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把写手作为阶段性目标的渣
“这一生执着的梦,必将被时间嘉奖以光荣”

【全职/账号卡是守护神】总结和整理

题目叫做写帐守期间让我坚持码下几千字来铺垫的那些场面。

也是曾经脑补时掉过金豆豆的画面。

一条一条线来吧。

 

 

 

伞修橙一家的大大小小守护灵之一:一叶之秋

 

“我是个失职的守护神。我没护得叶秋周全。”男人开口了,他身材修长,披着古朴的深黑色铠甲,铠甲下是深黑色的战袍。他半长的头发披在肩上,眉眼在刘海深邃的阴影下,以孙翔仰视的角度去看,也只能看到他菱角分明的下颚和宛如大理石雕像的鼻子和嘴唇。

一叶之秋紧紧握着却邪,古井无波的声线晕染出他无限的愧疚与悔恨。

“那就不要再有第二次了。”孙翔鼓起勇气说,“我会让斗神的名号响彻整个世界!”





 --------------

 

“你是叶秋?”一叶之秋小心翼翼地抬起眼帘看他。

“对。我是叶秋。”叶修柔和地看着他。

一叶之秋沉默了一会儿,沙哑地说:“你不怪我吗?我是你哥的守护神,却没有守护好他。”

 

叶修突然有点心疼。他的一叶之秋,他的清狂的无敌的锋芒毕露桀骜不驯的守护神,何时像过这样,隐忍而自责,低声下气地对一个人说这种话。

 

“不怪你。”

从没怪过你。






 --------------

 

之二:沐雨橙风苏沐橙

 

十字路口车流络绎不绝,沐雨橙风正在最喜欢耍酷的年龄,这次更是很让苏沐橙无语地开了一辆摩托来。苏沐橙追问她哪儿来的摩托,她支支吾吾地也不回答。

还能有谁啊,估计是王杰希旗下和她混的熟的守护灵机械师拼装了一辆送给了她。苏沐橙很无奈地坐上摩托车后坐,紧紧搂住沐雨橙风的蛮腰,听着她欢快的呼声和摩托启动的轰鸣,心中居然有一丝蜜一样的甜。

这样挺好的。苏沐橙如是想。

“沐沐想去哪里?”沐雨橙风大声喊着,大气的红色摩托在车流间穿梭,两个一模一样的美女也引得旁人侧目。

“低调些。”苏沐橙同样大声回着,摩托车的声音险些盖了过去。“我陪你去兜一圈,然后回家!”

 




 -----------------


“秋木苏?”苏沐橙愣住了,然后歇斯底里起来:“你在这里,那我哥呢?我哥呢!?”

 

“你不是我哥守护神吗?!你在这里,那我哥在哪里?”她吼着吼着,就带上了哭腔。

 -----------






之三伞修

 

——他们看上去像是很多天没有洗澡了,身上有点脏,但小麦色的面孔都很是清秀。其中一位更俊俏些的围着深绿色的布,穿着灰色的恤衣,手上带着非常干净的手套,拿着刺青的针;另外一位穿着牛仔衬衫外套,敞开的衬衫里头的上半身都没穿,但也看不到什么,胸前被几道有点脏了的纱布缠着,缠过了脖子,脖子上还挂着一根牛皮绳,穿着一枚钥匙。但还是能看出他身材精壮,小腹有线条分明的腹肌,露出的纤瘦小臂上也有肌肉,看得出是经过锻炼的人。他略略站在俊俏少年的前面,警惕地看着他们,手中颇是熟练地反握着一把匕首,单薄的身形挡着他们的视线。

那是张佳乐第一次见到叶修和苏沐秋。大打出手的原因是他们交不起保护费。

 

 






















韩叶线:

 

叶修知道他这样做是为什么,理智告诉他韩文清这样做却是是明智的,是正确的。

 

但是在许多个空落的白天后的黑夜,许多个不眠的黑夜后的白天,模糊的神志被吞没后他总是怒火中烧,怨恨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许多年前还没被时间磨砺的那个快意恩仇的少年原谅不了抛下自己最亲密默契的搭档的罪。

 





 ------------

 

旁边有人七手八脚地架着他,七嘴八舌地劝他。叶修都没听进去。他吼着吼着,嗓子嘶哑了,睁着一双红通通的眼睛瞪着沉默不语的韩文清。

——“我会亲自去跟苏沐橙说清楚这件事的。”韩文清垂着眼帘,面无表情地说。等他说完,周围却都安静了下来,死寂得只能听见叶修沉重的呼吸。

韩文清抬起眼帘,看见两行泪在叶修满是血污和尘土的脸上洗出了两条干净的泪痕。沾着灰尘和血的泪珠落在纱布上,啪嗒地溅出一小块血污。

所有人都不说话了。

 

 




-----------

“没死?”韩文清很认真地问。

“没死。”叶修忍不住笑了,然后狠狠抱了他一下,却又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背,像是在安慰什么。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他很开心把下巴放在韩文清的肩膀上,小声地吹着气儿说。

“你妹。”韩文清黑了脸,一把把他扯了下来。

 

 








王叶线:

   乔一帆顾不上什么了,他猛烈地敲着办公室的门,头上的汗涔涔落下。深夜办公的王杰希披着一件西装外套锁着眉开了门。他一双诡谲的眼盯得乔一帆头皮发麻,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咽了一口水,默默移开身体,露出了身后的人。

    披散着头发的苏沐橙颇为狼狈,白皙精致的脸上有血痕也有灰尘。她抬着一双梨花带雨的眼眸水盈盈地看着他,开了开口,想说什么。

她背上背着一个体型修长的男人,穿着被血浸透的黑色衣服。男人头垂在沐澄肩膀上,毫无生机。

乔一帆回头望了望走廊。苏沐橙走来的地方,鲜血滴滴答答了一路。

 

 



------------

“要么带着微草帮我,要么就好好当一个旁观者,没人阻挡得了我。”叶修感觉捏着自己手腕的那只手越来越用力,但他的眼神越发淡定,淡定到冷酷。

苏沐橙、苏沐秋还有叶秋是他的底线,谁碰都不行。

 

 

-------

双叶线:

 

叶秋很熟练地把一把小巧的枪别到叶修的腰带上,下手重了点,戳到了叶修屁股。

“哎呦!”叶修低低地叫了一声。叶秋也有点尴尬,把另一把手枪递给他:“你自己弄。”

叶修看着叶秋有点红的耳根“嘿嘿”了一声。

“你就安安心心待在家里吧,让我去会会那群给你设鸿门宴的人。”叶修低声说。

“好好活着!听见了没?”叶秋色厉内荏地揪住叶修的领子,直到他的眼眶开始泛红,他再也忍不住,把头埋在了叶修肩膀上。崭新衣服下那股熟悉、沉稳、令人安心的味道席卷而来,呛得叶秋有点想哭。

 

 





-----------------------

“有医药箱吗?”叶修轻轻地把苏沐橙放在机舱里,把她勉强止了血的小腿轻柔拉直。他垂着眼帘,叶秋看不到他的眼睛,也从他苍白的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他翻出医药箱,放在叶修身边,仔细地看着他。

“你冷静些。”叶秋突然地来了这么一句。

 

 

 


-----------------------

叶家家主叶秋自小在叶家长大,二十多年活的锦衣玉食却又提心吊胆。他隐忍端正,作风干脆利落,在冷眼和暗箭中摸爬滚打起来,却有着侠义之心。故他手下不多,却每一个都对他死心塌地。他从来就不为自己没有守护神而遗憾,他从来只会抓紧自己拥有的。

那个晚上叶秋站在直升机上,看他的队伍在黑夜里宛如一只迁徙的雁群,看下方灯火通明的叶家,他知道,他和叶家彻底决裂了。他没几年的“叶家家主”的称号从此刻起丢了。

没关系,他也不介意。他觉得继承他父亲的遗产是一件顺手而为的事,做不到就做不到吧。他不想丢的是家。

 

 




-------------------

这些人或才高八斗或身怀绝技却始终对叶秋忠心耿耿,总是让他想到嘉世建立初期和他一起奋斗的各方精英。

他们的名字被刻在嘉世后山墓地的十字架上,被十几个年头的落枫掩埋。

 



黄叶线:

黄少天一直站在喻文州身后。他紧紧地憋着嘴,似乎一张嘴就有千万条话语排山倒海般要倾泻出来,忍得颇为辛苦。

他以为自己是惟一一个知道些许真相的人,但又不能说,忍得相当辛苦。

 

 --------------------

伞修线:

他们背靠背坐在湿漉漉的地上,周围都是尸体、血污、浑水和尘土。他们两个自己也是浑身血污,狼狈而疲惫地喘息着。

“苏沐秋。”叶修无比自然地喊了一句。苏沐秋无比自然地回头,对他扔出一个疑问的眼神。当他反应过来时整个人都张皇了——苏沐秋?苏沐秋!——他脑子像浆糊一样,手一抖,一把刀掉在了地上。

“怎么回事。”叶修有些淡漠地看他。

苏沐秋惴惴地瞅他,又马上别过头。他心里头一团乱,不晓得该怎么说。他别了好久的头,都没没听见有什么动静。他小心翼翼地转回头,却发现满身血污的人儿坐在那里早就泪流满面。

 

 

——每年都会有无数人的名字在嘉世系统的巨大屏幕上暗去。刻着他们姓名的十字架插满了嘉世的山。叶修以前经常在那巨大的屏幕上点着一根烟看那些熟悉的名字消失灭迹。他沉在黑暗里,任凭烟在指间燃烧,火星和烟灰一起溅落,落在地上像是雪白的沙漠。那时他想,他和苏沐秋的名字有一天也会在上面,成为最璀璨的流星坠下。

一起坠下。他们是搭档,是左右手,是没有独活的可能的。他们的名字会刻在同一个十字架上,紧紧地挨在一起,被嘉世火红的枫叶掩埋。后人会膜拜他们,传诵他们的名号和传奇——而不是他独自一人靠着烟来缅怀那个落寞的单独名号。





 ---------------

“欢迎回家。”他轻声说。

 

 







整理完好爽。回顾了一遍当时描绘这些场面的感觉

自己当初写大纲怎么不像这个有条理··········

©起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