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把写手作为阶段性目标的渣
“这一生执着的梦,必将被时间嘉奖以光荣”

【全职】帐号卡是守护神(四)

猜猜本文的cp倾向啊~

(四)

    “不可能!这不可能!”刘皓喃喃道。暗无天日在一旁给他处理伤口。

    “叶秋已经死了,这是不会错的。”他转头慌乱地看向暗无天日。

    那他看到的是谁?!是他杀了叶秋无疑,他看到的也是叶秋无疑······

    这件事不能报告给嘉世。刘皓想。他独自行动,非但没有杀了苏沐橙,还被人重伤;这也就算了,但是叶秋这件事他不能告诉嘉世:当初杀叶秋就是他一个人的行动,叶秋如果没死本就有他的责任······可是叶秋怎么可能没死?

    刘皓真的开始害怕起来了。无论他是不是叶秋,他都必须死!

    怎么抓到他呢······苏沐橙!苏沐橙!




    既然嘉世能追到苏沐橙的学校来,那么他们目前住的小别墅也不能住了。但是叶修出门又没带足够的钱,而且住小旅馆比较容易暴露行迹,所以叶修又厚着脸皮去找王杰希了。


    高英杰把他们带到王杰希办公室的时候大概已经是晚上八点了。叶修简略地跟他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王杰希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皱了皱眉头亲自把他们送到了自己家里。叶修和苏沐橙不是第一次来王杰希的家了,之前叶修养病半年就是住在王杰希家里的。所以专门留给叶修的那间房子充满了药味。大半年过去,这股味道非但没有消散,还愈发浓烈起来。

    叶修跟苏沐橙道了晚安之后走向了自己的房间。他先是猛地打开门,然后捂着鼻子迅速躲到一边,等那股味道消散得差不多了才面色无奈地扶着墙进去。

    王杰希尾随其后进了房间。

    “大眼,你是不是每天都在我这屋子里熏药草啊······”叶修倒在沙发上。

    “逞什么能。”王杰希淡淡地避过了他的问题,反手把门关上,看着叶修的眉眼一点一点痛苦起来,帮他把风衣给脱了,一摸他身上湿透的黑色衬衫,手上就沾了血。

    他皱着眉头打开一个一个扣子,最后把衬衫从叶修身上剥了下来。露出上半身的叶修无奈地看着他,白皙而又精瘦的上半身有几道深深的血口,血被洇染得到处倒是。仔细看,血口之下还有许多道小伤疤,有刀伤,也有枪伤。最显眼的伤疤还是背后对准心脏的一个缺口。

   王杰希面无表情地翻出了大大小小的瓶瓶罐罐:“我也算是半个医生,这个时间就不打扰方士谦来了,明天你再去他哪里做检查。”

    “方士谦······”叶修抽了抽眼角,一边嘶着凉气一边看王杰希用湿毛巾擦拭他身上的伤口。“他肯定又要说我了。”

  “那不是你自己作死嘛。”王杰希低着头仔细擦拭,从叶修的角度看不到他的眼睛,“那种重伤你当养半年就好了?你可能是世界上第一个心脏被贯穿还活下来的人,没废了算幸运了。”

    他抬起头看叶修,眼中有着谴责和担忧:“干嘛要和刘皓正面对上,逞什么能?”

    叶修淡淡地避开他的视线,看向放在沙发上的深色长伞:“我总得跟沐澄和沐雨橙风证明一下我现在还是很厉害的嘛。要不然她们俩不得每天紧张兮兮地盯着我。”

    那你倒是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王杰希啧了一声,帮他缠上纱布。他顺着叶修的视线看向那把伞,走了过去,蹲下来仔细端详。

  “这把武器倒是精妙,我从来没见过。”

   “你说千机伞?”叶修兴奋起来,神情像是得到了心仪玩具的小孩子。(“千机伞可是家居外出必备良品,可遮阳,”叶修把千机伞撑开;“可扎鱼,”千机伞向前合化作矛;“可打猎,”千机伞咔嗒咔嗒变作狙击枪;“你抓到了野味还可以吊起来烤!”千机伞变作长棍;“当然野味熟了还需要刀来切。”他从千机伞中抽出一把刀;“你还可以像哆啦A梦一样飞,”千机伞嘎嘎化作机械旋翼。“野外外出必备良品,千机伞,你值得拥有!!”他顿了一下,“只要998,只要998,千机伞带回家!”

   王杰希:“······”

   千机伞:“······我想苏沐秋了······再不济君莫笑也行······”

    咳咳看过算数请跳过这个ooc的叶修。)

 

    叶修手中的伞不断地变换这形态。王杰希惊奇地看着。

   “天才之作。”他评价道。“谁做的?”

    “两个天才。”叶修笑眯眯地说。

    “你之外还有谁?”王杰希问。

    “一个死人。”

    “嗯?”王杰希丝毫没有想要停止询问,“什么时候死的?”

    “好几年前一起去伊拉克执行任务,在逃离时遇上了炸弹。”

    王杰希沉默了。“我以为只有霸图的那些兵会去过战乱地区。”

    “几年前韩文清还是个小军官,当时他被派去伊拉克当那里的中国使馆警卫。作为警卫未经上级允许是不能擅自进行进攻的,只能乖乖防守。所以中国使馆需要作为佣兵的我们。”

    “你和他一起去的伊拉克?”

    “嗯。”叶修指间的烟冒出缥缈的白烟遮住他的面庞,“替国家办事感觉挺好的。就可惜没有支援。我好不容易把他背回中国大使馆,他们却说已经没气儿了。”

    “他?背回?”王杰希挑了挑眉,他不禁想起了一年前那个晚上背着尸体的苏沐橙。

    叶修笑了起来:“历史总是相似的。”

    但是沐澄的运气比他好太多了。

    “别说了,睡觉吧。”王杰希站起身来,把叶修半拖半抱地弄到床上。

    叶修任他摆弄,斜着眼看他:“现在知道不揭我伤口了?”

    王杰希没理他,径直走出了房间,还帮他关了灯。

    叶修脱力般躺在床上,使劲睁大了眼去看这片黑暗。

    很久很久以前,那个和他一起去伊拉克的人躺在他身边,享受着这片战乱地区罕见的平和夜晚。他们精疲力尽地躺在屋顶上,看着头顶的夜空。那个白天被战火的硝烟和子弹的暗霾笼罩的天空,在晚上竟无比深邃清澈。

    他抱着一把狙击,指着天空说,阿修,你看,银河!

    银河很美,像是梦幻的珠宝,镶嵌着周围的云朵。但现在想起来,叶修只觉得银河是一道伤口。

    一道巨大无比的伤口,溃烂见骨,痛入骨髓,却被饰以珠宝,涂抹上彩虹般的璀璨的颜色。

-------TBC-------

领教到了有敏感词的无奈······

 
评论(5)
热度(77)
© L四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