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把写手作为阶段性目标的渣
“这一生执着的梦,必将被时间嘉奖以光荣”

【全职】账号卡是守护神(二十)

(二十)

    君莫笑也扑了上来,却被鬼迷神疑一手抓起。君莫笑猛地一掌拍去竟也挣脱了控制。鬼迷神疑也不变色,一个年轻的守护灵在一个守护神眼前就是手无缚鸡之力。他提起少年的后领,把少年猛地甩了出去。叶修被压着动弹不了,只能看着君莫笑倒在地上化作灵力飘进他的身体里沉睡。

    他压根就听不进去刘皓的话,艰难地抬头去看那个男人,满眼的不可置信。

    身后又传来了愤怒的吼声,刘皓转身,看见废墟中间的男人又发起狂来向他们这边奔来。但奈何手脚受到限制,一边挣扎一边嘶吼,脸上血管突起,身上的衣料已经破碎得不能再破碎了。陈夜辉大惊失色向旁边躲去。刘皓瞟了一眼他,心里暗骂了一句,快速地钳制着叶修向后退。

    突然,嘭的一下,男人的胸膛上开出了一个黑洞洞的洞。男人向后仰了仰,不禁退后几步。旁边立刻有人拉过铁链绕住他的脖子和四肢。刘皓刚刚松了一口气,就直接被叶修猛地用头一撞,挣脱了他的钳制。他刚想抬起手臂开枪毙了他,一只手就压下了他的手臂。刘皓一看,陶轩正站在他身边,目光炯炯地看着站在废墟上的叶修和他后面挣扎的男人。

    “叶秋?”他问道。

    叶修全然没有理他,也没有理那些黑洞洞对着他的枪和钳制住男人的守护神。他瞥了好几眼男人,却还是先去简单处理了一下苏沐橙小腿上的枪伤,打横抱起了呼吸微弱的苏沐橙。

   “他是谁。”叶修的眼眸被额前凌乱的碎发掩盖住了,露出的大半张脸没有一点表情,嘴唇抿得平平的。苏沐橙苍白的脸贴着他的脖颈,发丝凌乱的头靠在他的肩膀上。他没有指明,但是头却对着陶轩,身体倾侧,微朝向停止嘶吼的男人。

    “你不知道?”陶轩笑。他把手上的枪给旁边的人,之前的轰炸没有对他造成一点儿伤害。他穿着西装,中年男子,风度翩翩。

    叶修沉默了:“他为什么在这里。”在这里的秋木苏和他印象中的那个守护神相差很大。苏沐秋苏沐橙兄妹的守护灵异于常人,他们的守护灵和他们宛如双胞胎。不是只有他们兄妹有这种情况,只是比较罕见而已。如果不是有守护灵的人对于灵体和人体有着异常强烈的感知,叶修有时候会真的分辨不出哪一个是秋木苏哪一个是苏沐秋。在他印象里的秋木苏唇红齿白,生命力十足,完全不是这样的僵尸样。

    “从伊拉克带回来的,没告诉你罢了。半死不活的,睡了好些年,前几天才醒,醒来就是这么一副样子。”陶轩摇摇头,样子像是在跟老朋友悠闲聊天,像是完全没有感受到这里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你说吧,干你们这行的人,命都悬在刀尖上。那么多老伙计,就你,叶秋,命是真的好。你看吧,伊拉克那次,苏沐秋折在了那里;没过多久吴雪峰又出事了,至今为止还是个失踪人口。你么,大家都以为你死了,结果呢,你又回来了。”

    叶修笑笑,“祸害遗千年呗。倒是你这样老是在人背后插刀,真的会有人跟你吗。”

    “又不是每个人都是‘叶秋’。”陶轩笑,“我怎么在这儿跟你废话了这么久?今天别走了,留下来吧。”

    “留不留下来,可不是你说了算。”叶修犹带几分笑意的声音和猛烈的枪火势如破竹地突围出去。刘皓大惊,刚想让周边的人直接开火上,却发现周围的人散作飞鸟,不少都中弹倒下。随即突如其来的直升飞机的轰鸣在废墟中卷起了大量尘土,好几架飞机上有人正扛着机枪扫射,更有不断的人从飞机上跳下向他们发起攻击。

    叶修抬头看着直升飞机,头发被吹得凌乱。他摸了摸口袋,摸出一支烟来,怎么也点不着,只好叼在嘴上。

    他收了收抱着苏沐橙的手,被沙尘迷得有点睁不开眼。飞机上有个穿着正装的人也想要跳下来,却被旁边全副武装的女人拉了回去,推进了机舱。那女人回头恭恭敬敬地说了一句什么,就顺着一根绳子敏捷地跳到了地面,冲叶修点点头。

    正是阿初。直升飞机扒着门半跪着看他们一丝不苟的发型被吹得乱七八糟的就是叶秋。

    “把他带上。”叶修抱着苏沐橙,对着不远处静静看着他的男人指了指,平静地收回目光。飞机上的叶秋向他伸出了手,他死死地抓了过去——叶秋清清楚楚地看见他白皙得几乎透明的手背因为用力而突起的蓝紫色血管,和有些颤抖的骨架——叶秋毫不犹豫地反手抓住,一个借力就把他拉上了飞机。

    “有医药箱吗?”叶修轻轻地把苏沐橙放在机舱里,把她勉强止了血的小腿轻柔拉直。他垂着眼帘,叶秋看不到他的眼睛,也从他苍白的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他翻出医药箱,放在叶修身边,仔细地看着他。

    “你冷静些。”叶秋突然地来了这么一句。

    叶修手上的动作顿了顿,惨白惨白的手在微不可查得颤抖。随即他的动作飞快起来,迅速地包扎好了苏沐橙的小腿。

    “快到安全的地方了。苏沐橙没事的。”叶秋叹了口气。抓住他的手。叶修的手很冷。冷得他都有点拿不住,冷得就像是一把手枪的金属外壳,凉透骨子。

    “······我没事。”叶修抽回手,声音有点哑。他抬头透过机窗向下看,入目的是宛如包裹着灰霾的嘉世和夜色下紫色的枫林。

    天快接近破晓了。此时天空却是无比的黑暗。看不到乌云,更看不到一星一点光亮,黑漆漆的。仿佛近在咫尺,又仿佛远不可及。

--------------TBC--------------------------- 


开始苦逼的学生狗生涯。不过幸好现在中午和晚上都能回家,只去学校上六个小时的课,回家也早,作业么·······不想说什么。

 
评论(7)
热度(52)
© L四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