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把写手作为阶段性目标的渣
“这一生执着的梦,必将被时间嘉奖以光荣”

【全职】账号卡是守护神(十二)

小邱视角写沐橙。以沐橙的视角写这一段实在是太没有张力了,小邱会好一点吧。

(十二)

    嘉世的枫叶一年四季都红似火。邱非刚进嘉世的时候被嘉世的原貌震惊了。他怎么想都没有想到传说中王朝的训练地在枫叶山上,还是一座庙,充满了古风的中二感。从训练地出来后,他才知道嘉世势力就像蜘蛛网遍布各地,每个地方都有嘉世的站点。嘉世的核心一直是游动的,尽管游动范围不大。

    但无论在哪儿,都能看见火一样的枫树。火一样的叶子在这个灰色调的薄凉城市里格外耀目,格外炽热,就像有一把火烧在骨子里,整个人都是热乎乎的。

    嘉世嘉世。邱非从来没后悔热爱上它。

    只是他已经去世一周年了。

    前几天他到叶秋的墓前去凭吊,正好看见了携一叶之秋前来的孙翔。邱非好久都没见过一叶之秋了,特别明显地感受到了一叶之秋性情的转变。孙翔看见他没什么表示,就把他当作普通的来扫墓的人。一叶之秋看着他点了点头示意,就算打招呼了,然后就带着孙翔擦肩而过,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的波动,整个人收敛又沉重。

    哪里有以前斗神的嚣张跋扈和不可一世。

    邱非想,或许对于叶秋去世这件事,受影响最深的是一叶之秋吧。恨天恨地都不如恨自己来得痛苦。

    自责让一叶之秋再也骄傲不起来。

    邱非远远地跟在孙翔和一叶之秋的后面,远远地看着一叶之秋站在墓前,孙翔轻轻地问他,叶秋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啊。

    这一问传到邱非耳边又让他出了神。


    邱非一直是嘉世的佣兵王叶秋默认的徒弟。或许在外人看来的确如此,但是对于邱非来说,他从来就没有过这样的感觉。叶修才比他大几岁啊,虽然邱非一直叫着叶秋前辈,但是邱非更觉得叶秋是他的小哥哥。有时候叶秋更像个朋友,有时还需要他无奈地去提醒照顾。

    良师益友。这词形容叶秋在技艺上对他的帮助再合适不过。但在生活上,叶秋才是真正被照顾的人。

    例如邱非要提醒他睡觉,要提醒他少抽烟。辛亏叶秋不像嘉世里的某些干部酗酒,要不然他也不知道怎么办了。

    当然有时候他也会好奇,叶秋实际上是一个很颓废的人,完全没有一叶之秋看上去那么威风凛凛。基本上叶秋除了不喝酒,其他什么颓废的事都干。

    “前辈为什么不喝酒啊。”

    “没听说过借酒消愁愁更愁嘛。越喝越愁。”

    “那前辈为什么抽烟?”

    “ 麻痹了就不愁了。这些年下来,差不多像对吗啡一样有了依赖性。”

    “前辈在愁什么呢?”

    “你以后就懂了。”

    邱非到现在还是不懂。他从来不碰酒不碰烟,根红苗正的大好青年一个。

    可是他现在想问也问不到了。叶秋前辈不在了。这一年他宿醉过,被烟呛过,却还是不明白。

    他也不明白苏沐橙为什么不肯回来。


    邱非因为和叶秋关系好,所以和苏沐橙关系也好。苏沐橙长得美,性子也好,训练地里的人总是嘻嘻哈哈地谈论她,有时仰慕,有时下流。邱非听着听着就去给他们一拳。

    叶秋刚死那一会儿,他很迷茫,很痛苦,想去找苏沐橙倾诉个干净。有人却告诉他苏沐橙失踪了。

    在邱非看来,并没有。苏沐橙一直和他有着若有若无的联系,有时联系得上,有时联系不上。但这一年来邱非没见过苏沐橙,与她联系得也少,也没想过要去追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沐橙一句“不用,不想”邱非就没透露出半点消息。从来也没帮助过嘉世的人寻找苏沐橙。尽管他也不知道苏沐橙在干嘛,苏沐橙在哪里。

    他只是偶尔给苏沐橙发一两条信息,苏沐橙也有一句没一句地回着。

    邱非想着这可能是他和叶秋之间最后的一点关联,就难过地想要落泪,就更加坚决地把这细细的联系守护得密不透风。

    但是叶秋的一周年忌日,他觉得很有必要跟苏沐橙好好说一下。尤其是拍卖会最后压轴的藏品。

    他在叶秋那儿见过千机伞。

    他没想到嘉世会拿出来卖。

    一叶之秋有却邪,千机伞失了主,蒙尘于密室,未见过天日。嘉世貌似只把这当作是一件稀奇的宝贝,也不知如何去使用它,留在嘉世实着鸡肋,不如拍卖赚钱。

    邱非知道千机伞是叶修和苏沐秋一起做的,虽然他没见过苏沐秋,但是他 知道苏沐秋对于苏沐橙和叶秋来说有多重要。千机伞是他的遗物,不能随随便便就这么拍卖出去。但是他又没有足够的理由去说服嘉世取消拍卖,所以只能联系了苏沐橙。

    他好久没有见到苏沐橙了,但这次苏沐橙主动来找他了。

    “沐橙姐不去跟一叶之秋打个招呼吗,他这一年都在找你。”邱非在咖啡厅里看见苏沐橙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伪装过的苏沐橙偷偷摸摸地坐在他的对面,向服务员要了一杯白水。

    “别,千万别告诉任何人我回来了。”苏沐橙无视服务员不是很好的脸色。“也别向任何人透露我的行踪。”

    “好吧。”邱非不解,但还是点了点头。“我已经帮你重新弄了一张拍卖会的卡啦。”

    “邱非做事效率就是高。”苏沐橙笑盈盈地夸了他一句。“那就这样吧,我先走了。”她从邱非手上抽过卡,毫不犹豫地转身走了。

    服务员刚刚端着一杯白水走过来,看见少女离去的窈窕身影,脸色更不好了。于是她转头恶狠狠地盯着邱非。

    邱非无奈地叹了口气,点了杯咖啡付了钱。

    他还是没开口问她为什么。邱非觉得苏沐橙这辈子都不会跟他解释了。

----------------TBC---------------

写完才发现这一篇扯远了。好不容易扯回来觉得又卡了。当作番外看吧。

 
评论(2)
热度(60)
© L四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