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把写手作为阶段性目标的渣
“这一生执着的梦,必将被时间嘉奖以光荣”

【全职】账号卡是守护神(二十九)


    前景回顾:

    他走到天台上,黑压压的云吞噬着无数束雪亮的探照灯光。此时是正午,却暗得仿佛子夜。偌大的天台上,一架直升飞机迫不及待地刮起风浪,正在等待着他。他顶着风坐进驾驶舱,良好的隔音效果让他从嘈杂中一下子浸在平静里。漂亮的旋翼呼啦啦旋转。以他为中心,无数飞行员都望向他。

叶修透过机窗俯瞰整个蛛网般排布的基地。他想起很多年前,他和苏沐秋在兵荒马乱的地方谋生,自负的少年说他们不缺豪情去大干一场。

他们仿佛永远不会累,永远不会停下追逐和奔跑。



(二十九)


作战讲究天时地利人和。苏沐秋以前对这种东西从来不上心,他只懂如何节省力气取得最大的成果,要是能玩得尽兴那又是另一回事了。叶修有时候也是在是懒得动脑筋去想这些事,但他小时候被他爸强迫听孙子兵法,听族里的老人絮絮叨叨讲解过去的战策,战术。他当时迷迷糊糊地听了,也记在了脑子里。在外面混了这几年,也慢慢地咀嚼透了;这些东西就变得仿佛是他的潜意识一样的东西,得到信息后就开始处理情况,自动分析。这些脑筋在这些年为他省去了不少麻烦。

族里的老人仿佛通了灵一般,似乎早就知道他会走上这么一条不得安宁辗转作战的路。他们浑浊眼皮下的清明视线,仿佛抚摸过一遍他们的人生。他和叶秋,各自走得坎坷,但是儿时所受的教诲往往救他们于水火之中。

但这次的情况确实不容小觑。他从机窗上看出去的天空是阴沉的,低低的,云中酝酿着雷鸣闪电。在这种仿佛下一秒雨就会倾泻下来的天气进行空战绝对是冒险。但他们别无选择。

没人敢高空作战。叶修只能靠着乌云的遮掩低速前进。他一直都很喜欢飞行的感觉,在嘉世抽出了时间专门去学了飞行。苏沐秋就不行,他一个明明时常需要占领制高点的远程输出手却恐高。事实证明这一本领十分有用,他们在战乱之地时被困在荒漠里,就靠着一架发生了坠机事故的飞机,逃出了升天。事后叶修多次怂恿苏沐秋学飞行都不了了之。

嗯······他已经可以看到嘉世和叶家的人马呈包围型渐渐收拢了。无论是多大的人物,在这个高度看下去都渺小如蝼蚁。叶修双手平稳而熟练地操作着,偏头轻轻对着脸颊侧的通讯仪细语。随即,他温润的声音就传到了天空每一个飞行员的耳朵里——随着他们的逼近嘉世已经发现了他们开始了攻击!

“都准备好了嘛?”榴弹像烟火一样绽开。叶修熟练地操作飞机灵活地穿梭在弹雨中。“都还好嘛?”断断续续耳机里有飞行员回复的声音。

“好好珍惜和你们亲爱的战机最后相处的最后十秒钟。”他哈哈笑得随性,轻描淡写地打开机舱门,半蹲着扶住机舱门,呼啸的风擦刮着他痩削的身体。

飞机下面是苍茫的树林和荒野,夜色被风割裂了。他眯着眼俯视众生。

“三——二——一——”他纵身一跃,跳了下去。重力在被撕扯,自由落体后巨大的降落伞稳住了他在狂风中摇曳的身形。那些无人操控的无数架飞机按照事先计算好了的轨迹流弹般飞速砸向人群密集的地方。轰然而起的火焰炸开,宛如巨大无比的火炬,熊熊燃烧着。从半空看,又宛如午夜的霓虹灯,骤然冲破黑暗而出!

叶修在熊熊燃烧的火焰中徐徐下落。他们很早就割好了防火线,树林会迅速地燃烧,但是烧不到中央的基地。这是一场花费上亿元的火焰盛宴,无数飞机奢侈地被当作导弹自爆。无论是谁都会说这疯狂,也无论谁,都能看出他们孤注一掷的熊熊战火!

焰场如炼狱。叶秋远远地看远处被映红的乌云,双手插在腰上。他思索了一下。苏沐橙原先管辖的职务现在完全被叶秋接管。之前苏沐橙是在对嘉世进行进攻,那么叶秋现在要做的事就是与他的每一个战士保持联系。他要做的是,控场。


远处的火焰随着树林的燃烧殆尽渐渐不再气势汹汹。但是冲天的大火却还张开着臂膀腾跃而起。叶秋突然看见一道雪白的光一下子劈在落地的玻璃窗上,直直地影射在他身上和房间的墙上,一闪而过。他诧异地抬头,只听见轰隆隆的雷响,宛如鼓槌重重地打在他的耳膜上,震得血管和心脏负荷运作。随即,雨瓢泼般地重重砸在落地窗上,密集得压根分辨不出雨点,一晃神,玻璃上就是一片淋漓的雨痕,像蚯蚓般可怜地地扭曲,随即在天空的怒吼中被愈发暴戾的水冲刷。





叶修在防火线外着陆的时候,巨大的黑色的降落伞劈头盖脸地罩住了他。他在一片黑暗中割掉了身上的绳索。之前在下落过程中他为了控制方向用力拽绳索,勒得手心磨破了层层茧子。他把降落伞掀开,刚刚好看到不远处烧焦得漆黑的树木在肆虐的火焰中轰然倒下。热量源源不断地传递过来,他周身都被映得红通通的。火势蔓延极快,沿着他们早就砍伐好的防火线,护住了整个基地。

他懒散地看着火焰,数着之前在跳伞前看到的多少人会被吞噬。他看见雪白的闪电摇撼着火焰,不急不忙地从背后漆黑的长木盒里取出千机伞,哗啦地打开,撑在头顶。

“很不错的景色,不是吗?”他出声。叶修转身,笑盈盈的。

另一人缓慢地走出,一点一点被橙红的光描摹出轮廓。他拖着一把剑。“可惜还是让我们先突破进来了。”

“没关系。这也不算得上是防线。”叶修笑眯眯地看着越发清晰和熟悉的面孔,扬声说。

随即,倾盆而下的暴雨顿时阻隔了两个人的视线,哗啦啦的水宛如厚重的帘隔在两人之间,强烈的剑意,直直冲破幕帘,破竹般逼向那头莞尔的人!




TBC.

这几天放学回家都是在玩命地写了······这星期底写不完就真的要写不完了。下周一要赶往杭州进行长达两个月的培训,专门学高中数学,据说是要在两个月中把高中数学全部学完。恐怖。

所以我想在去培训之前无论如何都要把这文完结了,了个心结。大纲也好了,大概会在五章之内完结。当然没有我之间想的会那么完善,有些地方都不会达到我预期的效果,会潦草很多。但我会在两个月回来之后的寒假里,把想添上的都添上,然后把修改后的完整版发上来。

然而周六还有语文竞赛,这几天也在马不停蹄地背常识和古诗。

嗯,就这样。

最后

求评论 求亲亲求抱抱 举高高

伸出你们的手

让我看到足矣支持我燃烧五天码完帐守的热情!

©起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