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把写手作为阶段性目标的渣
“这一生执着的梦,必将被时间嘉奖以光荣”

【全职】是夜(一)

龙叶混血 性转自行避雷 取名废见谅






(一)

    张佳乐坐在靠窗的位置。此时日光正好,银杏的叶子飘飘洒洒,飞得那叫一个皮,骑着风噼里啪啦地打在窗户上,正应着张佳乐听课时手指心不在焉打的节拍。他莫名烦躁,哗啦啦地翻书,书页可怜兮兮地被粗暴对待完就被他当了枕头。他还没趴下几分钟又腾地抬起头,动静大得生怕老师看不见。讲书的老师眼皮抽抽个不停,忍无可忍地抛掷了个粉笔头去,叫他滚出教室不要脏了他的眼睛。张佳乐没看到不知丢到哪个犄角旮旯的粉笔头,却也没被打中,倒是很给面子的做了个躲闪的动作,继而无赖一笑,从善如流地滚了出去。

    过道的风与他座位窗边的银杏师出同门,吹得那叫一个奔放,硬是把他扎着小辫的半长头发吹得放荡不羁。他扒拉着栏杆往教室里看——目光晃悠着又落到了他的漂亮同桌身上。这个角度很安全,可以让他光明正大地用目光耍流氓。

    他的同桌长的是真不赖。唇红齿白,眉眼俊俏,模样端正极了。这所私立高中笔挺的校服妥帖地套在她身上,黑色的百褶吊带裙下一双白晃晃的长腿。

    就是······胸有点平。

    张佳乐眯了眯眼,目光不动声色地在小西装下的衬衫前流离了几趟。他正扼腕叹息着,他漂亮的同桌就一眼扫了过来,眼角一压斜睨着他,良久又收回目光,专心地听课。

    张佳乐一愣,很是恶趣味地兴奋了。他目光倏然一顿,停在她的脖颈上——刚刚她扭头的一瞬,那一块皮肤被灯光照得雪亮,上面赫然是一道掐出来的红痕。等他定睛,只看见了立着的领子。



    他的漂亮同桌自转学来迄今为止没有跟他说过几句话,也没怎么正眼瞧过他。不是高冷,也不是害羞,只是什么都无所谓,谁在她眼里都是过眼云烟,飘飘过算数。但她也没真的和所有人背道而驰,她很巧妙地维持着礼貌,把握着自己融入同学的度,若即若离,总让人看不真切。女生想套套她话,最后永远都是被打太极打忽悠的那个。唯一被众人所知的是,她和初中部的女神苏沐橙关系良好,但初中部女神从小就在死缠烂打的男生中磨砺,嘴皮子那叫一个厉害,推托起来比谁都委婉。

    她是两个月前新来的转学生,也是这所全日制私立高中中唯一的走读生,名字叫叶秋,自转学以来一直都是个神秘人物。她在女生口里好听的难听的名声都有,在男生口里永远是垂涎的小女神。与之距离最近的张佳乐被兄弟们羡慕嫉妒得要死,心中也是实打实的好奇。叶秋的不简单人尽皆知,但是张佳乐是感触最深的那一个。    

    一个漂亮的神秘小女神。他兴致盎然地想。他在走廊上趴到了下课,在鱼贯而出的同学中一下就瞅见他气质卓群的同桌,吹了一个极具挑逗性的口哨,周身一片哄笑。

    女主角一个眼神也不给他,散漫地拖拉着步子视若无睹,拉链没拉拢的背包里书本摇摇欲坠。她脚一捻,地上一个香消玉损的粉笔印。






    晚秋的夜晚冷得要命。苏沐秋背着吉他搓了搓手,拢了拢单衣。他揉了揉在酒吧里饱受大分贝音乐摧残的耳朵,呼出一口白雾。从狂欢中脱身走在马路牙子上,他总有种自己还是个正常人的小侥幸,在为生计而奔波。

    但穷到焦头烂额显然不是值得骄傲的事。更何况他家里藏着被所有人虎视眈眈的宝贝。

    苏沐秋拐了几个弯走进一家娱乐场所的地下室,潮湿阴暗的走廊里隐隐约约能看见耗子爬过。苏沐秋快步走过几扇门和几个颓废抽烟的猥琐男人,停在自家门牌号前摸出钥匙开了锁,快速地关了门。

    屋子里的人似乎感受到了他的到来,微微偏了头。屋子里莫名暖和一些——烘得他暖洋洋的。苏沐秋没有停顿,鞋子都没换一个箭步上前窜到坐在沙发上的人儿面前,入手一片滚烫的湿热滑腻。

    “回来啦。”叶修平静地说,眉目漠然,一副没有异样的样子,体温高得恐怖。苏沐秋伸手拨开地下室上方小小的窗户。叶修似乎感受到了清凉的风,微微动了动眼脸。

    她周身都升腾着恐怖的热气,那是她血液燃烧时的炽热。她轻轻扯了扯衬衫口,热得要命。

    “他们这次下了这么大的剂量?”苏沐秋眉目紧皱,被叶修用来降温。

    “哪一个不是巴不得我早日发狂发疯好被他们言正名顺地抓回去,都是只要玩不死就往死里玩的混蛋货色。我还得谢谢你第三次把我刨出来。苏沐秋,你真是个好人。”她一边真心实意地说,一边忍不住凑近凉凉的苏沐秋,手上碰着一个凉的东西就使劲攥着。

    “你这么有自知之明怎么不小心一点。我有个叛逆期的沐橙够受了,现在还要处理一个这么大的拖油瓶。我上辈子是欠了你多少钱,这辈子要这么给你做老妈子。”苏沐秋皮笑肉不笑地摊开浸满了酒精的毛巾,一下子糊在她锁骨处,轻轻地擦着。

    酒精撒蒸发起来很迅速,在她的皮肤上宛如沸腾。叶修倒抽一口凉气轻微挣扎起来,眉目间渗出痛苦之意。皮肤下是滚烫的血,皮肤外是针刺的凉意,冰火两重天绝对不好受。但无论是苏沐秋还是叶修都明白这是他们能做到的最有效的方法。

    “忍着。”苏沐秋低声说。他一把扯开她的衣服,只留下背心和短裤。他瞥见白皙的身体上有细细的鳞片缓缓浮现,立马一毛巾裹上去。叶修是真的调笑不起来了,手脚拼命地挣扎起来。苏沐秋死死地扣住她,持续地往毛巾上浇酒精,刺拉兹啦的声音中大片大片的白雾蒸腾而起。

    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苏沐秋都出了一头汗,不知是被热的还是累的。叶修脱了力,咸鱼一般躺着,睁着一双失焦的眼睛。她摸索着拍了拍苏沐秋:“好了。别一直骑着占我便宜。”

    苏沐秋一个恶寒,立马翻身下来,准备了另一套衣服给她。

    “你真觉得亏?”叶修突然想起他之前的话,换好衣服凑过来。她逞强抬起涣散的眼对着他,“外面那些人瞧我浑身是宝,毁我也不遗余力。你若是想要什么尽管拿去,我拔片鳞去卖也够你活一世了。”

    “一片鳞片就想打发我?”苏沐秋眼皮抽抽,“养肥了你迟早有一天买个好价钱。”

   “人贩子。”叶修撅撅嘴。她一身清爽地起身,摸索着去洗澡。苏沐秋看着她的背影,内心百感交集:她在陷害和追捕中滚爬了这么多年,怎么还是这么容易信任人。

    这要是以后突地又出现了一个扒开了心对她好的人,不得轻而易举就钓了她去?






     黑市里最炙手可热的不是猎杀鬼种的悬赏,不是混血的异物,是高纯的龙种。各家猎杀着鬼种过了几年太平,主意就打到龙种身上去了。眼看猎杀鬼种的队伍浩浩荡荡就要去考古,一个有关上古龙种与人类交合产下混血种的消息就这样传开了。这个一直流传的传说在一对姐弟的曝光下被证实成事实。

    一对世界上唯一流淌着龙种血液的混血种。






tbc.

©L四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