜的孩子。”沐雨橙风评价。“可是沐沐你钱带够了吗?我们挺穷得啊,到现在都是无业游民······怎么拍得下嘉世的压轴?”

    “这你就不用担心了。能用钱解决的事,都不是事儿。”苏沐橙自信满满。

    沐雨橙风惊恐地睁大眼睛:“你不会偷了王杰希的卡吧?”

    苏沐橙尴尬地咳了两声。

    “······可怜的王杰希。”沐雨橙风同情。


-------------

    叶修把东西都交给了阿初,让她回叶秋那儿复命。

    他坐在马路边,靠着一个掉了漆的邮筒,看着马路上的霓虹和来来往往的人群和车流,想了好一会,最终还是决定回到王杰希家里。那是他暂时的住处。

   家里没人。 叶修放松地躺在沙发上,静静地等着。他感觉脑子很乱。

    开门的声音钻入他耳朵。燥热的空气伴随着脚步声席卷而来。叶修没睁开眼睛。他感觉来者礼貌地吻了吻他的眼睛。轻柔地就像羽毛拂过。

    王杰希。叶修睁开眼。

    “怎么回事?”叶修慢吞吞坐了起来,淡淡地质问他。叶修问得莫名其妙,但是他知道王杰希明白是什么意思。两对眸子一个在游艇上一个在小艇上相遇了,在遇上的一瞬间他们都认出了对方。

    “我不知道你在那里。”王杰希淡淡地回望他。

    “不是我。那是我双胞胎的弟弟。”叶修说。

    “好吧。”王杰希举起双手做了一个投降的动作,“不是你就不是你。”

    “你为什么要刺杀我弟弟?”

    “我之前和你大伯是合作关系。”

    “合作走私吗?”叶修冷笑,一语惊人。

     王杰希看上去一点也不惊讶:“我就知道你早知道了。”

     叶修深吸了一口气。垄断国内药品经济的微草在暗地里是走私的大佬——叶修在许多年前刚刚知道这件事时也是感慨万千。但他是永远中立的佣兵,甚至还出于对王杰希的好奇在别人的刺杀下救了王杰希。这么多年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从来就没参与过有关王杰希在微草上的任何事情。

    他们一直以来就把公私放得很分明。

    但现在不可能了。叶修心知肚明。这件事扯上了叶秋,他再也没法一点也不牵扯上王杰希的公事。

    “微草需要叶氏的合作,你弟弟不同意,但你大伯联系了我。”

    叶修点了点头,心下已经了然,事情如擦拭后的玻璃般明明白白。

    他的心也越来越冷。

    “但我没想到叶氏家主是你弟弟,也没想到你会在哪里。”

    “我说了不是我。”

    “那就是你。”王杰希定定地看着他,“我看得出是你。你代替你弟弟出席。”

    “闭嘴。”叶修的声音冷得仿佛能掉冰渣子。他手腕一番一个贴身手就压在了他脖子上。

    王杰希看了看贴着自己喉咙的薄如蝉翼的刀片,抬了抬脖颈。

    “撞破我和叶秋关系的人都被我杀了。”叶修说,陈述着一个事实。

    “韩文清他知道。”王杰希说,“那为什么不能告诉我?”

    叶修张了张嘴,却发现他真的没什么好说的。他有什么立场能责备王杰希?他有什么立场能杀掉王杰希?

    他们公私分明。

    他们早就互不相欠。

---------------------TBC-------------------------

 
评论(4)
热度(63)
© L四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