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把写手作为阶段性目标的渣
“这一生执着的梦,必将被时间嘉奖以光荣”

【全职】账号卡是守护神(十七)

(十七)

    男人不仅嘴被缝着,身上还有许多地方都有韧线。更为骇然的是,他身上有些地方黑洞洞的,竟是没有血肉,骨头白森森地架着,韧线稀稀拉拉地穿插着周围的皮肉,勉勉强强地掩住了这些洞。

    急忙赶来的刘皓等人看见他立马神情剧变,连忙拦住要上前的人。

    灰烬和鲜血在监狱里肆虐,男人听到苏沐橙的哭声也不再去顾其他的事,颇为艰难地蹲下来,僵硬地抬起手,似是想要去安慰一下捂着脸哭的她。

    苏沐橙哭得肝肠寸断,只觉得心里无数被压抑的东西像是火山喷发般爆发了出来。她哭着哭着,身体终于承受不住重伤和情绪的剧变,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叶修距离在游艇上和黄少天痛痛快快地打了一场已经过去了一天一夜。处理好所有焦头烂额的事的黄少天终于想起了要联系叶修。

“你真的没死?”电话那头的人迫不及待地说。

“······”叶修看了看手机,忍住了不挂掉黄少天的电话。

“······我这不还没接受吗,这刺激太大了。怎么样,是不是没想到会是王杰希?不过王杰希在监控里看见你的时候也吃了一惊呢。这下你该回答上次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了吧?例如你到底怎么回事?一叶之秋怎么回事?你和嘉世怎么回事?叶家怎么回事?你那把会变成武器的伞怎么回事······”

“······你是十万个怎么回事吗?”叶修忍无可忍地打断他的话。

“我好奇嘛!老叶你到底怎么回事!”

    叶修深吸一口气:“你问我我就一定会回答你么?你可别忘了你还是蓝雨的剑客。”

“可是你已经不是嘉世的佣兵了。我们现在不处于对立关系了啊,老朋友多了解了解嘛。”电话那头的人心虚道。

    叶修冷笑:“当初是谁在游艇上硬要和我打的?”

“那时是那时,现在是现在。哎呦你就可怜可怜我的好奇心吧。”黄少天耍赖,就差在地上打滚了。

    叶修顿了顿,“我只能告诉你我确实死了一次,要不然一叶之秋是怎么易主孙翔的。我现在确实不是嘉世的佣兵了,但这不代表我现在不是别家的佣兵。”

    黄少天大惊:“你要重返江湖?”

    叶修撇撇嘴,感觉自己应该回一句“我从未离开过”,霸气侧漏。他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被黄少天带歪了,忍不住扶了扶额,吐槽道:“何来江湖一说?你是不是武侠看多了?”

    “我说错了么?”

    倒还当真恰当。叶修想象了一下那堆人再次看见他会是什么表情,微妙地笑了:“我从来都没有金盆洗手过。”

“界内早就鉴定叶秋死透了。”黄少天提醒。

“谁说‘叶秋’要回来?”叶修笑了,“我现在叫叶修。”

“有区别吗?”黄少天喷了,“有人会信你吗?你个有前科的,我都不想提醒你去想想你以前执行任务的时候编过的那些没脑子的假名了!‘秋叶’?‘叶禾火?’别闹了,大家都知道是你。”

“这次是真名。我真的叫叶修。”叶修很是委屈地说。

    黄少天不屑一顾。

“说真话咋就没人信呢?”叶修很悲伤。

“那好吧,叶修同志,”黄少天妥协,“你真的要去重新当佣兵?给谁当?”

“我要白手起家啦!怎么样,现在投资我这支潜力股还来得及哦。”

“······怎么办,有点无法直视。喂喂喂你这是在挖我吗,是在挖我们蓝雨的墙角吗?”黄少天嚷嚷道。

“谁要你啊,蓝雨居然没被你烦死真的是个奇迹。”叶修嫌弃。

    黄少天不乐意了。“喂喂喂,怎么这么说我呢,我身价高着呢,你要知道这次叶家和王杰希请我来做事可是花了不少钱的。”

“你做成了么?”叶修不屑一顾。

“咳,他们花了钱请我做事,可没有说没做成不给钱。”

“心疼一下王杰希。”叶修道。

“你心疼他也没用,王杰希这个大小眼精着呢。叶家的宴会和嘉世纪念你去世一周年的拍卖会时间刚好撞的差不多,但无奈在叶家的宴会邀请在先,所以各家各业的人都赶不上嘉世的拍卖。我也是昨天才听喻文州说嘉世的拍卖会压轴是件奇品。”

    叶修心头一跳,有点不祥的预感,但还是定了定神,继续听黄少天说下去。

“你猜那压轴的东西是什么?一把伞!会变成武器的一把伞!虽然拍卖的只是一个样品,但也引起了喧哗。这东西不跟你那把伞一个道理的嘛?我家老大到现在还不晓得你的事,但他也很可惜没有赶得上拍卖会去夺下这把伞,他想带回来好好研究研究。他心里念念不忘啊,就去搜了一下买走这把伞的是何家势力。你猜怎么着?是王杰希!!”

    叶修忍不住质疑:“喻文州怎么知道是王杰希的?据我所知,嘉世的拍卖会向来对客户的信息保存得很好。这是职业道德。”

“哟,嘉世有职业道德?他们有这东西就不会杀你了。”黄少天先是哼了一声,“喻文州只是查了一下给嘉世汇钱买下那把伞的那张卡背后的人罢了。千真万确,就是王杰希。我一开始也怀疑王杰希怎么可能这么轻易暴露自己的身份,但是喻文州告诉我,这张卡是王杰希私人的,不属于微草,是他专用的,也不可能被盗用或者其他什么情况。王杰希倒是两头都顾得好······喂喂喂老叶······”

    叶修沉默了一下,匆匆忙忙挂掉了电话。他单手支着头,感觉一阵头疼。君莫笑听见动静,迷迷糊糊地醒来,搂住了他的脖子,趴在他的背上看他。夜色渐渐侵蚀了进来,不知不觉地,这座别墅陷入了死一样的清寂,安静得可怕。

   幽幽的,空荡荡的,像是没有人一样。

 

    叶修犹豫再三还是想去问问王杰希。他感觉到他们关系之间微妙的转化,叶修待人一向爽快豁达,但是不知何时起,他和王杰希之间交谈需要事先考虑了。

    他去的时候看见王杰希正翻箱倒柜地找东西。他问他在找什么,王杰希抬头看了他一眼,又低头若无其事地说是一张卡。叶修讶然,又追问是不是他私人专用的银行卡。王杰希惊异地瞅了他一眼,却没有否认。

   叶修承认,这是一件细思极恐的事。他细细想来,额头上都起了汗。这间别墅住的人只有王杰希、他和苏沐橙。他没有拿过王杰希的卡,王杰希也没必要演上一场戏很弱智地给他看,近来又没有什么人光顾这间屋子。可以说,拿走这张卡的人已经呼之欲出了。

    如果再推测一下,那么什么都可以说的通了:苏沐橙在他去代替叶秋出席宴会的时候不知道从哪个渠道获得了千机伞样本被拍卖的消息,拿了王杰希的卡去嘉世的拍卖会拍下了千机伞!

    他喉结忍不住滑动了一下,眉头早已紧张地锁起,心中起了惊涛骇浪——如果是这样的话,离拍卖会结束已经很久了,苏沐橙为什么还没有回来?

    他越想越不安,抓起了放在沙发上的千机伞就往夜色里冲。君莫笑一愣,连忙跟上去,化作灵力一头撞进了叶修身体里。

----TBC-------

 
评论(6)
热度(57)
© L四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