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把写手作为阶段性目标的渣
“这一生执着的梦,必将被时间嘉奖以光荣”

【全职】帐号卡是守护神(二十六)

有点急,这章水一下。很烂,过渡



(二十六)战斗前夕(下)

“好久不见。”叶修双手五指交叉,面容平静,眼睫垂着,没有去看坐在对面的秋木苏。秋木苏瘫在椅子上,面部僵硬,毫无表情。他眼神有些空洞洞的,眉眼是熟悉的深邃,投下一小片阴影他毫无生机的样子完全不是叶修印象中守在苏沐秋身后儒雅的守护神。

秋木苏不如沐雨橙风生性跳脱,他虽然和苏沐秋相貌一模一样,性子却和苏沐秋截然不同。秋木苏一直都很缄默,敦厚,但却不是像大漠孤烟那样的二,秋木苏的缄默是儒雅,君子如玉的儒雅。叶修当初就这一点也经常调笑过苏沐秋,论苏沐秋这个伪君子是如何养出一个儒秀的守护神的。

他的五官真的很能让人想起很多很多。那个洒脱精致的少年。只不过苏沐秋向来自负自傲还自恋,虽然没有洁癖,但总是尽自己可能让自己活的体面和精贵。他要自己在自己在乎的人面前永远都是完美的。

秋木苏被叶秋的手下拉去整理了一下,一具尸体一样的守护神冲了一下水,换上了干净的衣服。他嘴唇上缝着穿透骨头和皮肤的韧线,只能从喉咙里发出几声吼叫。

叶修抓了抓头发,很是苦恼地扯了扯秋木苏的嘴唇:“这能拆么?”

秋木苏很是无辜地摇了摇头。他左顾右盼,木讷地抓了一只铅笔过来,在纸上刷刷写着:“不能。”

叶修有些复杂地看了他一眼,问:“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在嘉世?还被弄成这幅模样?”

秋木苏仍是面无表情地在纸上刷刷写:“我随沐秋死了,醒来后就在嘉世了。”

他抬头看了叶修一眼,僵在眼眶中的琥珀色眼珠从阴影里露了出来,宛若活了过来。各种情绪杂糅在一起在他眼眸里翻转。他继续写到:“他们在拿我做实验。”

他一笔一划地写着,僵硬的动作刻出浓烈的悲与恨。

叶修的神色也凝重了:“嘉世在研究什么?”

“控制守护神独立。”

叶修沉默了好久。他捂着眼睛靠在椅子背上。他的嘴抿成一条线。

“对不起。”他说。“我不知道你还活着。在沐秋死后这么多年,我都没有考虑过你。我在嘉世待了这么多年却对你的事一点都不知情。”他的手虚掩在双眼上,白皙骨感的手背上青蓝色的血管十分明显。

秋木苏静静地看他,眼睛有点红。他淡淡地摇摇头,站在叶修面前,轻轻拉过他的手,紧紧地抱住他。

就好像一个游子历经风霜,穿越千山万壑,回到了他求而不得的家。他疲惫地紧紧抱着,手臂力度之大都让叶修感觉有点痛。叶修反手抱住他巨大的骨架,把脸埋在他胸口新换的棉质恤衫里。

“欢迎回家。”他轻声说。

 

 

 

“······欢迎回家!”清脆婉约的声音重叠进来。苏沐橙坐着轮椅被沐雨橙风推进来。她的眼眶红红的,脸上却在笑。沐雨橙风则是一眨不眨地盯着秋木苏。她顿了两三秒,然后猛地扑过去。

秋木苏放开叶修,结实地接住她。沐雨橙风冲劲很大,冲得他一个趔趄。但他还是紧紧抱住了沐雨橙风的腰,把沐雨橙风抱离了地面。骨架比苏沐橙要大一些的沐雨橙风在他怀里也显得如此娇小,长长的头发尽数撒在了她和秋木苏身上。

沐雨橙风还有些虚弱,她抬起双手挽住他的脖颈,摸了摸秋木苏的脸,咧着嘴,哽咽地不知道该说什么。秋木苏深情的眼眸直直地望着他,什么也没说,手轻轻按住她的后脑勺,把头紧紧埋在她肩膀上。

沐雨橙风攥着他背上的衣服,越来越紧,眼泪一颗一颗掉下来。她哭着哭着,哽咽了;哽咽了,又笑了起来。她把双腿缠在他身上,收手抱紧他。

 

 

    很难描述沐雨橙风在嘉世的监狱里看到秋木苏时是什么感受。秋木苏和苏沐秋的失踪的消息早就被默认成死讯,她从一开始失去兄长的肝肠寸断到缄口不言这件事,再到时间磨淡了情感,她适应了没有他们的生活,自己弥补了或多或少的空缺,他们可以勇敢地提起这件事,可以很看开地欢笑和祝福。

可是想想她还是想念他们的。很想很想到笑着笑着眼泪就掉了。苏沐秋确定身亡她很难受,但是她看见秋木苏回来了又很高兴。

 

除了拥抱,她想不出其他方法来表达这种情感了。她仿佛用尽了上半生的力气扑过去,紧紧抱着。

 

 

 

叶修站到苏沐橙背后,抹了抹脸颊。苏沐橙歪头看他们,看着看着就笑了。

秋木苏的眼睛埋在沐雨橙风橙红的头发里,长长的睫毛掩了掩,又抖了抖。无限的忧伤和重逢的喜悦交织在他眼里,还有一点无奈和愧疚。他闻着沐雨橙风身上好闻的味道,良久,放松地闭了闭眼。

 

 

--------------------------分界线---------------------------------------

 

 

短暂的团圆后,这小小的基地里的氛围是一天比一天凝重。叶秋的势力范围浓缩在了这一小片城郊,到处都可以见到披挂武器的军汉。叶秋每天派遣飞行员出去巡逻,以及对物资的传送。他在短暂的时间里把自己的人手想蛛网一样坚固的扩散,同时马不停蹄地联系外面的人手。嘉世和叶家只是封锁了界限,却还没有确定他们的位置,这和叶秋手下的干扰有很大的联系。

总而言之,他们在等着嘉世和叶家派遣人过来绞杀。他们要做的,是做出突围及掐住嘉世和叶家的七寸。嘉世和叶家的进攻是他们的弱点,也是他们唯一的机会。

 

“沐橙她以前是嘉世的情报员,在计算机领域的成就无与伦比。我需要她侵入嘉世和叶家的情报网。随时提供消息。所以沐橙这一环相当重要。我让君莫笑守着她,但君莫笑还太小,沐雨橙风在嘉世受重创还没有完全恢复,所以我希望你可以守在沐橙身边。”叶修对着身后亦步亦趋的秋木苏说,他步伐急促,这些天和叶秋一起部署让他焦头烂额。

秋木苏摇了摇头。他掏出小本子,刷刷刷写好,固执地凑到叶修前面:“我得去前线。”

“为什么?”叶修头有点疼。他发现这个僵尸版秋木苏在进化后连性格都有点不对了,要是在以前,缄默的秋木苏只会无条件服从,有异议也不会如此固执。

“我可以帮上忙的。”他这么写到。

叶修看了看秋木苏明亮的眼睛,有点失落。好吧他承认他并不是因为不放心沐橙所以让秋木苏去守着,事实上沐橙的房间在别墅最隐蔽的地方,更是叶秋势力范围的最中心。只要前线不倒,苏沐橙永远不可能受到伤害,更不用说还有叶秋手下的武力加持。

他的私心不想让秋木苏上战场,就好像叶秋不想让他来管这一战一样。

 

“你不放心?”秋木苏写道,“我们打一场。”

 

 

 

TBC

不知道有没有人看权力的游戏。在权游第七季,狼家的孩子终于团圆了。他们各自都经历了很多很多,内心却永远有着他们在临冬城的家。在相遇时,他们都放下了以往有的隔阂,有着从所未有的一心。

这种感觉很难描述,但是看权游看到第七季的小天使们一定能体会到。

反正珊莎和雪诺重逢紧紧相拥的场景真的是感动死我了。他们两紧紧相拥。

权游这部剧如此残酷。但狼家的孩子却是唯一保持初心不变唯一感动我的东西。

有空一定要写权游后感。

一定!

 

 

 

 

 下章炫炫我苏哥和雪藏了好久的千机伞

 

 

 


 
评论(4)
热度(61)
© L四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