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把写手作为阶段性目标的渣
“这一生执着的梦,必将被时间嘉奖以光荣”

【全职】账号卡是守护神(十六)

ooc

(十六)

    苏沐橙还隶属于嘉世的时候就见过这种监狱。当时她作为旁观者看得清清楚楚——这牢房里的人只能看到四面八方封闭的墙,甚至连门也找不到,但是牢房外的人却能清清楚楚地看见她。

    苏沐橙想了想,抬起手先在脸上抹了两把,把泪痕销毁,又扫了一眼自己全身,还是之前的穿着,也没什么异样,就松了口气,淡定地原地盘腿坐下。

    会有人来的。

    “叶秋还活着?”果不其然,刘皓的声音急不可耐地从四面八方传来。

    苏沐橙站了起来:“你在哪里?”她仿若未闻刘皓的问题。

    “叶秋······”

    “出来见我。我知道你在看我,你难道不想亲自面对面见我吗?藏着是怕看到我心虚呢还是不想让我看见你丑恶的神态?”苏沐橙快速地打断了刘皓的话。

    一片寂静。静得苏沐橙只能听到自己胸膛里砰砰的心跳。

    “······你找死!”三个字仿佛从牙缝里挤出来。但这次声音不是从四面八方传来,而是苏沐橙的身后。

    她迅速转过身来,看见从黑暗中渐渐显露的刘皓和其他守卫的身影,从容说道:“你可舍不得杀我。”

    “叶秋还活着吗?”刘皓快步走上来,眼珠上突起血丝。

    “活着呀。”苏沐橙慢慢地说,然后莞尔,“你信么?”她看着刘皓头上筋都爆出来了,心里越发爽快。

    “那天和我打的是谁?叶秋吧?要不然怎么一把伞就把你给钓出来了。”刘皓呵呵,突地掐住苏沐橙的下颚。苏沐橙的呼吸开始困难起来,但还是瞪着他,突然笑了一下。刘皓一惊,手腕猛地一痛,忍不住松开了手,抬头一看,却是一张和苏沐橙一模一样的脸,对他怒目而视。

    沐雨橙风。

    刘皓冷笑,一个反手就脱离了沐雨橙风的钳制,退后几步好整以暇地看着她们。“真当嘉世傻子啦,连一个守护神都对付不了?是,我还真舍不得杀你,等着用你去钓叶秋呢,但你还真以为我就什么都不会干?”他一挥手,身后的守卫都召出守护神,“沐雨橙风不出来也没办法,但既然出来了,就别再想回去!上!把那个守护神给我打散了!”

   苏沐橙刚刚挣脱手铐,一转神沐雨橙风就陷入了一场混战。她赶紧欺进沐雨橙风,低声对她说:“闹,闹得越激烈越好,动静越大越好!”沐雨橙风一点头,甩手就扛起了吞日,对着刘皓猛地就是一炮!

    烟尘和碎石卷来,这偌大的牢房算是彻底被沐雨橙风拆了。吃了一炮的刘皓靠着守护神的保护不好受,但反受气浪的苏沐橙也不是很好受。所有人都以为她们不会在这里用吞日,因为这是一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儿。但是沐雨橙风可忍不了了,她多久没有用吞日了?这般不计较后果地用了出来,倒是有了极佳的效果。

    除了苦笑着抬手勉强挡出碎石和气浪的苏沐橙感觉不太好罢了。

    沐雨橙风快速地携着苏沐橙从显现出来的大洞钻了出去,然后又轰炸了起来。这监狱是在嘉世后山,嘉世后山也是坟墓——有叶秋的衣冠冢,这天又是叶秋的祭日,来祭奠叶秋的人都在后山,运气好的话一叶之秋也在——后山监狱有动静,是否能引来一叶之秋就是她们唯一的机会!

    苏沐橙就是要闹起来,让所有人知道嘉世对她苏沐橙是怎样的,对叶秋又是怎样的!

    刘皓也显然想到了这一点,脸一白,狼狈地爬起,大声地指挥着。在炮火和灰烬中苏沐橙灰头土脸地跑着,完全找不到方向地乱闯着。她身后的沐雨橙风一边跟着她一边向后面开火。

    直到苏沐橙的小腿传来子弹窜进皮肉的剧痛。她一下子跌倒在了地上,匆忙看去,被打穿的小腿上鲜血汩汩,流淌了一地。沐雨橙风瞳孔剧缩,看到了堵在前面的黑衣守卫,他们的胸前绣着一片火红的枫叶。

    以后再也不要去看枫叶了,越看越厌,越看越心凉。苏沐橙想。她耐不住流血过多带来的眩晕,只能跪坐在地上看着沐雨橙风陷入混战,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沐雨橙风的灵体一点一点残弱,感受着血脉相连的守护神渐渐离去······

    突然一阵巨响后,整个世界都安静了。重伤的沐雨橙风哀叫一声被迫压入苏沐橙身体中沉睡。苏沐橙勉强打起精神,撑开眼皮望去,却整个人如遭雷劈般震在了那里。

    在她五步距离前,站着一个高大的男人。苏沐橙持着对灵体和人体的感知还是能判断出站着的男人是个守护神。男人一身破烂的衣服勉强蔽体,脚上手上脖子上均有黑色的铁铐。他露出的背看上去很结实,皮肤却是灰白色的,不知是沾了灰尘还是怎地。他赤脚站在地上挡在苏沐橙前,半长的头发垂在肩上。他微微侧脸,血污尘土和灰白的皮肤也盖不住俊俏的五官。

    苏沐橙永远也忘不了这个相似的熟悉背影,和那张与她有八分相似的脸。多少次她在梦里看见,却无论她追得有多快也抓不住,只能狠狠地记住,刻在骨子里,刻在血肉里。

    守护神······她喉咙噎了噎,失声般张着嘴。滔天巨浪向她扑来,无数质问就像泡沫涌了上来——

    “秋木苏?!”她支起身子,歇斯底里起来:“你在这里,那我哥呢?我哥呢!?!”

    “你不是我哥守护神吗?!你在这里,那我哥在哪里?”她吼着吼着,就带上了哭腔。

    男人无措地回头,想张张嘴说什么,却无奈灰白干裂的嘴唇早就被韧线上上下下牢牢地缝起,锁着,只能从喉咙里发出沙哑的呜咽。



------------TBC-----------------

小苏本来真的是想在十三章就放出来,甚至更早,例如十二章。后来写着写着沐橙在拍卖会后被绑居然就写了这么多,小苏的出场也只能一拖又拖。呼,终于放出来了。

心虚地发现自己的字数好久都没有超过两千了······短小得不能再短小······

 
评论(6)
热度(63)
© L四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