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把写手作为阶段性目标的渣
“这一生执着的梦,必将被时间嘉奖以光荣”

【全职】账号卡是守护神(十五)

(十五)

    叶修和王杰希已经冷战一天了。自从叶修从叶秋那儿回来他们谈完后两个人就没再说过一句话。王杰希一直在书房办公,似乎都没出来过;叶修一直在客厅上逗逗看电视的君莫笑一边浏览笔记本。虽说平常他们也是这样,但是叶修从未觉得这么郁结和沉闷。他们在一个房子里,只有一墙之隔,却宛如两个世界,有着打不破的千山万壑。

    这样一点也不好受。叶修想。他从来都不是什么婆婆妈妈的人,这么不干脆利落不是他的作风。可是他又不知道面对王杰希该说些什么。

    现在这个王大眼一点都不讨喜,不如他多年前救下的那个小孩子。当年他也不过是好奇微草下一代的继承人是啥样的,去执行一个和微草搭边的任务时偶然看见了正在被刺杀的王杰希,顺手就救下了。那时候的王杰希还是个小小的孩子,长得可人极了,粉雕玉琢的,叶修本来以为这是个娇生惯养的小少爷,没想到断了好几根肋骨的小少年一声都没吭,一直都很冷静,面无表情,只有小小的手一直死抓着叶修。叶修当时也还是个少年,看着惊奇,也觉得这小娃娃日后肯定不简单,却也没想过他会和这个大小眼有这么深的渊源。后来他们也有几次碰面,叶修也都只是打了个哈哈。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叶修挠了挠头,思考了一下他该摆出的态度和该说的话,吐了口气,推开书房的门直愣愣地走了进去。

    王杰希在一张古朴的木桌上工作。他没开灯,一张脸一半被电脑显示屏淡淡的荧光照的雪亮,一半沉在乌沉沉的黑暗里,叶修走进黑漆漆的书房,只见的他半张脸,气氛竟然有点森然。他走进了点,才发现王杰希压根没在办公。王杰希半靠在椅子上,闭着眼,正揉着眉心。叶修轻悄悄地走到他面前,他也没半分发觉。

    “有些事,我觉得得说清楚。”叶修淡淡开口。他看见王杰希微睁开了眼,被荧光照着的那半边脸上的眼眸宛如琥珀,突然有点心烦意乱。

    “叶秋的事,叶家的事,我没法当作没发生过。你身后有微草,我身后有叶秋,我没法再中立下去了。”他深吸一口气,勉强调节到如止水般的语气,“我怕是要重拾旧业了。”

    王杰希抬眼。这个“旧业”是什么他们都很清楚,叶修以前是嘉世的佣兵,重拾旧业也只能是佣兵,但是王杰希也明白,叶修重新当上佣兵后不可能再真正干佣兵的勾当,他是要去帮他的弟弟,去做他弟弟手上最锋利的刃。他是要去保护他需要保护的人。代价却是与王杰希对立。

    “这样生活下去不好吗?你不是一直都不想再涉及这个复杂的高层世界了吗?”王杰希深邃地看着他。

    “沐澄一直都受着牵连,如今叶秋也扯了进来,你让我怎么自欺欺人下去!”叶修的语气是从未有过的烦乱。

    “不是自欺欺人。”王杰希凑近一步,抓住他的手腕,轻轻地吻了吻他。“你想想我。还有我啊,一切交给我不好吗?”

    叶修感觉到了嘴唇上的温软,愣了愣,扑闪着眼睛看到了王杰希眼里深邃的依恋,仿佛多年前那个死抓着他不放的小少年。他咬了咬牙,别开视线:“那我也不能坐以待毙下去。”

    “而且你困不住我的。”叶修撑开王杰希的胸膛,另一只手支在桌子上,支撑着他单薄的身体。“五年前我执行任务的时候救了你,你说你欠我一命;一年前你救了我,收留了我和沐澄,现在扯清了。”

    “要么带着微草帮我,要么就好好当一个旁观者,没人阻挡得了我。”叶修感觉捏着自己手腕的那只手越来越用力,但他的眼神越发淡定,淡定到冷酷。

    苏沐橙、苏沐秋还有叶秋是他的底线,谁碰都不行。

    “你在逼我站队?”王杰希眼神一凝。

    “嘿,你真瞧得起我。”叶修甩开他的手,揉了揉手腕。他走到门口,扶着门框,微微侧头:“想一想吧。”

    走廊有微暖的灯光。他快步走了进去,一点都不想再去回头看黑暗中沉着的那双琥珀色的眸子了。

 

 

    苏沐橙睁眼就是一片漆黑不见五指。她刚想伸手摸摸眼睛看看自己是瞎了还是真的黑,就发现自己的手上拷着手铐,一动,丁零地响。随即就有人啪嗒一声开灯的声音,雪亮的光自她眼前刺来,她赶紧闭上了眼,但眼脸压根挡不了强光,眼睛刺痛刺痛的,生理性的泪水马上就从眼角溢了出来,落入鬓角。

    她缓了好一会儿才勉强适应。从地上爬起来时早就满脸泪痕。

    苏沐橙瞟了一眼,就知道她在嘉世的监狱里了。封闭的四面八方的铁墙,没有门也没有小窗,就只有头顶一盏灯明晃晃的。

    所幸这间牢房还是挺大的,空荡荡地就她一个人。

-------------TBC---------------

 
评论
热度(52)
© L四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