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把写手作为阶段性目标的渣
“这一生执着的梦,必将被时间嘉奖以光荣”

【全职】账号卡是守护神(二十三)

180的科学卷子狗屎一样错了几道题,被最喜欢的老师骂了一节课。心累

(二十三)

    嘉世的会议张佳乐是没有资格参加的,他只能恭恭敬敬地在外面等待韩文清。嘉世庞大的系统运转得相当厉害,一夜之间一场拆迁一样的劫难就消失得一干二净,毫无痕迹,看上去和之前没什么区别。

     可是真的毫无区别吗?张佳乐抱着一种围观者的态度去看这一场戏。他算是叶修人生半个见证者。他目睹过叶修和苏沐秋孑然一身流浪闯荡,见证了他们一手拉起的嘉世,也明晓着苏沐秋的死和苏沐橙的蜕变。看别人尚且如此动荡而坎坷,又怎能不会想到自己?张佳乐好多时候都觉得,两厢一对照,自己也是相当荒唐。

    会议没有开多久。大概是在一个半小时后韩文清就走了出来。张佳乐看他脸色有几分凝重,心里也没底,手上接过他的文件默默地跟着他结实的背走。韩文清整个人笔直笔直,颇有军人风范。他总是给人以强劲霸道的感觉,同时,他也让人觉得,只要有他在,霸图就永远不会倒。他坚实的臂膀能扛起一切。

    张佳乐跟了他也差不多有一两年了,看着他一如既往的这般顶起霸图。张佳乐却是头一次意识到他有些累了。

    他的眼底有些许乌青;他的眼眸坚定却疲惫;他摘下帽子放在手边,头有轻微的偏度。他快步向车走去,揉了揉眉心。

    张佳乐不敢说什么。他也默默地跟上去。他回头看了一眼嘉世此时正值旺季的红枫,却灼烧不了他沉抑的心情。


    嘉世阔谈一小时多,却巧妙地避过了一些敏感的话题。关于叶秋的事,嘉世还是如同之前叶秋去世时一致的解释,开口闭口只说来嘉世闹的人是叶秋的双胞胎兄弟,对嘉世有什么误解。陶轩说他以前也一直不知道叶秋有这么一个双胞胎兄弟,也只不过是在几天前叶家的人找上他的时候才了解到的。叶家还能是哪个叶家?个大势力前不久才刚刚参加过叶家举行的游艇酒会。这下就解释得通了——叶秋身死,叶秋兄弟——也就是叶家年轻的家主——不满来闹嘉世。与此同时,叶家的老势力早就对家主不满了,说了一堆关于他们家主的坏话,扬着清理门户的旗帜就和嘉世一拍而合,准备联手绞杀叶家家主这最后的势力。

    “固然叶秋是嘉世的功臣,但是叶家家主——不,现在已经不是了——他和嘉世没有任何关系。他给嘉世带来的这么大的损失,嘉世绝对不会姑息。虽远必诛!”

    陶轩也只不过逼各大势力站立场罢了。

    张佳乐心不在焉地听着张新杰严谨地给韩文清分析情况。他觉得陶轩的解释里漏洞还是很多。倒是叶家,相当强硬,“清理门户”,为叶家和叶氏这块肥地的易主做得干净彻底。

    “理性看待,嘉世现在很占优势——叶家的势力不可小觑。这时采取中立很难有机会得利······”张新杰扶了扶眼镜,镜片雪白的反光毫无温度。

    “我知道。”韩文清打断了他的话。他拿出一个U盘,操作着。张佳乐也忍不住疑惑地看他。

    “我们在嘉世的探子在交接时给了我一些东西。我想,我们有必要先看一下,再召开回忆做决定。”他有几分强硬地说,动作有些僵硬。

    他快速地在电脑上操作着,相应的画面在会议室优秀的投影屏上清晰地显示出来。会议室已经关上了门,百叶窗合拢——这一类都属于霸图高端资料,张佳乐和张新杰很是熟练地做好了相应的措施。

    会议室只有投影屏散发着幽幽的蓝光,进度条以肉眼可见的飞快速度读取着——是一个视频。张佳乐票了眼韩文清。他严肃的脸棱角分明,宛如艺术家凿出的深邃眉宇紧锁着,让人想到千里起伏的峻峭山脉。这山脉一面明一面暗,光影把他切割得十分有真实感。

    进度条到了底,视频打开了。视频很长,他们在嘉世的探子也估计没多少时间去裁剪。这个视频的视角十分特殊——这是霸图的新技术,这个视频就来自他们安插的探子的眼镜上微小的摄像头。

    视频开始一直就是平淡无常的灰色墙壁。韩文清皱着眉使劲点着快进,希望能快点找到要点——摄像头安在探子的眼镜上可没取下来过,要是按照原速度看下来,就像是在看监控,是看不完的。

    霸图的探子潜伏在嘉世多年却也不过是个守着监狱的兵。可嘉世严密的监狱正是霸图想要了解的。黯淡的走廊——两旁的监狱——看上去和普通的监狱差不多。视角缓慢前进,像是在巡逻。韩文清飞快地跳过了大概好几个小时这样的景色,然后突然停了下来。张佳乐连忙集中注意力去看。

    视角陡然一变,整个视野都变亮堂了——之前灰暗的走廊已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洁白的走廊和明亮的灯光。走廊两侧是白色的重门,闪耀着大理石的光辉。来来往往有身着嘉世火红制服的守卫,也有身穿白色大褂的研究人员。

    张佳乐和张新杰交换了一个眼神,知道重点来了。这些年来各大势力都在对守护灵和守护神做研究,企图创造更加强大的武力。对灵体的探究延续了半个世纪,各家都有各家显著的成果,同时,这也是各家的最高机密。而此刻视频里播放的,就是嘉世的研究所了。

    长长的明亮走廊两边都是紧闭的门,来来往往的研究人员走进走出的大多却是走廊尽头前的倒数第二扇门。而走廊的尽头就是监狱。不断地会有死囚被送过来当作实验体。

    直到有一天走廊尽头押进了一个男人。男人手脚都被拷着,脏乱的头发遮住了他的面庞。他没有知觉,几乎是被拖进来的。

    他被拖进了第二扇门。血污在洁白的地上画出了他被拖进来的轨迹。随即不久就有人员细细地清理掉了污渍,的走廊还是一如既往的洁白。

    张佳乐却忍不住站起了身。他面容震惊,猛地看向韩文清。



------TBC----------------


我已经不想说这篇烂文什么了。自己挖的坑哭着也要写完。

埋下这篇科幻枪战玄幻黑帮现代古风动作都市无脑文。多年后回来看,保准黑历史。



 
评论(6)
热度(32)
© L四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