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把写手作为阶段性目标的渣
“这一生执着的梦,必将被时间嘉奖以光荣”

【全职/周叶】越境(一)

真.口齿不清.伪.不善言辞 周

一杆却邪 斗神 叶修

丧尸出没 






    1.

——“今天我想再偷偷越境进去。我上次越境取出的药物也实在有限。如果我在不行动起来,分部撑不到你来,更撑不到总部忙完了拨下资源。研究室与医疗处需要留在城里的珍贵药物。”

少女被白大褂包裹着的美好身躯浸透在熹微晨光里,她背靠着紫黛色的光熟练地检查枪支。她白皙而柔软的小臂附在乌黑的枪上,稳稳地平举试了下狙击。

“再过半个月你就到这儿了吧······我好久好久都没有见过你了。等你到了,我们一起去看我哥。”





王杰希一推门进去,刺鼻的烟味与苏沐橙平静恬美的声音一齐刺激他的感官。独自坐在黑魆魆房间里的男人一遍又一遍地播放录像,骨节分明又白得吓人的手指间一点火星,阴暗房间里的光影随着录像里苏沐橙身段的移动而变换,满地灰白色烟灰中三四点熠熠生辉,倒是像极了一片雪白的沙漠。

王杰希站在门口沉默了一会儿,但男人似乎自动忽略了他的到来,依旧是毫无生气地半躺着,脸部被笼罩在笔记本淡淡的荧光里。他用脚踢了踢烟灰和烟头,皮靴踢拉出一条路来。他啪嗒一下合上了笔记本,按灭了这房间里唯一的光源。电脑还在顽强地播放录像,但是苏沐橙的声音突然变得遥远起来。


——“其实也没有分别那么久啦。自从前年我被转来h市后我们不是一直保持着每周录像发给对方嘛?哥哥以前是逼着我这么做的,当时还怪别扭,但现在却好像是记日记一样的事了呢······”



王杰希等待双眸习惯浓稠的黑暗,他对面的男人依旧是半躺在椅子上,指间的烟凑到嘴唇边,吸咬了一口。

“你干嘛。”男人说道。

“你已经在房间里颓废了一天了,我来看看你死了没有。”王杰希冷冷地说。

“我又没啥事。”男人背对着他站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褶皱。

“分部人手戒严都不够,不可能抽出人手去越境。”王杰希突兀地说。

“没事,我一个人就够了。”男人说。他一手抓起身旁一个被黑布包裹的长棍状的东西,背在身后。

王杰希一步挡在他面前:“她已经死了。你到的一个星期前,已经确定了她的死亡。她带在身上的生命体征仪很早之前就失去了信号。”

男人侧了侧头:“你就当我去h市里转转,两三天就回来。”

“我其实还是建议你好好······”

“好好在分部待着?”男人迅速打断了他的话,笑了笑。

王杰希不说话,一时间房间里又死寂了下来。




——“上次越境我就没敢告诉你,我告诉你你肯定得像王杰希一样骂我······但我觉得我做了我认为对的事,我该这么做,所以我去做了········”




王杰希深吸一口气:“我希望你最好不要这么做。”

男人什么都没说。他抬起腿系了个鞋带,把包甩在背上。

“叶修!”王杰希做最后的警告。男人突然凑近了他,从他后腰里熟练地抽出一把枪。王杰希按着枪管不让他拿走。

“王大眼。”男人懒洋洋地与他对视,一片黑暗中他的眼神凶狠又内敛就像是狮子,凌乱头发下痛楚还染在眉眼间。他加大手劲抽出手枪,拿冰凉乌黑的枪管拍了拍王杰希的脸颊:“要有点自知之明,你拦不住我的。”

他理了理背包的皮带,把手枪插在腰间。他侧身撞开王杰希的肩膀。




——“等我平安回来。”少女缥缈地说。

“借过。”他笑道。





2.

除了住在塑料帐篷里的惶惶的民众,没有人愿意细细回忆丧尸是从什么时候出现的了。丧尸的爆发宛如隔几年就爆发的恐怖病毒,传染和爆发的速度要远远大于控制速度。一个一个城市被隔离,沦陷,高高的墙隔起一切。所有人麻木地逃亡,抵抗,这场末日般的战争永无休止。

“上帝死了”他们这样绝望地说。似乎所有人迟早都会死。所有的控制手段只是对绝症患者生命的挽留,让死神的脚步缓慢一点。

王杰希刚从军校里毕业就被分配到h市。同时h市迅速感染。丧尸是由一架飞机带到h市的,王杰希当时正在机场里,刚到达自己毕业后的第一块工作场地——轰然的尖叫与惊呼,人群躁乱地向外涌。穿着高跟鞋的女人花容失色,男人的西装变形,疯狂地像外冲着。全世界笼罩在僵尸的恐慌里,处在尚且安全的城市里的人只需一点火星就能引爆。从飞机上滚下来到处咬人的丧尸就是压倒这个城市的最后一根稻草。

王杰希抽出后腰的枪隐秘地垂在身侧,在混乱的人群中控制住自己的身形不被冲乱。他缓慢地冲着人群慌乱的反方向走去,面色凝重。现如今的场面已经不是他能控制的了,他已经在事发的第一时间给h市的上级发了警报。他刚毕业很多事情还缺少经验,尽管他不知道上级还来不来得及封锁机场,但他觉得不大可能。那个时候的王杰希还没有亲眼目睹过丧尸,h市的感染宛如狂风肆虐地打在了他身上。他措手不及,却也很快站了起来。

一个女人撞在了他身上,又很快推开他逃跑。王杰希没有动摇,但是视线被遮挡了一下。一瞬间的事那个女人就被一个人疯狂地抱住咬在头颈上。那人手臂上肌肉卷起,青蓝色血管病态地凸起,蜿蜒着紧紧贴在惨白的皮肤上,皮肤又被暴起的肌肉撑到透明。女人两眼一翻,血管自颈部蔓延突起,眼球翻过来时已经没有了眼白,她软下的腿趔趄着也有了力气。

王杰希面无表情地崩了两个。人成为丧尸已经算是死了,怎么杀死死了的人王杰希不是很清楚,但他知道只要爆头就对了。爆头的场面他经历过再多也一点都不想去回忆。

大半个h市被隔离。高高的围墙外建立了分部基地,供军队控制和幸存者生活。来自其他城市沦陷的噩耗让王杰希无奈地发现,这个勉强建立起系统的分部得不到其他城市的支援。各个城市自顾不暇,劫后余生的人们瑟瑟发抖落魄得宛如流民。王杰希很快接手了h市分部,他好几次尝试与总部联系,要求支援,但是总部没有回应。更糟糕的是,在劫后余生穷困潦倒的居住地里还爆发了流感。一直留在h市的军医苏沐橙很快着手进行控制,但由于药材的稀缺,效果没有那么理想。在这种恶劣的条件下,甚至爆发了小规模的暴乱。由于器械都控制在军方手里,所以并没有造成很大的损失。王杰希明白,现在他们最缺的就是粮食、药材与军械。但这些东西同时也是总部最稀缺的。每个分部都濒临弹尽粮绝,这种世道压根建立不起经济链和生产链,世界险些崩溃。此时更有一些靠着叛卖军械和毒品的反动分子靠着末日发财,总部在这方面就下了很大人手。所以王杰希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叶修会被派来支援h市,而且就只有他一个人。王杰希觉得像叶修这种人此时不应该在和毒枭斗智斗勇吗,为什么要跑到一个小分部来对付暴动的群众?前者和后者的武力值不再一个水平面上好吗。

王杰希记得当时叶修是作为单兵和苏沐秋一起培训的,十二岁到十五岁他和苏沐秋在一堆比他们大三四岁的人之间格外显眼。王杰希十六岁入军校,正好是十五岁的叶修毕业的那年。后来王杰希去总部查过“叶修”“苏沐秋”,却显示这两人无军籍。那时候王杰希就明白这两个神一样的少年去干什么了。

直到他二十岁在h市遇到苏沐橙。作为军医的中尉苏沐橙怎么看怎么像苏沐秋。

苏沐橙没有她哥哥的本领,却有一颗她哥哥的心。她独自越境进入丧尸横行之区取来了城中储备的珍贵药物。王杰希暴怒斥责她胡来,但是如今的特殊情况不允许他按军法惩罚。他降职了苏沐橙,并把这件事压了下去。分部资源紧缺,苏沐橙带出来的药物救了急,缓解了分部中流感的症状。但这完全不够用。

苏沐橙第二次偷偷越境,就再也没有回来。

“她心里有大义。我敬她。”方士谦难得认真地对王杰希说。他们一起看着监控室墙上闪烁的一片体征仪,“苏沐橙”那个名字下再无光芒。

她留下了一个给叶修的录像。是在她第二次越境前录下的。

少女眼神坚定,白大褂下动人的身体曲线柔软如春山。谁都想不到这么一个年轻的女军医会有勇气穿梭在丧尸横行的死城中。

令人惋惜的是,她已经死了。



3.

周泽楷懵了。冒着冷气的乌黑矛尖抵着他的喉咙,脆弱的皮肤不堪重任已经裂开,露出干枯的肌肉和蓝紫色的诡异血管。他跟踪着的人前一秒还在几米开外出于周泽楷自认为安全的范围里腹背受敌——周泽楷还紧张兮兮地想救援的计策——下一秒就咻地钻进他藏身的汽车里拿矛尖抵着他,面无表情冷冽得刺人。

他很傻兮兮地举起了双手,英俊而苍白的脸上露出惊恐的表情。晚了——冒着冷气的却邪干脆利落地插过他的脖颈把他钉在了后座——周泽楷清晰地听到了肌肉和喉管被撕裂破开的声音。情况紧急不容喘息,始作俑者一个翻身跳到驾驶座开动汽车在小巷中飙起来,后面一大堆丧尸疯狂地追过来。

周泽楷抬手摸摸被却邪贯穿的脖子,感觉呼吸有点困难。他扯了扯脖子上的肌肉,呼吸都有种漏风的感觉。周泽楷想完了,他本来就说话困难,前几天自己一点一点练着终于驱使得动声带了,这一矛下去他再也别想好好说话了。车开得非常疯狂,周泽楷原先以一种诡异的姿势躲在后座,头被钉着,此时身子被惯性甩来甩去。他觉得不能这么下去了要是头掉了就不是不能说话的问题了。他一使劲把却邪拔了出来,刚想担忧地扶扶头和脖子,就被甩到车门上,脸紧贴着玻璃窗和车外挠着车窗张着血盆大口的丧尸来了一个四目相对。下一秒那个丧尸就被车撞到了小巷的墙上,周泽楷被压在玻璃上看了一出五马分尸。他在人仰马翻的前一秒还想对那个被压成肉饼的兄弟说一声节哀,并表示像是在洗衣机里的自己对此悲剧无能为力。

他的车技太强悍了。周泽楷悲哀地想。他眼疾手快地拨开将要再次刺在他身上的却邪。这次却邪的驱使者不是在飚车的某人,而是惯性和重力。

周泽楷靠着突然悲哀地卡在车里的却邪勉强坐了起来。他觉得叶修以前应该没有对付过丧尸,要不然也不会只是把却邪刺穿他的喉咙——这种对于常人来说致命的伤,对丧尸来说是可有可无的。对付丧尸最好的办法是爆头或者像他刚刚开车做的那样——碾成肉饼。

他不该带着一柄却邪赴战,他该带一柄大口径的高伤害枪,一子弹过去炸裂一片肉花的那种。很巧周泽楷就有一柄,但他从来不用,因为没子弹。

很快他就后悔了。叶修在身旁玻璃被撞碎的那一刻抽出枪爆了扑上来撕咬他的僵尸。细碎的玻璃渣和被丧尸病毒感染的身躯一齐炸裂,一车的硝烟味和熠熠而锋利的玻璃渣子。

后坐力很大。叶修手抖都没抖迅速地反手射击——他甚至都没回头看目标在哪里。周泽楷通过车内后视镜的反射只能看见叶修的下巴和轻抿的嘴唇。他大概是扫了扫车子左边的后视镜确定了一下位置就毫不犹豫地开枪了。周泽楷顺力转身望去刚好看到身后一片焦肉的炸裂。他觉得他很有必要考虑一下自己的人身安全。在之前流入他脑海的记忆中的少年阳光而温柔,强大而坚韧,眉眼从来留着几分平和,完全不是尸堆里的修罗样。周泽楷现在彻头彻尾地明白了——那几分平和和温柔是留给家人的。在敌人面前,他从内到外都是冷冽的。他是强大到令人窒息胆颤的,眉眼间有十分灼人锋利,不留一分脉脉温情。

——这一分温情能留给谁呢。可以被他温情的人已经死了。周泽楷从头到尾凉了下来。




4.

h市里百分之七十的丧尸都是不幸出于隔离区的人类,在一天之内被丧尸咬掉,没有丰富的咬人经验,活人的血液能令他们疯狂。周泽楷没有这样的反应,是因为他吃过人。

周泽楷有记忆的时候h市已经沦陷为死城。他张开眼睛时他正半跪在地上,脖颈弯着,露出雪白的一段,颇是引颈待戮的样子,上面像是吸血鬼留下的两点印子。他后来观察过很多丧尸,不觉得丧尸的咬痕能这么优雅。一般被咬的人,都至少少一块肉。像他这么干净地成为丧尸真是少见。他仔仔细细地观察过自己,对着城市里海报上搔首弄姿的女人端详半天,觉得自己应该是最像人类的丧尸了。尽管他不记得人类是什么样子了。但他又确确实实是丧尸,他少的可怜的血液是氧化过的黑色,肌肉僵硬,却有着诡异而强大的力气和爆发力。他和大街上游荡的恐怖丧尸是一个物种。于是有一天他就遇到了一个人类。身材火辣的皮衣少女拎着一把黑洞洞的枪,身上抹了丧尸的污秽,掩饰去了她身为人类味道。

她真漂亮。他想。

她肯定是人类了。他高兴地想。

人类隔了老远痛痛快快地给了他一枪,减过速的子弹钻进了他的肩头。

第二次遇到她时周泽楷发现皮衣少女的子弹已经用完了,他是寻着诡异的味道过去的。大群大群的僵尸把喷了药剂的少女围了起来。苏沐橙在他的帮助下突围了开来,白嫩的手臂上被丧尸牙齿刮开的一道小缝已经凝固,周围的毛细血管诡异突起。周泽楷把她带回了他自己暂时安置的小阁楼,告诉她这是绝对安全的地方,告诉她他叫周泽楷。

她问,我变成丧尸会想你这样吗,还是像外面那些一样。

周泽楷说其实没什么区别。

她叹气说,我怎么会问这么傻的问题我可是研究丧尸的人啊什么下场我不知道吗。但像你这样的我还是头一次遇到,放到我们方副队手里你肯定是个不错的研究品。

周泽楷问,可以变回人类吗?

不可能,丧尸病毒不可逆。她说。但你可以让更多人不再变成丧尸。

但也没这个机会啦。她笑笑。

于是周泽楷就陪着沉默的少女坐了一个晚上。她把身上的污秽一点点擦去,皮肤下人类的味道诱惑得周泽楷眼睛发直,看着她一点一点爬过来,只好强撑着不动如山,咽着不存在的口水。

“吃了我吧。”她故作轻松莞然笑道,“我还没完全感染,我的血还是红的。”她把手指伸进嘴里,咬得鲜血淋漓。

她笑着爬过来,在他面前坐下,流血的手指画在他嘴边,抹了抹他的嘴唇。味道弥漫开来——这是不同于他往常所接触到过的任何东西,他在这一刻突然明白了人类的血液对丧尸的诱惑,那是美味佳肴,是能丧失理智堕落于本能的东西。他咬紧了牙关,全身筋络突起。

“就这样······挺好的······待会儿先咬脖子知道吗······”她垂下眼帘嘟囔,手指抖着摩挲他的唇。

血液汇聚成小股的水流从他嘴角流下。铁锈味的血液勾起了他身体里本质的东西——他的理智在迷失,从未有的狂放的饥饿感随欲望翻涌而出。他惊慌失措想要去捂住那个火山口,又或是决堤口,但是从指缝间疯狂喷涌的本能还是掀翻淹没了他的理智。

她流血的鲜美手指……柔软胸脯下跳动的心脏……青白脖颈上细腻的皮肉……

他自喉咙发出了一声浑浊的嘶吼,以足以捏碎骨头的巨大力量扑了过去。









tbc.

©L四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