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把写手作为阶段性目标的渣
“这一生执着的梦,必将被时间嘉奖以光荣”

【全职】账号卡是守护神(二十七)

考进重高的我回来啦!(以为可以解放了其实不,反而更忙了)

不知道何年何月可以写完。




前景回顾:

“我可以帮上忙的。”他这么写到。

叶修看了看秋木苏明亮的眼睛,有点失落。好吧他承认他并不是因为不放心沐橙所以让秋木苏去守着,事实上沐橙的房间在别墅最隐蔽的地方,更是叶秋势力范围的最中心。只要前线不倒,苏沐橙永远不可能受到伤害,更不用说还有叶秋手下的武力加持。

他的私心不想让秋木苏上战场,就好像叶秋不想让他来管这一战一样。

 

“你不放心?”秋木苏写道,“我们打一场。”





(二十七)

偌大的地下室空荡荡的。深灰色的墙壁在惨白昏暗的灯光下寂静又惨淡。拐角几根柱子后有废弃的直升飞机的遗骸,白色的外壳上落满了灰尘,还有些许尘土个鲜血干涸的印迹。往四周看也看不到边际,每个平地四周的柱子层层叠叠,就好像镜面世界看不到尽头。远处急救通道的标识闪着幽幽的绿光,头顶布满管道的天花板影在阴影里,隐隐传来楼上人疾步快跑的咚咚声,从远方极有规律地渐进,再消失。

叶修的脚步声在这空无一人的地方回荡。他的靴子踏在地上,扬起了一片灰尘。

“就在这里吧。”他回头看了看跟在他身后亦步亦趋的秋木苏,张开双臂放松地在地下室中兜了一个圈。“省的被叶秋看到他又要说我尽给他添麻烦。”

他很是怀念地摸了摸兜里空空的烟盒,有点惆怅:“待会偷偷让叶秋手下的兄弟帮我捎包烟回来。”他从背后抽出千机伞,漂亮的手轻轻抚了抚闪着金属光泽的伞。他退后几步,眼中含笑地看着秋木苏英俊的灰白的皮肤:“嘿,让我看看那几年苏沐秋教了你多少东西。”

秋木苏一挑眉,像是想说什么。他的目光流连在千机伞上,随后又流离到了叶修脸上。

“你本来也就是这种不说话的性子,现在被嘉世缝上了嘴,倒是想说话了?”叶修打趣。他很是顺手的一挥千机伞,千机伞咔嗒咔嗒地就变成了一把长矛。他单手执矛一收,一阵风扫过,长矛也就轻松地被他反手点在了地上。他临风站着,凛冽身形隐约有着一叶之秋的影子。他笑得眉毛弯弯,略侧过脸庞示意对方先出招。

秋木苏一言不发,径直地挥舞着一柄步枪袭来。他直直地冲过去,顺手把步枪挥向了叶修,制作精良的长枪闪着冷冽的光直冲面门。叶修稳健地退后一步,一只手背在身后,单手挥矛点在来长枪上,把长枪摔在一边,同时他急速地侧过身形,在矛形态的千机伞变化为打开的伞的掩护下矮下腰身避过了靠着长枪掩护下迅速近身的秋木苏。他的视线擦着千机伞伞面边缘撞上了秋木苏大理石般深邃的五官和零零落落的眼神。

“你是不是想问一叶之秋去哪里了?”叶修盈盈笑道,他一挥手,矛形态的千机伞又凌冽袭去。“他还活着,但他现在被君莫笑那个小鬼顶替啦。要不然我也懒得亲自跟你打,更是不知道何年何月能用上这一把千机伞了。”他看着秋木苏猛地敲击在矛身上,轻松地在偏离方向的伞身中抽出一把长长的刀,冷锋随刀面一转,利索地向秋木苏劈去!

“这把可以算的上他遗作的东西还是挺好使的。”他哼了一声,好像想起了什么,在跟人置气似的。秋木苏躲避不及,抬手硬生生地用白森森的手骨接下了这一招。他的衣服被割破了,但是皮肤只有一道白痕,作用力倒是震得他倒退好几步,稳下身形后抬头望向再次与他拉开距离的叶修,眼中的无奈涌上,随即又如海潮退下。

叶修这下吃了惊了,“你没事吧?”他收回长刀。秋木苏甩了甩手臂表示自己没事,然后比了一个继续的手势,微伏下身子,眼神熠熠。

叶修刚才那一下用了六分力,不是一般人可以坦然接下的,更况且是手无寸铁的秋木苏。但是他用手臂硬生生地挡下了,而且毫发无伤!

叶修慎重起来了。他松手,手中长刀落地。“用千机伞太欺负你了。”他挽起袖子,一拳甩了过去。

秋木苏对物理攻击的抗力与普通的守护神又有一点不同。守护灵在成为守护神后有着免疫物理攻击的强大能力,原因不过是守护神有控制量化的能力,但是这世界上也不乏能重伤守护神甚至毁灭守护神的武器。秋木苏此时的身体却完全不是个守护神的样子,更像是变异的人类。叶修不知道这个比喻恰不恰当,毕竟他也没有见过变异的人类,但确实如此。秋木苏保留了他身为守护神的体格,却失去了身为守护神最基本的量化能力。但在此基础上,他又有着极度强化的身体和蛮力。很难想象嘉世对他是做了多少惨无人道的试验。

秋木苏蛮力极大,有几招叶修也有点抵抗不住,他更多是在靠着躲避和卸力见招拆招。秋木苏很是规矩地一勾一拳,俨然是当年苏沐秋教他的招式。他面无表情,动作却有点刻意。

“不认真打我可不会让你上前线哦。”叶修笑着说,招式猛地犀利起来。秋木苏一时有点手忙脚乱,被叶修一个横踢扫在了地上。秋木苏一个翻身想要起来,却一下子又被叶修随手捞起的机翼一扇一撬,重重地砸在了不远处飞机的残骸里。

他们打着打着,就到了破旧的直升飞机旁边。直升飞机受不住秋木苏的劲力,哗啦地又散了架。哗啦啦的灰尘又飘了起来。秋木苏没受什么伤,单手支地爬起,在落下的散架机翼的间隔里瞟到叶修猛地向他冲来,手上是凛冽的矛形态千机伞的锋芒。眼看矛尖就要抵在他喉咙上了,秋木苏一个反手就握住了长矛,顺势一拉,叶修一个不稳,矛尖擦着秋木苏的脖颈刺在了地上,叶修也整个摔向了残骸。秋木苏赶紧伸手拽过他,结结实实地把叶修砸在他自己身上,一手扶住千机伞,一手拨开锋利的残骸。他下意识一握矛身,千机伞哗啦啦地展开,伞面骤然遮掩所有光线,护在两人上头。

叶修愣住了。他砸在秋木苏身上,头撞在他硬梆梆的胸膛上有点钝钝的疼。他把手慌乱地推在身下男人的胸膛上,支起身子,恰好看见秋木苏不知所措地抿了抿唇。千机伞巨大的伞面一点也不透光,他看的也不大清楚。叶修被扬起的灰尘呛了两下,觉得有点尴尬,默默地推开千机伞爬了起来。

秋木苏站起来的时候,叶修正背对着他默默收起千机伞。他脊背削瘦,隔着衣服能看到蝴蝶骨像山脉一样微微撑起布料。他的腰身收在笔直的裤子里,裤脚又收在靴子里,小腿侧绑着一把刀。

他默默看着,什么都没说,也什么都不能说。叶修把刚刚在打斗中掉落的蓝牙耳机捡起,擦拭去了灰尘,刚挂到耳朵上,就听见了苏沐橙反复的呼叫声。

“喂喂?叶修?!”

“我在。”他迅速回答,脸上的表情迅速冷峻起来。

苏沐橙好像松了一口气。“你刚刚在干嘛······嘉世那边要有行动了,我刚刚联系了叶秋,通知全区做好准备。”

她顿了顿,“按照原计划来。”

地下室上头的脚步声密集起来,就好像棒槌打在鼓面上,沉咚咚的。

 

 

 

 

 

 

 

 

黄少天一直站在喻文州身后。他紧紧地憋着嘴,似乎一张嘴就有千万条话语排山倒海般要倾泻出来,忍得颇为辛苦。

他以为自己是惟一一个知道些许真相的人,但又不能说,忍得相当辛苦。

 

嘉世和叶家的人还有大大小小明确立场的势力正凑在一头紧张谋划,他把大衣从臂弯上取下,轻轻披在起身的喻文州上。喻文州持着儒雅的微笑与众人道别后走出了会议室。黄少天亦步亦趋地跟在他后面,一离开嘉世监控范围就连忙凑到他身边追问:“文州文州你怎么看?蓝雨这次站哪边?我们要去帮嘉世吗?”

      喻文州脸上的微笑还没有卸去: “我以为你会央我去帮叶修的。关于叶修,少天你好像有很多话想说。”

黄少天丧了:“叶秋……叶修他……”

“怎么?”喻文州笑眯眯地看他。

“老叶不让我告诉其他人。”黄少天的头更低了。

“他真难为你。”喻文州道,目光在不敢看他的黄少天脸上转了转,淡定自若地继续走。“叶修他这次在劫难逃了。蓝雨不会因为你的私交影响整体利益。”

“我和他没有什么私交!”黄少天微微辩解道。

喻文州挑眉。意思明了。

“你不会还在怨我上次失手没杀了叶家家主吧?”黄少天炸了,他有时候是真的忍不了喻文州间歇性的温吞,这让他感觉自己像是被温水煮的青蛙。

“叶家家主……他……他和叶修……这个……”黄少天本来想解释他去刺杀时叶修已经成功顶替了叶秋,但是这样以来叶修和叶秋的关系不就暴露了吗?他舌头打了个结,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喻文州堪称和蔼地看着垂头丧气的黄少天,什么都没说。

“我还是蓝雨的,我自然会站在蓝雨的立场。我只是……只是想再和他打一场。”黄少天低声说。

喻文州顿了顿:“我会让嘉世安排你去的。”







tbc

 

没错!下章就是对战和混战了!然而!我一点思绪都没有!!!

谁能教教我!战斗怎么写!!!

已经是个废人了。

慢慢精细混战的大纲。下一章很遥远。想先写番外了。

 

 





 
评论(11)
热度(82)
© L四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