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把写手作为阶段性目标的渣
“这一生执着的梦,必将被时间嘉奖以光荣”

【全职】账号卡是守护神(二十五)

我终于记起这是一篇all叶了(异常清水)。all的还有账号卡。

本章难得有标题。写得有点急,转换镜头会很突然,因为没多少心情写过渡。

拉一拉进度。




前景回顾:······那个晚上叶秋正焦头烂额地对付叶家长老越发刁钻的暗箭,突然就接到了叶修的电话。他想这或许是一个他可以挣脱出这个局面的契机,于是他好不犹豫地带上了自己所有的势力开着直升以前所未有的猛烈攻击甩开了叶家,飞去嘉世救他哥哥。他站在直升机上,看他的队伍在黑夜里宛如一只迁徙的雁群,看下方灯火通明的叶家,他知道,他和叶家彻底决裂了。他没几年的“叶家家主”的称号从此刻起丢了。

没关系,他也不介意。他觉得继承他父亲的遗产是一件顺手而为的事,做不到就做不到吧。他不想丢的是家。





(二十五)战斗前夕(上)

    “·····台风将在本市登陆,预计将在下午十四点逐渐靠近,登陆后强度逐渐减弱。政府及相关部门按照职责做好防台风抢险应急工作。相关水域水上作业和过往船舶应当回港避风,加固港口设施,防止船舶走锚、搁浅和碰撞。”

    叶修啪地把电视关掉。君莫笑翻了一个身,不满地从他手中抢过遥控器,抬头问他:“台风要来了?我还没见过台风,台风是什么?”

    叶修半躺在床上,懒洋洋地翻着手机:“台风就是形成于热带或者副热带海面温度在二十六摄氏度以上的广阔海面上的热带气旋。在气象学上······”

    “什么意思?”君莫笑懵了。

    “说实话,我也不是很懂。”叶修耸耸肩。

    君莫笑嘴角抽搐,一把抓过叶修手机,看了一眼就大声嚷嚷起来:“你居然搜百度百科敷衍我!”

    叶修抓过少年的头就是一阵乱揉。他仰面躺在床上,笑嘻嘻了好久,又仿佛累了般闭上了眼。“台风来了。另一场恶战也要来了。到时候你可别捣乱。”

    君莫笑一个翻身站了起来,气鼓鼓地俯视男人:“我什么时候捣乱了!”

    “那以后也别捣乱,”叶修认真地说,“到时候你就守在你沐橙姐身边,一步也不要走。”

    “你从来都没有把我当过你的守护灵!”君莫笑踢了他腰一脚,气鼓鼓地在床上跺脚,“你没有一次让我和你一起作战!”

    “我自然没有把你当守护灵,”叶修翻了一个白眼,捉住君莫笑的脚,“我把你当儿子。”

    “你······”少年僵住了,脸上又喜又怒的神情可以说是五彩纷呈,他不知道是应该感激涕零还是应该回一句我才是你爸爸。

    “你要是死了,我命再好也没地方找来守护灵了。到时候就算我有着一把千机伞没什么好怕的,但一个没有守护灵的人还是很难在原来的圈子里混下去的好吗。”叶修说,“我还等着我老了可以指唤你呢。”

    “你人生的路还有很长很长。你自然不应该只是我的守护神。”

    君莫笑别过头去。他撅着嘴,感觉眼角有点热。

    叶修叹息一声,笑了:“你有什么别扭可以闹的,当年我含辛茹苦扯大一叶之秋,我也没有让他在还没有成为守护神之前出去乱打架。”

    “你就这么相信我一定会成为守护神?”君莫笑低声说。

    “我不信你不会。”叶修懒洋洋地说。“没有一身本领,就别出去给我乱丢人。知道了吗?”

    君莫笑背着他在床边坐下,尚且还稚嫩的手握成了拳。


    

    我自然明白。可是,我只是想有朝一日,我也能如当初斗神一叶之秋的威武模样在你身边如影随形,做你最坚实的倚仗。





    叶秋的这处别墅采景非常好,落地的玻璃窗外就是湖泊和树林,离城郊相当远,适合隐居和野游,但绝对不适合开展一场厮杀。这地方是平原,数十架直升飞机落满了草坪和花园,相当显眼,是绝对的难守易攻。

    嘉世和叶家联手,为的就是干掉叶秋叶修。嘉世对他们的通缉已经传遍天下,而他们却只能在这里休整。没过多久,他们这唯一的藏身之所就会暴露,剿杀只是时间问题。这一场硬战,是必须要打的,也必须要赢。

    叶修扳着手指算了一下他们现在所占据的优势,天时地利人和均无。他抽完了烟盒里的最后一支烟,想找个垃圾桶把烟头扔了。他在偌大的别墅里逛了半天,硬是没有找到一个垃圾桶。叶修嘴角抽了抽。

    “老大!”有人欣喜地在他背后吼,声音随着距离的拉近越来越大。叶修把脚在地上磨了磨,看那大理石地面洁净得能照镜子,还是不忍心乱扔垃圾。他转过身来,一个身材剽悍穿着深绿色背心的大汉正满脸兴奋地冲他走来。

    得,这又是一个把他认成叶秋的。

    “老大!所有东西我们都准备好啦!您要不要去看看?”手臂上肌肉几乎要爆炸的汉子很是敦厚地冲叶修笑。叶修本来想委婉地向他表示你认错人了,但奈何在叶秋把他送到这儿之后就不见了身影,他也很好奇叶秋在干什么。

    他脸上持起叶秋一贯的沉稳儒雅,非常熟练地在举手投足间演绎另一个人。他冲大汉点了点头。

    叶修相当喜欢叶秋的这些手下。忠诚,能干。例如全能的阿初,她总能在合适的场景做合适的角色:叶秋需要一个精练的女秘书,她就穿上职业装,利落地盘起发,绷着漂亮的小腿把资料抱在胸前镇定自若地走在叶秋身后;叶秋需要一个漂亮女伴,她就穿上红底的高跟鞋别上珠宝优雅婉约地挽住叶秋的手臂;叶秋需要一个强大的保镖,她就随时都可以从大腿侧抽出枪来毙了刺客。

    又例如跟着他出生入死的这些军汉。这些人或才高八斗或身怀绝技却始终对叶秋忠心耿耿,总是让他想到嘉世建立初期和他一起奋斗的各方精英。

    他们的名字被刻在嘉世后山墓地的十字架上,被十几个年头的落枫掩埋。




    “叶神,你怎么在在这里!”

    叶秋面无表情地瞅着手下一脸惊慌失措地看自己,眼神落在了后面那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还在刻意模仿此时还在忍笑的亲爱的哥哥,感觉太阳穴上一跳一跳的,就好像棒槌敲打在鼓面上。

    他闭了闭眼,嘴角在抽动:“我是叶秋。”他跳过摸不着头脑的壮汉,一把抛下手中的高端武器,有些咬牙切齿地扯住叶修:“干嘛来这儿。”

    “看看你准备了啥。”叶修轻描淡写地笑,“没想到啊没想到,叶秋你不会私自做过倒卖军火的勾当吧?”

    叶修很早就发现这幢别墅有极大的地下室了,但他没有仔细地巡查过所以也没有想到这儿的地下室的下面还有空间。这地下二层的小空间原先是被人做逃灾用的,现在却被人装了满满的军火和高危炸弹。

    “啧啧。”叶修绕过叶秋,在落了灰尘的满室武器中来回踱步,“这些都有些年头了吧?真没想到你还有这手。”

    “那是。”叶修有些骄傲地说,“这本来就在我的计划之内。这处地方我早就谋划了好久了。不置之死地,无法后生。”

    叶修挑眉:“如果我没有偶然遇见你手下,你是不是永远都不会把你的谋划告诉我了?”

    叶秋不语。

    “为什么?”

    “我有安排。不需要你。”叶秋偏开头。“这里作为底牌我早已策划了好多年了。”

    “然而事实是现如今嘉世也卷了进来。你的势力大减。你没有把握全身而退。”叶修抬眼盯着他,眼神平静。他觉得,有些东西,必须要挑明了说。

    “你需要我。”叶修强调道。他双手扳过叶秋的肩膀,迫切地想要和他四目相对:“这没有什么过意不去的。我们俩是亲兄弟,并蒂的双胞胎。从来都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难得有并肩而战的机会,你却想让我坐着看你们厮杀?”

    “没有这样的事的。”他双手捧住叶秋的脸,拨开他额前的头发,轻轻闭上眼,把自己的额头紧紧贴了过去。他平静的情绪通过相贴的一小块凉腻的皮肤传递过去,一点一点软化他们之间的隔阂。

    “你要相信我。”他一把抱住叶秋,把下巴埋在他肩上。他闭着眼说。

    叶秋下意识地抱住他。他的手虚虚地放在他的背上,隔着一层布料感受到了有些嶙峋的脊骨和那血肉下鲜活温热的存在。

    叶秋收了收手,紧紧地抱住他。良久之后,他有些嫌弃地推开他,别扭地说:“那就好好擦擦你的那把伞。”

    小小的地下室里金属外壳的武器反射着烛火黄澄澄的光。映得叶修的脸半明半暗。

    “你要一并带来的那个守护神被我手下带去梳洗了一下,我手下有个研究灵体的,检查过了,他是个守护神无疑,且没有宿主。”叶秋背着他说,“你要想去看看他,我让人带你去。”

    叶修想抽个烟,摸了摸腰侧的口袋,突地想起最后一根烟已经连着皱皱的烟盒丢到了地下室的杂物里,有些沮丧。他把手挂在长裤的腰线上,眯着眼,很是自在地调笑:“不行,你这个话题转移得太生硬了。”

    叶秋半是恼怒地瞪他。

    “让阿初教教君莫笑怎么用枪。”叶修顺手拐过一把长刀,“我教过他怎么耍兵器,没有让他碰过枪。”他垂着眼帘,手指在刀鞘上摩挲了一阵,“我去看看他。好久没见了。”




---------TBC---------

有上就有下。如果今天做得完作业那么明天就有下了。

 
评论(6)
热度(59)
© L四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