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把写手作为阶段性目标的渣
“这一生执着的梦,必将被时间嘉奖以光荣”

【全职】狗血故事3.新年

就当是3吧
叶修性转
其实就是写两个人谈恋爱的故事

3新年特辑




第八赛季季常规赛结束后,王杰希回了一趟老家。每每全家团圆的时节往往是他最忙的时候。他必须要准备明年的季后赛, 还要赶到别地去参加全明星周末。他再焦头烂额也不敢拖了除夕的团圆饭。今年有些不一样,七大姑八大姨问候他的时候他也终于能用一个女朋友来应付。“小王有女朋友了?叫什么名字?”

“叶修。”王杰希毫不犹豫地甩出了这个名字。反正这时大家都只可能知道叶秋。

“什么时候带回来看看啊?”

“看她情况吧,她也要回家过年呢。”王杰希打了一个谎。两岁的表弟往他怀里钻,电视里放着春晚,一屏幕的红红火火。王杰希吃完一碗饺子,浑身上下都暖了起来,意识也开始涣散了起来。餐桌上他被强迫灌的酒一点点起了作用。他从温暖红火的老家大门走出去,各家各户灯火通明,北京话腔儿和天上不间断的烟花笼罩了老房区。

他想叶修现在在干嘛,在陪苏沐橙过年吗。她退役后一点消息也没有,总不可能回北京了。在夏休期的时候他和叶修聊到除夕,她说苏沐橙每年都要她陪。 她叶修在北京还有一个会一直等她这个不孝子的家,但是苏沐橙没有了。苏沐橙只有她一个可以陪她过年的人。 所以叶修绝不敢在这时候离开苏沐橙。

所以这时候她们俩也一定在一起吧?王杰希迷蒙地想。第八赛季季常规赛结束后嘉世连进季后赛的资格都没有,漫天都是明里暗里骂叶秋的话。 王杰希不屑一顾地想你们这些人懂什么。全联盟只要是职业选手都看得出来问题到底在哪里,嘉世的那群人却要装不懂,装局外人跟着新闻走。 第十赛季季后赛蓝雨输给兴欣,一堆记者愤怒地提问时喻文州肯定也是这种感觉。当时喻文州从容淡定有条不紊地一条一条反驳回去,黄少天在一旁苍凉地大笑。

“叶秋”却不能这样解气地站出来,一条一条反驳回去。尽管她有这种反驳到对方无话可说的势力,她也无法说出来。

王杰希当时打了个电话去,含蓄地问她需不需要他的帮助。叶修在电话的另一头疲惫地笑笑。她说,“对不起。”

对不起,她说对不起。




后来两人各自忙得不可开交,满脑子都是战队,无暇管对方。在这一点上他们都很互相理解,同时也更加珍惜闲暇时间的温存。

等到除夕这一天的假期来临,尽管应对家人也是一门忙碌的工作,但他还是满脑子叶修。他在母亲的絮絮叨叨里盯着电视机,思念从骨头里爬出来,就好像叶修的眼睫毛调皮地在他手心扫来扫去, 痒得难受。痒到一种地步就不是痒了,是痛。零点的倒计时在炸开的红火和欢呼中置零,窗外的烟花前所未有的轰烈。王杰希忍不住了。他借着上厕所的名头偷偷跑出去,大口呼吸着冷冽的空气。

他琢磨了一会儿,决定打给苏沐橙,试试能不能联系上叶修。

“喂?王大眼?”低哑的声音含笑。王杰希想怎么这么巧。

“苏沐橙呢?”王杰希深吸一口气,问。

“她呀,”叶修的声音突然遥远了一点,“她吃了一点儿酒,醉了,熬不住先睡啦。你问她干嘛,难不成你还真是来找她的?那我可不干······”

“你喝酒了?”王杰希感觉有点不对。

“嗯。”叶修乖巧回应。

“你在哪里?”

“······网吧里。”叶修嘟囔着。“我还没跟你说呢,我退役后在嘉世对面找了一家网吧,老板娘挺好的,收我做了网管,包吃包住包玩荣耀儿。”

王杰希默默听着。喝醉了的叶修有点儿黄少天。

“你知道叶秋来找我了吗。他居然找到了兴欣来,硬要拖着我回家。老板娘吃年夜饭请喝酒,他赌气,结果倒得比谁都快哈哈哈。”

王杰希心说你自己也没好到哪里去。

“我跟你说,我在杭州这么多年了,湿冷的冬天和闷热的夏天的都习惯了,我就是不能接受南方的蟑螂·····你知道吗大眼儿昨天小唐来姨妈叫我救急,我打开柜子一翻一只两指胖的蟑螂窜了出来······”她声音里带了哭腔。“对了小唐谁你知道吗就是唐柔啊就是那个······”

好好好我知道。就是那个手速快不服输的妹子,你帮我问问她有没有意向来微草。

“大眼儿你居然让我帮你撬我墙角······”

王杰希表示这有啥的,微草乔一帆都快被你撬走了。你要是不答应我就拿南方巨大的蟑螂来吓你。

“为什么这儿冬天都有蟑螂啊······”

王杰希表示自己北京土著人,无法和蟑螂怂感同身受。






天不怕地不怕的叶神,她就怕两样东西:她爸和蟑螂。

她怕蟑螂那是因为生理本能。叶修表示,蟑螂这种东西见不到还好,但是见到是真的受不了。只要是蟑螂出现的地方,叶修半天都不想碰。她说那地方蟑螂爬过啊脏啊,虽然她叶修随便,忍得了乱差但忍不了脏啊。她怕她爸是因为她爸是真的会像苏沐橙打蟑螂一样打她。苏沐橙温柔笑着一拖鞋下去,小强可能会死,她爸一巴掌下去,她必死无疑。

叶秋,叶修的苦逼弟弟,为了他姐不像蟑螂一样被打死,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王杰希认识叶秋那大概是他和叶修确定关系后的事儿了。自从叶修告诉他她的真名和她家里的事儿之后,王杰希轻而易举在北京找到了CEO叶秋同志。他们不仅是工作上的合作人,还是北京的二人组。叶秋一个劲儿从他这儿打听“叶秋”的消息,听完之后愁眉苦脸半天。王杰希和叶秋从荣耀聊到工作,从工作聊到北京又涨了的房价,从房价聊到雾霾和路况,无所不谈。

可怜叶秋到现在还是不晓得他的倒苦水对象是他姐夫,是拐走他姐的罪魁祸首。




扯远了。第八赛季的除夕,王杰希就在喝醉了的叶修黄少天式放飞自我的嘟囔中过完了。他放轻语气哄她去洗漱,洗漱完别完荣耀好好睡觉。电话那边叶修的语速逐渐慢下来嘴边的话嗫嚅起来,直到王杰希听见了她均匀的呼吸声,才挂了电话。他平稳地躺在床上,心里头什么憋屈的情绪都没有了。他管那个苏沐秋,他管那个陶轩,他管那个苏沐橙,他只知道,叶修现在是他的,他喜欢她她也喜欢他,他们已经异地恋一年半了。

至于第二天苏沐橙发现她的手机被叶修攥在手里,最近通话是长达几小时和王杰希的电话,那又是后事了。











苏黎世没有除夕这个节日。接近除夕的日子也是世邀赛常规赛最紧张的决赛。每个人都筋疲力尽疲惫不堪,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个特殊日子的到来。那天的比赛情况不是很好,中国队很勉强地赢了对手,但是否能进入决赛还要看另一组的情况。那一战回来,每个人的神情都是难看且疲惫的。全场消耗得几乎透支的苏沐橙和黄少天险些昏倒。晚上复盘时,大家奇异地发现大厅里一片热闹。喻文州最先敲了敲门,被叶修糊了一脸的面粉,懵比的样子被楚云秀拍下来,和王杰希手机里第三赛季喻文州和黄少天知道叶修是个妹子时崩了的那张表情包放在一起,笑了整整一个世邀赛。

他们用来复盘的大厅变成了所有中国工作人员和叶修的大型包饺子现场。国家队来了之后变成了大型扑粉现场。叶修首先被群攻,浑身雪白的她逃到了工作人员那边包饺子。除了苏沐橙之外的所有人目瞪口呆地看着那双漂亮修长的手熟练地包饺子,二十秒一个,和工作人员比手速。黄少天撇撇嘴说老叶你好意思嘛比手速,你都多大人了还虐菜。叶修挑衅地冲他勾勾手指说来咱比比,不要说你堂堂黄少连老年人都比不过。

于是国家队被怂恿包饺子,一双双价值上万的手笨拙极了。叶修一边看一边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一圈嘲讽下来,最后把他们统统赶到另一边复盘的长桌,等着吃饺子。

外国队员闻香而来,了解情况后纷纷表示要蹭蹭。叶修给他们一人两个之后就不肯多给了,双手叉腰,操着一口中国式英语说再蹭就没了,再不要脸就扑面粉了啊。外国队员解馋之后看看喻文州,又看看叶修,果断离开。

国家队美滋滋地享受领队开的小灶,苏沐橙吃到了全场惟一一个金桔馅儿的饺子,抱着叶修直哭。所有人在一场闹剧和一碗热腾腾的饺子之后什么糟心事儿都忘了。叶修咳嗽两声说还是要复盘的。大家嘘声一片说领队你还是先把脸上面粉擦干净再说吧。

第二天大年初一他们得到进了决赛的消息。国家队正式进入季后赛。雪白的叶修灵巧包饺子的照片被工作人员拍了下来发到了微博上,引得一堆人嗷嗷叫。

©L四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