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把写手作为阶段性目标的渣
“这一生执着的梦,必将被时间嘉奖以光荣”

【全职】账号卡是守护神(三十二)

前景回顾:

叶修一边在秋木苏的保护下时不时挡下几招,一边在嘈杂的厮杀中联系叶秋。

“人手不够!”他大声地喊。与此同时,在厮杀的人海的另一端传来哈哈大笑的声音:“人手不够?救兵这不就来了?”

叶修看过去,眼神一亮。张佳乐双手持枪飞快地在人海中劈出了一条血路,带领着一帮霸图的兄弟很是豪气地横冲直撞。

“小花!你怎么来了?”叶修大喊,一手干掉一个贴身上来的刺客。

“次奥!!都说了多少次不要再叫我小花了!哥哥是来救你的啊!”那头的张佳乐悲愤地吼。

 



(三十二)

叶秋哗啦推开门,有条不紊地支配人手的张新杰蓦然转身。他看清叶秋的脸后大吃一惊,同时明白了很多事情。他扶了扶眼镜,伸出一只手:“叶秋家主,合作愉快。”

叶秋站得笔直,简洁的西装把他身上的线条修得干脆利落。叶家家主就是这么一个年轻人,他有一个在佣兵界里成王却不为人知的哥哥,无论在何时何地都保持着喻文州那样的温文尔雅,却又不失野心和热血。他身后有千军万马为他而战,同时他也可以在谈判桌上唇枪舌剑让对方溃不成军。

他头顶有直升飞机的呼鸣,远处有震天的厮杀声;以他为圆心,周围已是人间地狱。

他目光凛然,紧紧握住了张新杰伸出的手。紧接着,张新杰的一句话让他愣了愣:“苏沐秋呢?他在哪里?”

他试探地问:“您是指秋木苏吗?”

张新杰摇摇头,眼里带了疑惑:“是苏沐秋。你们不是把他救出来了吗?”

 

 

 

“······霸图的人带着人手来增援了,韩文清张新杰林敬言张佳乐都来了。韩文清在东边带兵抵抗蓝雨,林敬言在西区。有了霸图的支援,现在我们暂且可以做到旗鼓相当。哥你还好吗?你是不是受伤了?张佳乐已经去支援你了吧?你那边兵力薄弱,除了你和那个守护神之外没有几个是我的兵······”

叶修一边仔细聆听叶秋向他汇报的情况,一边全神贯注地对战。他这边的情况比叶秋想象得还要糟糕,几千几百把他和秋木苏围了起来,厚厚的包围圈冲不出去也进不来。他在君莫笑灵力的加持下勉强和秋木苏一起作战,在较高处斩杀一批批冲上来的人。这种披荆斩棘的感觉一点都不好,远处赶来支援的张佳乐淹没在人海里,他和他霸图的人就像溺水的人在海里扑腾。他带着满身的血气和水气保持着精神高度紧张,但失血过多而眩晕的脑子却自动开始处理一些其他的信息。嘶吼声像是雨点猛烈地打在芭蕉上,打得他摇摆零落,却好像蒙了层油布,什么都打不进去,听什么都模模糊糊。秋木苏在很好地帮他补漏,一寸也不敢离开他,两人几乎是背靠着背的,湿透的衣服黏在身上很难受,但是他能清晰地感受到背后冰凉的身躯上绷紧的肌肉和一颗强大茁壮的心脏,咚咚宛如棒槌打在鼓面上。这个被做成僵尸的守护神宛如一个缝缝补补的破烂人偶,却有着出人意料的力量。

他多年来迫不得已独自一人单兵作战,突然想起很久很久以前,久到记忆模糊岁月稀疏,他的背后也有一个人。他们可以在枪林弹雨里放心地把背后交给对方,就宛如茫茫的陌生人海中,有一个人紧紧握着你的手。世界再危险复杂,你再渺小无力,都不是问题。

不是问题。他纵身跳起,千机伞漂亮地变换着。

 

 



 

 

叶修哗啦推开门,带着满身的血气和水气,踢着脚,身后同样狼狈的秋木苏就止步在门口没有进入。醒来的苏沐橙拉着轮椅给他们递上毛巾,一旁的叶秋很是嫌弃地看着他,又目光复杂地瞅了一眼苏沐秋。叶修只穿了几件血迹斑斑的背心,左肩胛上被夜雨声烦刺伤的地方被绷带简单绑了起来。他一把拽过毛巾,胡乱地擦了几下头发。自从他走进门来一双眼一直都盯着他。“闯出来了?”张佳乐问他。叶修气不过:“嘿,哪有你这样的援军,啊,打到一半说不行不行,再去多叫些人手?”

“要不是我去切断后方,你就等着杀到地老天荒吧,还能杀完回来?”张佳乐撇嘴。韩文清灼灼的目光始终烧着他。

叶修受不了了:“老韩你是忘了我长什么样了吗?”他抬头同时恶狠狠地回瞪过去。那张严肃的脸上呈现出一时的茫然和恍惚,随即又是如水的沉静。

“好久不见。”韩文清站起来。向他伸出手。叶修一把拍向他的掌心,未受伤的肩膀撞了他一下,重重地拍了一下他的背。“我们俩交情最长,就不说谢谢了。”

“没死?”韩文清很认真地问。

“没死。”叶修忍不住笑了,然后狠狠抱了他一下,却又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背,像是在安慰什么。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他很开心把下巴放在韩文清的肩膀上,小声地吹着气儿说。

“你妹。”韩文清黑了脸,一把把他扯了下来。

叶秋快速地打断了他们的寒暄:“差不多行了,有话以后再说。仗还没有打完呢。”叶修和韩文清齐齐看向他。张佳乐随即说:“正面战场上基本上没有多少问题了,我们霸图的兵加上你们的差不多也能正好稳住局面。但这样耗下去也不是一个问题。”

“张新杰已经在跟蓝雨那边交涉了。”韩文清说。

“议和?劝降?”叶修打趣。

“喻文州可是个聪明的人。”张佳乐冲他眨了眨眼。

“无论如何,这次是真的很感谢霸图的帮助了。”叶修说。

“但你不要以为我们这次是纯粹来帮你的。我们霸图前段时间也刚从嘉世回来,差点就要和他们一起讨伐你们了。”张佳乐抹了一把脸。“叶家是现在为止消耗最少的,同时也是盟军的主心骨。他们所进攻的北面战场局面有点危急。”

“我去吧。”叶修一锤定音。

“你行嘛?”叶秋瞅了瞅他。

“不能说一个男人不行,好吗?”叶修把千机伞甩到身后。“其他战场就交给你们霸图搞定了。”

“你都搞定了,我们还会有问题?”张佳乐笑道,顺便瞅了一眼听墙角的秋木苏。

 

 

 

 

 

嘉世把苏沐秋当试验品,尝试融合人和守护神,在找到控制住苏沐秋的方法之前,苏沐秋苏醒了。当时苏沐橙正在嘉世的地牢里。苏沐秋清醒过来后一回忆一思索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是看到苏沐橙已经这么大了心里一惊。苏沐橙把他认作秋木苏,问他她的哥哥去哪儿了的时候,苏沐秋的心情很是复杂。秋木苏也是他的家人,他也没办法很轻松地说出其实秋木苏死了,苏沐秋还活着这件事,况且不知道是那个缺德的把他的嘴都给缝上了,多大仇啊他又不是黄少天。
他不知道怎么面对叶修和苏沐橙,无措时被认成秋木苏,只好将错就错了。沐雨橙风上来抱住他时他满心愧疚,更是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装成一个秋木苏不难,秋木苏是他养大的守护灵。但是他知道这样下去也不行,总有一天他得坦白。
但无论如何,得先打好眼前的一场仗。嘉世让他心都凉了。他所效力的组织,到头来却对他下黑手。苏沐秋咬牙切齿,回过神来,正好看见叶修神色担忧地看着他,冲着他打手势。他们要潜伏去前线,解决他们最后一场战斗。

 

 

 “你去那边。”叶修快速地矮身穿梭在树林中,对着秋木苏打手势。秋木苏眉目严峻,他瞅了一眼叶修肩头被张新杰重新处理过的伤口,和他几分白的脸色,迅速地摇了摇头,更是凑近了几分,贴着叶修。

他们都是作为单兵培养出来的佣兵,论单人独战的实力是可以绝对碾压所有人。树林里的人影隐隐约约已经可以看见,他和叶修一齐弓起身子绷紧了腿。这种作战对与他们来说绝对是极限。叶修冲他比倒计时的手势。早就布置好的弹药蓄势待发——火焰的爆炸和突突的子弹声交杂,苏沐秋双手持枪扫射过去。

真是熟悉的爆炸。他悲哀地想。

 

 

很多年前苏沐秋醒来看见明晃晃的日光灯,发现自己被束缚在床上,手和脚都有金属环环住,全身上下没有一点力气。在他记忆的最后是一个金色头发有几分想沐橙的小女孩对他露出诡异的笑。他突然想起伊拉克的特产,瞟见小女孩鼓鼓囊囊的裙子,转身一把把叶修扑倒在地。他们滚远的一瞬间女孩爆炸了。剧烈的冲击波和滚烫的温度重重打在他的背上,瞬间他就失去了知觉。

苏沐秋后悔莫及。眼看他们任务就完成了可以回国了,怎么都没有想到会遇上这么一遭。他做了这么多年佣兵,可以毫无波澜地爆头,为什么就是对沐澄一样的小孩子就放松警惕?他牙齿咬的快要出血了。原本按照他的伤势他已经死了,他也确实死了,但是秋木苏唤醒了他的身体,以魂飞魄散为条件替他去死。他从十五岁养起的守护神,一个沉默寡言又温文尔雅的人,虽然性子一点都不像他,看起来就是个翻版的苏沐秋的秋木苏,异常果决地以命换命。

该死的,那他现在又是在哪里?苏沐秋眼前只有一盏明晃晃的灯直接照在他无法挪动的脑袋上。意识清醒后全身的痛都想针扎一样刺激着他的大脑。突然一只带着手套的手拨拉开他的眼睛,拿灯照了照——刺得苏沐秋差点流眼泪——一张带着医用口罩的脸晃悠在他面前。突地,他感觉手臂上一阵刺痛,似乎有什么注入了他的身体——火焰开始从他的血管里烧起来。他面露痛苦,很快陷入了昏迷。

他的意识一直在痛苦中徘徊,仿佛没有了神志,空洞得诡谲。他感觉身体里有一团阴火在不停地燃烧,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死了几次,连记忆和思想都凝固了。

这样过了多久?几个月?几年?他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冶红的?乌黑的?他就是一个没了心的怪物,没有忧郁,没有疯狂,七情六欲已不再,甚至连平静也没有,有的只有空空的死寂。这死寂打不破,像幽潭、沼泽,一点一点不断地吞噬,他却毫无知觉。他似乎就是一个木偶,一个傀儡,躺在痛苦的深渊里,连挣扎的能力都没有。他看得到的只有无边的、如沼泽般幽深的、肮脏的黑暗。没有一丝裂缝,可以放进光明,放进清风,让人窒息。

终于有一天他听见了一点声音,坚定而柔软。在他的混沌期间他不是能听得见声音,只是他什么都听不进去。直到这么一天,细小的声音坚韧的钻了进来,带来熟悉的颤动。熟悉得他想流泪。一时之间像是洪水决堤,火山爆发,被细线一样的声音穿孔而过的厚厚屏障开裂,破碎,不堪一击。他开始疯狂地咆哮,全身上下有了巨大的力量,随着光速的苏醒,记忆和情感决堤一样涌进了他蒙尘的心。

他被改造成守护神。而能触发守护神的唯一钥匙是羁绊。那是留在最深处,无论记忆怎么被蹂躏,思想怎么被凝固不能动弹,都不会动摇,去不掉且熟悉的洪荒力量,是一触即发的。留在记忆深处,虚无缥缈,却又深深扎根。

苏沐秋一边嘶吼一边哭,他想他怎么会忘了呢,他怎么会忘了叶修和苏沐橙,还有替他死去的秋木苏。他怎么会忘了呢,那是他最为宝贵的东西,是他心心念念成为守护力量和信念的宝藏,是他捧在心里融化在骨血里的永恒,是他扯不断的羁绊。

 

“苏沐秋!”似乎有人在吼他,飘飘渺渺的,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他回过神来,失控的感官瞬间把战场上的所有信息传递到他的大脑,厮杀过后的血腥味一下子熏得他翻了几个白眼,冰凉的水渍直接钻进了皮肤,直冲骨头去。回过神来周围的一切都闯进了他的感官,措不及防地刺激他。

雨停了。叶修手一松,千机伞滚落在地上。

他们背靠背坐在湿漉漉的地上,周围都是尸体、血污、浑水和尘土。他们两个自己也是浑身血污,狼狈而疲惫地喘息着。

“苏沐秋。”叶修无比自然地喊了一句。他无比自然地回头,对他扔出一个疑问的眼神。当他反应过来时整个人都张皇了——苏沐秋?苏沐秋!——他脑子像浆糊一样,手一抖,一把刀掉在了地上。

“怎么回事。”叶修淡漠地看他。叶秋的耳机质量很好,张新杰的话他一字不漏地听到了。于是一切都明了了。他只感觉心头有一团火在突突地烧着,捉着气。

苏沐秋惴惴地瞅他,又马上别过头。他心里头一团乱,不晓得该怎么说。他别了好久的头,都没听见叶修有什么动静。他小心翼翼地转回头,却发现满身血污的人儿坐在那里早就泪流满面。

 

 

 

 

 

 

——每年都会有无数人的名字在嘉世系统的巨大屏幕上暗去。刻着他们姓名的十字架插满了嘉世的山。叶修以前经常在那巨大的屏幕上点着一根烟看那些熟悉的名字消失灭迹。他沉在黑暗里,任凭烟在指间燃烧,火星和烟灰一起溅落,落在地上像是雪白的沙漠。那时他想,他和苏沐秋的名字有一天也会在上面,成为最璀璨的流星坠下。

一起坠下。他们是搭档,是左右手,是没有独活的可能的。他们的名字会刻在同一个十字架上,紧紧地挨在一起,被嘉世火红的枫叶掩埋。后人会膜拜他们,传诵他们的名号和传奇——而不是他独自一人靠着烟来缅怀那个落寞的单独名号。

 

 

拿命干杯云飞向天

子弹穿过狼烟

午后的雷在耳朵边

吻着我的脸

流浪一年死生一线

走破所有思念

 

我恨时间,又抢又骗

它夺去这一生最爱的纪念

 

风去了,云也没回

我怎么连一个梦想也看不见

人去了心也没回

爱与战火一样不堪又可怜

苦去了甜也没回

太阳再等我一天

 

路的尽头人在路肩

孤独英雄可以撑几年

世界很远一望无边

没了你都是荒原

 

风去了云也没回

我怎么连一个梦想也看不见

人去了心也没回

爱与战火一样不堪又可怜

苦去了甜也没回

太阳再等我一天

 

我不记得风来吵我

我不记得云来笑我

我不记得人来叫我

我记得你没有回我

 

云瞧着天悬在那边

像跟风说再见

 

——歌词来自 风去云不回

强行bgm








tbc.

--------其实学完数学回来写帐守一点感觉也没有,所以过年这段时间写了狗血故事来调节一下,但还是没有多大效果,后期写的帐守和前期画风差别很大。

下章完结。这章以后肯定还要修过。其实,已经可以打end了

©L四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