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把写手作为阶段性目标的渣
“这一生执着的梦,必将被时间嘉奖以光荣”

【全职】狗血故事2

吃我性转安利!叶修性转,看1戳头像,手机党大不了链
甜死你们。

王杰希对于他和叶修的关系从来没有刻意隐瞒过,一直都是不显山水的样子。自从微草队里的老干部都退了役,队里一堆小年轻都不是很敢八卦他。他其实只是嫌麻烦。叶修不是这样,叶修巴不得瞒着所有人。到目前为止,连苏沐橙都不是很肯定他们两的关系。

第八赛季夏休期的时候,王杰希去机场接驾,老远看见一个带着口罩墨镜鬼鬼祟祟的人。他一时好笑,上去扯下她的伪装。叶修炸了毛一样抢回来,白了他一眼,重新带好。王杰希隔了一个口罩调侃,何必呢,你粉丝站你面前我亲口告诉他你是叶秋,他也只会觉得我在开玩笑。

叶修踮起脚尖,神秘兮兮地凑过去蹭了蹭也带着口罩的王杰希,说,天子脚下不敢嚣张。京城哪里会给我大摇大摆晃荡的机会?王大眼你这样暴露我比较容易失去你的宝宝。

王杰希说,那我只好金屋藏娇了。


王杰希知道叶修的家世,但不是特别清楚叶修家里对她的态度。王杰希曾经隐晦地问过她这个,叶修大刺刺地回道,想见我爸妈你可以搜百度,但是真见面就别想了,我爸妈现在连我都不想见,你说我一个打游戏的要是再带一个打游戏的回去,我爸妈非得连着你一起揍,不揍断手不罢休。

王杰希严肃地思考了一下,思维跳跃惊人:那要不今年过年你跟我回家?

叶修摇了摇头:我跟你跑了,沐橙怎么办。

王杰希和他的金屋美人儿确定关系后就开始疯狂刷新人设。俗话说人长大的过程就是你把脸丢尽的过程,王杰希和叶修都觉得既然已经确定关系了那还有什么好掩饰的,于是就大大方方地让自己的对象看。叶修惊奇地发现王杰希这人一双精光四射的大小眼,看似成熟稳重,实际上中二起来嘴边就挂了个朕。俗话又说你人长大的过程就是你的脸皮越来越厚的过程,王杰希幼稚起来不只是怼叶修,他边怼还边把头往她胸里埋。叶修想好啊你个大眼,拿嘴炮轰我还吃老娘豆腐,是个人都忍不下去了,于是果断怒了。暴走的叶修武力值还是太低,死沉死沉的王杰希压她身上,脸埋她胸里抱住她硬是不起来,好个不要脸的王大眼!但她再气,也耐不住王杰希骨节分明的手一捏,整个人都酥了。王杰希倒是颇有成就感,把荣耀第一人塞怀里好好欺负一顿是多少人的毕生梦想啊,就在他这里轻轻松松就实现了。

叶修闷闷地说,大眼,来,我们jjc。

王杰希懒,叶修随便,他们俩在这点上默契十足。早上起来软软的被子就拱在那儿;晚上一滚——嘿,还有余温。他们俩同居的时光大多都是一起宅。一是因为叶修不敢去北京城里晃悠;二是因为雾霾大;三是因为两人都乐意宅。

大多数时候都是叶修叼着一根棒棒糖窝在王杰希怀里,王杰希一手一台电脑一手环着软玉温香窝在沙发里,时不时敲一下敲一下。电视机开着,零食摆在叶修伸手可取的范围内,光影照在两人的脸上变换着。那个夏休期结束时,叶修回程的机票正好在晚上。王杰希开车送她,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聊着聊着叶修就没声音了。王杰希往副驾驶看去,看见一个毛茸茸的后脑勺对着他。叶修正扒着玻璃往外看,车水马龙灯红酒绿全映在她忧郁又好奇的眼里,宛如一个刚出来见世面的孩子。王杰希心里一动,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她也没什么反应。

这儿是她故乡,是她长大的地方。王杰希想。等他回过神来,叶修正尴尬地看他:干啥呢大眼?

王杰希若无其事地大力揉了揉,像极了他撸猫的手法。在叶修炸毛的一瞬他反手把她压下:“系好安全带。”

他想,等明年夏休期,他要带她好好在北京城里逛逛。

结果计划不了了之。第八赛季季常规赛叶秋退役,那之后直到兴欣打败嘉世,他们两都没有见过面,叶修忙得一个电话都没有打给过他。



许多人都喜欢扒一扒联盟女神苏沐橙的事儿。特别是从始至终没有一个妹子的蓝雨。苏沐橙的职业水准是叶修一手带出来的这件事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但是苏沐橙本人是叶修带大的这件事,最早还是蓝雨的正副队在私下闲聊时透露的。黄少天说魏琛当时输给叶修,输的特别窝囊,还被叶修嘲讽了好一阵,魏琛气得在蓝雨破口大骂,无意间透露了苏沐橙这件事。

后来还是在兴欣的方锐向黄少天友情提供了苏沐秋的故事,王杰希沾了光有幸能耳闻。

“所以老叶是离家出走的?”黄少天惊异地叫到。
王杰希满足地想嗯这件事他知道。

“所以老叶在十五岁之后一直和一个男人同居直到十八岁?”黄少天声音高了八度。
王杰希脸不动声色地黑了。

“那是。”方锐笑嘻嘻的,“老叶现在还跟我同居呢,你羡慕不羡慕?”

“你滚。我们蓝雨的也都住在一起。”黄少天恶狠狠地说。

“这不一样。”方锐说,“你们蓝雨除了食堂大妈之外还有雌性吗?你瞧瞧我们兴欣,美女一抓一大把,这能比吗?你们蓝雨有这福利吗?”

黄少天表示受到一万点伤害。

王杰希听完墙角突然意识到,八卦主角就是他女朋友,他直接问就是了,干嘛要这么巴巴地去听?

王杰希嘴角抽了抽,神情阴郁。

 

叶修没有手机,除非叶修自己主动找电话打过去,王杰希打不过去。在第十区里拦住君莫笑质问她十八岁之前是不是和野男人同居这种事王杰希做不出来。一时之间王杰希发现居然找不出方法来联系叶修。于是他去找林杰了解一把开荒那时候的事儿。

 林杰说当时所有人都觉得叶秋和苏沐秋是一对儿,两人一个人妖一个妖人简直绝配。但后来所有人只知道斗神叶秋,不知道神枪苏沐秋,不知道一叶之秋以前有一个和他配合完美流畅舒服的神枪。韩文清问过叶秋,苏沐秋人呢,她两个字堵了所有人的嘴。

——“死了。”





“所以说,王杰希你喜欢叶修?”林杰调侃地说。

 王杰希面对老队长一脸冷漠。不,她是我女朋友。我爱她。他在心里说。

林杰看了看他的脸色,大手一挥:“没事儿,我不会说出去的。”随即他又拍了拍他的肩膀,眼神宛如看一个痴恋小伙。





苏黎世。

王杰希收拾好一切时叶修已经不咳嗽了,迷迷糊糊地吃下了退烧药。 王杰希爬上她的床搂着她浅睡了一会儿又回了自己的房间。他总不能在第二天早上公然从领队的房间里走出来,虽然他很想这么做。他偷偷推开门, 室友张新杰鼾声正如雷。

我回去还来得及吗。王杰希生无可恋。


第二天王杰希在六点半时被张新杰牌闹钟叫醒的时候满身黑气,一双大小眼冷漠地瞪着不为所动的张大牧师。他回想了一下以前被方士谦放生的惨痛回忆,深吸一口气决定不要揍牧师。

他默默开口放刀:“张新杰,你知道你睡觉打呼吗。”

张新杰平静回应:“只要你在我查房后乖乖睡觉,就不会知道。”

“······”这才是你查房的根本原因吧。

©起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