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把写手作为阶段性目标的渣
“这一生执着的梦,必将被时间嘉奖以光荣”

【全职】账号卡是守护神(二十一)

我回来了。连续上了九天的课。这是我未来一年最后的一个双休日,以后周六也要上课。想哭不解释。

不出意外明天也会有一更。估计会在国庆长假之中完结。在这段日子里我会挤时间来写,但更多做的工作还会是整理和修改前面的篇章,然后会发合集。

最重要还是学习啊······快被化学和物理逼疯了。

--------------------------------------------

(二十一)

    “唉。”王杰希揉着太阳穴皱着眉走进了方士谦的办公室,很是熟练地在一把松软的躺椅上躺下。他身上还带着一些秋天的寒气,湿漉漉的,闯进了这个温暖舒适的房间。

    “你倒是难得来找我。”方士谦头也不抬地说。他忙着配置手上的药。

    “好不容易有空,来你这儿放松放松。”王杰希闭着眼吸了吸鼻子,“什么东西?挺好闻的。”

    “多闻闻,安神的。”方士谦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王杰希的话。等到他忙完了手头上的事,转过身来时,王杰希已经快要在躺椅上睡着了。方士谦见过许多次王杰希疲惫的样子——不同于他往常在旁人眼中的饱满精神和沉稳态度——但是他却没见过他疲惫到这种地步。

    “你最近好像很焦虑。”方士谦沉默了一会儿,说。

    “嗯······大概吧。”他闭着眼,感觉着屋子里的暖气渐渐熏着他,感觉舒服极了。他眉宇间有几道纹,思虑过度让他整个人看起来都十分的憔悴。

    “叶修的事?他怎么跟你说的?”

    “‘要么带着微草帮我,要么就好好当一个旁观者,没人阻挡得了我’他还说这不是在逼我。这不就是在逼我站队吗。”王杰希苦笑,低低地喘息。

    方士谦顿了顿,手指尖沾了些精油,慢慢地帮王杰希按摩着他的太阳穴,“他只是提醒,你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他要前进,就不能再受你的恩惠。要不然,日后的彷徨,困苦,两难会比现在要难受很多。”

    “俗话说长痛不如短痛?”王杰希闭着眼,声音低哑苦涩。

    “你明白就好。无论是你和叶修都明白,你不可能带着微草儿戏般地去帮叶修。这也是叶修不愿看到的。你心里早就知道了,只不过还有几分感性让你迟疑不决而已。你们俩同道殊途,各自立场不同,所以你不可能去帮他。叶修的话······他从来都不会在意这种事。这种立场不同的朋友他多得是,所以从来都是坦然对之。”

    王杰希沉默了很久。久到方士谦给他做完了按摩,随手拿了一本书翻了几页。

    “明白啦。”良久过后,他叹息一声,慢慢地睁开眼睛。王杰希慢慢站起身来,目光又陡然恢复了平时的清明和皎丽。他把外套轻轻甩在背上,一身轻松。

    “要去哪里?”方士谦挑眉看他。

    “‘叶秋’大闹嘉世的事已经闹的沸沸扬扬了,嘉世总归要给个交代的。这下倒好,还没等各家去找嘉世要说法,嘉世自己就发出了商讨的邀请。代表微草,我总得去的。”

    “去听听他们怎么舌灿莲花。”方士谦笑眯眯地看他。“想清楚自己要做什么了?”

    “想清楚了。”王杰希笑。他风度翩翩地走到门口,又歪了歪头,看了一眼坐在软椅上目送他的方士谦;“我有时候真觉得你是诸葛亮,未出草庐就知天下事。”

    “可惜你不是刘备,你是曹操。”方士谦打趣,“这样说的话,我可不是诸葛亮,我是曹魏的郭嘉。”

    “郭嘉是个短命鬼。”王杰希提醒。

    “你当诸葛亮很好当吗?”方士谦懒洋洋地回应他。

    谁都不简单,谁都不容易。无论是从当年在刀锋下被叶修救起的孑然少年到如今一手遮天的微草王杰希,还是一路只身一人形单影只坎坷走来的叶修。

    谁都是这乱世的枭雄。谁都活在刀刃上。

    谁都需要疯狂,谁都需要孤注一掷。

    谁都需要利落舍取,谁都需要负重而行。

    只是无论怎样的决定,一声不吭承受下所有责任和下场的只有自己。



    实际上大部分人在听说了嘉世的事情,在惊讶过后也是过来凑热闹。但毕竟这几家巨头之间都有较为和平的合作关系,为了维持安稳,一直以来各大家都保持着友好的表面现象,从未出现过明显的针对;而嘉世这件事又较为模糊,口风被嘉世束得紧,各大家本就好奇到底是怎样一回事;但嘉世这次是异常的主动,竟自己召集各大家开启会议。

    张佳乐是跟着韩文清来嘉世的。他自从上次在方士谦那儿见过叶修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霸图的事务繁多,他作为副官有点忙不过来,也没有过多去想些什么。直到这次嘉世的事传了开来。叶秋诈死,背叛嘉世并对嘉世出手的传闻很快就传到了霸图。张佳乐整理好信息向韩文清报告时,偷偷摸摸地观察着韩文清的脸色——并没有什么波动——韩文清看起来只是脸更黑了。

    很快,各大家的人马就聚集在了嘉世。张佳乐理了理军装,亦步亦趋地跟在韩文清后面。叶修的这一枚炸弹,可是把好些人都炸了出来。他看见了脸上永远挂着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容的喻文州,也看见了他身边罗里吧嗦的黄少天。不止蓝雨和霸图,他也看见了匆匆赶来了王杰希,以及一些和嘉世有过合作关系的家族。这前所未有的热闹场面倒是让张佳乐想起了些什么。彼时,他还不是副官,甚至还没有进军阀。正如叶修所嘲笑他的,他在进霸图前,是个流氓,是个混混。

    他混迹的那一块地儿的老大是孙哲平,现在早已金盆洗手的孙哲平当时是他的拜把子兄弟,所以张佳乐混得可以说是风生水起,甚至还倒到了几把手枪,掌握着那一带的黑市。

    直到那一片地儿来了两个流浪人。那两少年活像乞丐,但又没有乞丐那么落魄——偶尔果腹不是问题,穿着也勉强体面,但确确实实穷得快要疯了。当时那里的人们都以为这两人只是在这儿暂时歇脚,因为他们开着一辆破旧的卡车——车看上去很像是拼凑起来的,驾驶位狭窄,倒是车后面有半个神似集装箱的一米半多高的箱子和一块落脚的敞篷平板——箱子看上去勉强可以进去一个人睡觉,平板上也放着些东西。大概这两流浪人就是以这辆破车为家的。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一个月后他们还是没有走,反倒像是要在这里安寨扎营了。这两少年把车子停在了城郊废弃的火车轨道旁的荒地上,那儿有几个废弃的巨大集装箱。少年在集装箱口拉起塑料布,就把集装箱作为了他们睡觉的房间。从始至终,他们没有动过卡车上那个看上去不大不小的小车箱。其中一个俊秀的少年更是有着一手刺青的好本领,招揽起了生意,另外一个袒露的胸膛上一直缠着纱布的少年就给他打下手。

    喜欢刺青的无非也就是一些混混,大部分都是张佳乐的手下。这样一来二去,这两个流浪少年也渐渐和当地的流氓打起了交道。估摸着是三四个星期后,终于出事了。

--------------TBC-----------------

(为什说王杰希是曹操不是刘备:个人对王杰希的理解就一直不是刘备。刘备一直都是典范,过于守矩,也过于标准,所以也失了特色和疯狂。王杰希不是儒家,不是典范,他更加诡谲多变,天马行空,敢于孤注一掷,也如领导者敢于做出巨大牺牲,不计后果。他的决定往往疯狂但是稳健。所以他是枭雄曹操,不是刘备。

为什么方士谦说自己不是诸葛亮是郭嘉:方士谦是微草的人,也就是王杰希的部下。郭嘉也正是曹操的部下。

其实往往人们对诸葛亮有误解。民间说诸葛亮是智慧的化身,三国演义里也把诸葛亮的足智多谋夸上了天,但其实据史实,诸葛亮更适合做一个‘治国理民’的相国,而不是一个军师。三国志中陈寿评价诸葛亮是说他应变将略非他所长。“然连年动众,未能成功,盖应变将略,非其所长欤!”但是这不代表诸葛亮就普通了,陈寿给了他很高的评价,说诸葛亮可以和管仲萧何相比。“可谓识治之良才,管、萧之亚匹矣。”

好像扯远了。

王杰希的戏份到此基本上结束了,如果有,那也是在番外里。他在多年前被叶修救起,多年后又救了叶修。叶修可以为了苏沐橙为了叶秋和他撇得一干二净也是因为他觉得他们已经互不相欠。多年佣兵下来的叶修性子凉薄,他会在意王杰希,但没有在意苏沐橙和苏沐秋那般在意。在他看来,王杰希不过就是个萍水相逢的人。他多年下种下善果,多年后收获。他们是两条路,交叉之后又各自奔向各自的方向,断了所有杂念。所以他可以走的干净,利落。

而王杰希对于幼年拾起被叶修救起过,所以对叶修有着依赖。在叶修干净利落挥断他们的关系后,王杰希开始认真思考他和叶修。叶修并不需要他。他身后有微草。他们注定不是同路人。有再多杂念也只能绊住他自己的脚。

所以王杰希,最后的选择也是和叶修一样。他们萍水相逢,君子之交足矣。


而张佳乐和黄少天,还有韩文清,他们和叶修都有交情。他们之间虽有惺惺相惜,但他们的立场都是相对的。他们在必要的时候,会毫不犹豫地杀了对方。但他们对对方一直怀有敬意。就如两国武将,两军交战,武将厮杀,他们会有胜负有输赢有生死,但对彼此的尊重和敬意不会变。)


 
评论(4)
热度(49)
© L四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