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把写手作为阶段性目标的渣
“这一生执着的梦,必将被时间嘉奖以光荣”

伞修/鹤琴

先行预告。(片段时间写片段,实则是没时间写全文)
就是存个档。以后会写。
-------------------------------

    苏沐秋晃荡进了一家路边的烧烤夜店。他半趴在柜台上看围着油腻腻围裙的大老爷们抓着一把串儿刷着油反复来回地烤,感觉口水滴滴答答地快要流下来了。他下意识地摸了一把下巴,才惊觉自己身上的衣服被热气熏出的汗湿了一半。他咽下口水,手胡乱地抹了两把。

    他顺手拐了一瓶啤酒,虎牙一咬,利索地开瓶。黄澄澄的液体灌进喉咙,夜风袭来,热意算是减了一半。风吹着半湿的恤衫,凉丝丝的。

 

    沐橙最喜欢吃的是烤韭菜。一根签子穿着韭菜根,一溜子韭菜齐齐地挂着,在沸水里焯一回,放烧烤架上烘一烘,撒点孜然粉上去,提着签子,绿油油的。

 

    吃韭菜养头发。养得乌黑黑的,顺滑得像是鹤脊背上的羽毛才好。

 

 

 

    “我是真的会拉二胡。”他轻轻拉过一把二胡,轻轻眯起眼睛,手带着弦轻轻地拉出一段调子。

    “不听不听!这调子太悲了,换个!”叶修胡乱地挥挥手,半醉半醒。

    “二胡拉什么调子都是悲的。”他笑笑。

    叶修从未见过他这忧郁的样子,忍不住上前掐了掐他的脸,戏弄道:“小哥哥你谁呀?还是苏沐秋吗?”

 

    天知道他有多会破坏气氛。

 

    烟火  巷

 

“吃烧饼?要甜的咸的?”

“咸的!带葱花!”

 

“烧饼?还是咸的喽,带葱花。”

“……我想吃甜的了。”

 

    戏子  歌

 

“小时候院儿对门有戏班子,抱着二胡拉调子唱戏腔。”

 

 

    苏沐澄搬了一把小板凳趴在门口的小院子里,葱白的小手支在粗糙的板凳上。她偏了偏头,刚洗完澡半湿的发丝贴在她白嫩嫩的脸颊上。

    傍晚的风溜进她宽大的衣服里,把长长的衣角挤得鼓鼓的,就像是翻飞的旗帜。

 

 

 

    “可我们现在是一条绳子上的蚱蚂。一条绳子上的蚱蚂就该抱在一起。”叶修睡眼惺忪地抱住他,“……睡觉。”

 

    老旧的电风扇吱呀吱呀地叫着,沾满灰尘的扇叶旋转起来像是一团青灰色的烟。

 

    白鹤  琴

 

“那个傻子傻傻的在暴风雨里护着那一树的白鹤。”

“等到暴风雨过后,那一树的白鹤在迁徙之际与他告别。一只老白鹤化做了琴,赠与给他。”

 

    他摸了摸他细软的头发。想着想着,进了梦乡。

------------------

混个更·······心虚···········帐守过一天肯定会更了!写了一半了(今天作业少了一点,考试也通过了啊啊啊啊)

 
评论(1)
热度(14)
© L四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