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把写手作为阶段性目标的渣
“这一生执着的梦,必将被时间嘉奖以光荣”

【全职】账号卡是守护神(九)

ooc

(九)

    叶修抬头,远远地看见应酬的韩文清。韩文清今天难得地穿了一身西装,收了几分黑手党般的气质,多了几分文质彬彬。叶修感觉韩文清的视线模模糊糊地看了过来,又移开了。他身边的大漠孤烟倒是瞅了他好几眼。

    叶修觉得老韩这个人一点也不好玩,只知道一如既往勇往直前,心思专一得就像势如破竹的长枪,不会分任何心思到其他事上。他这个人生性严肃沉稳,但他的守护神虽然看起来比他还要恐怖些,却有着耿直的性子和不高的智商。

    叶修许多年前最喜欢逗他了。

    ——“大漠,老韩什么时候喜欢喝咖啡了啊?”

    ——“没有,他这几天办公比较晚,让我找点提神的东西。”威武雄壮的汉子大漠孤烟很是老实地说。

    第二天叶修带着一叶之秋过来找他,递给大漠孤烟一缸酒:“这东西提神效果特别棒!我试过了。记得偷偷倒在老韩的水杯里哟!”

    “为什么要偷偷的?”大漠孤烟皱了皱眉。

    “给你家老韩一个惊喜啊!这东西算得上琼脂玉酿,我花了好大功夫才搞到的呢!”叶修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一叶之秋目瞪口呆地看着被拐骗的大漠孤烟欣喜地提着酒走进屋去。

    “这他都信?”


    等叶修回过神来,张新杰已经站在了他面前,毫无温度地盯着他。

    “叶总,认识一下,我是韩文清的的副官,很高兴认识你。”张新杰拿起酒杯与叶修碰了碰,然后对叶修身边的阿初点了点头,又把视线转到了叶修脸上,轻轻用只有他们俩能听见的声音说:“我与您的哥哥是旧识,很抱歉在一年以前听到你哥哥的噩耗。”

    叶修笑了笑,仿佛没听见他的后半句话,用正常的语调说:“很高兴认识你,张副官。”

    “你真的和你哥哥长得很像。”张新杰没什么反应,继续轻声说。

    “那当然,我们是双胞胎。”叶修笑眯眯地回应。对他扬了扬酒杯,踱步走开。


    “那张新杰不简单。”叶秋有点闹情绪的声音响起。

    “站在这里的人哪一个简单过?”叶修叹息道,他站在一副油画前细细端详。“你也一样。”

    “那当然。”叶秋很是得意地说。

    叶修乐了:“哎,你不简单那怎么来和我应酬的到目前为止只有一个张新杰?你不是叶氏总裁嘛,难道不应该处在众人中心?”

    “那是因为没有多少人认识我呀。他们知道我,怕我,但不知道我长什么样。我这还不是为了保护你?”

    “其实也没多少人知道我这个佣兵之王长什么样的。”叶修叹息道。

    “但是知道你长什么样的人都不是什么善茬儿。”叶秋的语气很肯定。“等一会儿叶家的人来了,就有得你忙了。估计叶家这次就有曝光我相貌的打算。”

    “曝光你然后刺杀你?”叶修轻笑。“因为没有人和你熟所以没有人会帮你?叫这么多人来就是为了看叶氏的改朝换代?”

    “······差不多。”叶秋郁闷道,“但叶家那几个老头也真是够了,搞得我好像活了那么多年靠的全是别人。”

    他靠的从来都是他自己。

    “叶家来了。”叶秋通过别在叶修后领的袖珍摄像头看见了熟悉的人影。

    “真不想见那个老头。”叶修叹息一声,优雅地在嘈杂中转身,看着那个满面春风的中年男子持着温和和欣喜向他走来。

    真假。叶修默默吐槽,然后露出一个合礼的微笑:“大伯。”

    男人笑了两声,重重地拍了他两下,然后转向大家。

    叶修微笑着看他大声把“叶秋”介绍给所有人。他微笑地看着人们窃窃私语,看他的眼神变了又变。

    刺杀的人什么时候来呢?

    如果是他来刺杀,他会怎么做?叶修一边熟练地应酬着,一边回想着游艇的结构。

    叶秋这次来没带几个人,贴身的武力只有阿初一个。叶家肯定对这次鸿门宴做了充足的准备,无论他带来多少保镖在暗处都会被干掉。

    叶修觉得重点就在阿初和他自己身上。这种态度反而更会混淆视线。

    叶家不可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刺杀他。这次宴会是叶家举办的,无论如何叶家都不会把刺杀家主的名头很大气地揽到自己身上。

    这样想想,叶修还挺好奇,叶家会借哪家的手来杀人放火?

    于是乎,当他在游艇上豪华的房间里刚洗漱完看到大摇大摆的黄少天坐在他的沙发上擦剑的时候,叶修乐了。

    哟,请的还是蓝雨的。

    “你认识他?”叶秋说。

    “岂止是认识啊······还很熟呢。交了好几次手了都。不过他没见过我相貌。”

    “挺惨的他。”叶秋评价。


    黄少天一身黑色,听见了动静也不抬头,相当认真地在擦着剑。

    “喂喂。”叶修好笑地向出声,“你身为刺客的职业素质呢?”他话还没说完,黄少天凌厉的剑就直冲他刺来。直直地刺中了他的心脏。

    “刺客嘛讲究那么多干嘛——还有有人买你的命你怎么这么淡定、现在中招了吧哈哈哈哈——这人脑子是不是有毛病、真的是叶家家主吗哈哈哈哈哈——叶家在这种人带领下是怎么活这么久的——也难怪那老头要杀他。”

    “你脑子才有病。”叶修礼貌地问候,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他身前浮现出一个少年,少年头绑缨带,一身软甲,手握住了剑锋。

    “就知道没这么简单。”黄少天一个转腕收回了剑,身后浮现出了夜雨声烦高大的身影。

------------TBC----------------------

 
评论(2)
热度(70)
© L四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