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把写手作为阶段性目标的渣
“这一生执着的梦,必将被时间嘉奖以光荣”

【全职】账号卡是守护神(十九)

写得好艰难啊······ooc

(十九)

    嘉世出过一个佣兵之王叶秋,但这不代表除了叶秋之外全是背景布。嘉世永远不缺有能耐的人。叶修落回地面后心疼地摸了摸被子弹打出几条划痕的千机伞。他把千机伞甩到背上,快速前进,脑海里却忍不住地乱想。

    这空落落的一年他看了无数不重复的风景,虚度了许多平淡无奇的日子。白水一样的一年似乎早就洗净了他的铅华,平淡悠闲,与之前的生活真的是大相径庭。然而注定有些东西是忘不掉的。那些在骨子里扎了根的记忆,碰了一下,就像开了瓶的啤酒里的泡沫一样翻涌了出来。

 

    “嘿,这里是嘉世!以后这里就是我苏沐秋要扬帆起航震惊天下的地方!”少年拿着照相机自拍录像,对着空荡荡的山上的红枫转了一个圈,嘴角的笑意像是要冲到天上去。“虽然吧,现在嘉世也没成立多久,我和叶修也是嘉世的第一批佣兵。但是只要有我在,嘉世的未来就是光明的!”

    听不下去了。叶修抽了抽嘴角,一把夺过照相机,把怀里抱着的箱子重重地扔向苏沐秋。

    “哎哎哎哎!我还没保存呢!”苏沐秋手忙脚乱地搂住箱子,向叶修伸出了尔康手。

    “相信我,要是你以后看到这段视频,一定会羞愤得想要自杀的,中二少年。”叶修很是真情实意地说。

    “小样,”苏沐秋撇撇嘴,“还记得第一次见面时被我打趴下吗?”

    “老子现在就可以把你打趴下。”叶修挽起袖子,“还好意思说那次?”

    他们以为可以一直这样天长地久,尽管干他们这种勾当的人往往知道自己命薄。他们很早就做好了回不来的准备,也很早就感受过身边的朋友活生生惨死的悲痛。但直到自己最亲密的搭档把命丢了,叶修才觉得自己的心理工作做得太简单了。他以为自己凉薄,却远远没法承受。

    在那个战火永不停息的地方残桓断壁,韩文清把他打晕了从半死不活的苏沐秋身边带走。他再次清醒时只觉万念俱灰。他扭头一看,韩文清正坐在一旁沉默不语。他不顾身上的伤翻身下床,几乎是趔趄着扑上去死攥着韩文清的衣领,面目扭曲地对他吼道:“我不是说过的吗?!无论他是死是活都要把他带回来!你把他留在那里他必死无疑!他是我的搭档!苏沐秋死了,你让我怎么办?!你让我回去后怎么面对沐橙?!怎么告诉她我把沐秋丢在了那里!”

    旁边有人七手八脚地架着他,七嘴八舌地劝他。叶修都没听进去。他吼着吼着,嗓子嘶哑了,睁着一双充血的眼睛瞪着沉默不语的韩文清。

    “我会亲自去跟苏沐橙说清楚这件事的。”韩文清垂着眼帘,面无表情地说。等他说完,周围却都安静了下来,死寂得只能听见叶修沉重的呼吸。

    韩文清抬起眼帘,看见两行泪在叶修满是血污和尘土的脸上洗出了两条干净的泪痕。沾着灰尘和血的泪珠落在纱布上,啪嗒地溅出一小块血污。

    所有人都不说话了。

 

    苏沐秋死了,很久之前就死了。叶修很自然地接过了所有苏沐秋肩负的东西。当年他没有把苏沐秋带回来,如果现在他又眼睁睁地看着苏沐橙死掉,叶修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绝对不可以。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小雨渐渐地停了,但是天气还是一样的沉闷,像是暴风雨来临前的沉默。

    突然叶修觉得地面有点抖动,巨大的炸裂声从后山传来。枫树不禁飒飒地抖动,叶片堆积在一起颇像层层叠叠的浪。叶修险些站不稳,随即看见君莫笑冲他扑过来。

    “怎么回事?”叶修忙拉住君莫笑,问。

    “沐橙姐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像是昏迷过去了。我没看见沐雨橙风。”君莫笑喘息着,拉着他跑,“那边情况有点怪异······一个守护神,很怪异的守护神发了狂一样护着沐橙姐,我几度想要冲上去,但是那个守护神好像敌我不分,看上去很是痛苦······不知道怎么回事。”

    “啊?”叶修诧异道。他突然感觉到一阵寒意猛地沿着脊髓迅速地上爬,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多年佣兵的警觉让他猛地一转身靠到树后,定睛一看,一颗子弹已经钉在了他之前位置后的枫树上。

    叶修马上就判断出了枪手的位置,拉过君莫笑一个转身手枪就开了火。随即,密密麻麻的子弹冲他们飞来。叶修撑起千机伞做屏障拉着君莫笑快速飞奔。

    “怎么回事?”君莫笑狂吼。小少年还是个守护灵,身体和人类差不多,很容易就受伤。

    “人家跟上来了呗!你可以再吼的大声点,反正已经暴露了。”叶修无语道。

    “就前面!”君莫笑脸一红,生硬地转移话题,手指指着前面。但他马上发现手离开了千机伞护着的地方,赶紧缩回来,但也在手上留了道血痕。

    叶修看过去却也只看到了一片废墟和碎石。有受伤的人不断被抛出来,那一片地已经成了一个大坑,嘉世引以为傲的监狱历经轰炸虽然依旧屹立但看上去狼狈万分。叶修心里着急想要冲过去看个究竟却又猛地止住了脚步。

    面前五十米处有人拿着枪直直地对着他。叶修毫不犹豫地闪开,开火。这下好了,腹背受敌。叶修这是第一次与嘉世人交火,一年前他们都还是自己人。他一年前从未想过有一天他会在这个自己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地方对着这个他和同伴一起造就的王朝开火。

 

    “这是什么鬼东西?”刘皓甩开扶着他的陈夜辉,抹了一把嘴角的血,撑着地面站了起来。监狱周围的地已经支离破碎,像是拆迁地被推倒的房子。那个皮肤灰白毫无生机的男人拖着手脚上的铁链,像警惕的老虎一样弓起背,看见他又站起来,对着他发出哼哧哼哧的声音。男人的嘴被缝着,神态狰狞,就像发了狂的野兽。

    暗无天日赶紧拉着刘皓退后几步。“不知道这是谁的守护神。力量如此恐怖。”刚刚他和男人交手的时候,男人一拳砸地,地竟然裂了开来。要不是暗无天日躲得快怕是已经被撕成了碎片。虽然他们均为守护神,但是力量之悬殊却是他从未见过的。嘉世那么多的人与那男人周旋,现在也只不过把他勉强限制在了这里。要不是他还要护着昏迷不醒的苏沐橙,怕是早就逃出嘉世了。

    “······你看他长得像谁?”躲在一旁怕得要死的陈夜辉偷偷摸摸伸出一个头来,有些疑虑。

    “苏沐秋?”暗无天日倒是听见了他说话,勉强想起了那个只见过没几面的人,“可是苏沐秋早就死了,而且这个是守护神。嗯?秋木苏吗?”

    刘皓一振。突如其来地,身后传来了密密麻麻的枪战的声音,而且越来越近。男人也不禁抬起头来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刘皓一回头,就看到了那张让他咬牙切齿好几年的脸和那把铁伞。叶修迎面扑来,却没在意刘皓像是要生吞了他一般的目光,而是看向了废墟中心的男人。一看,就移不开眼睛了,整个人僵硬在原地。

    刘皓心里冷笑。暗无天日一个反手就把他压在了地上,刘皓快速地给枪上膛,直指叶修的太阳穴。他慢慢地低下头来,看着不可置信的叶修:“你倒是自己撞上来了。”

--------TBC-------------

难产般的难受。这一章如果有谁看着有出戏的感觉,只能说,你不是一个人。

下章逆转。

 
评论(6)
热度(65)
© L四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