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把写手作为阶段性目标的渣
“这一生执着的梦,必将被时间嘉奖以光荣”

【全职/沐橙中心】失踪人口

又名寻人启事。

沐橙视角 兴欣夺冠后时间线

表白沐沐。这个世界上不止只有你一人。

一篇温柔的文,也希望看的人有柔软感慨。

1.

叶修失踪了。

H市珊珊来迟的雨季开始了。

 

这两件事不分先后,都发生在兴欣夺冠后的不久。夺冠的喜悦一点点褪去,理智一点点回来了。属于兴欣的路,还有很长。

上林苑周围的巷子年数较大,地儿坑洼不平,一到雨季就三步一小池五步一大塘。看不见的细雨打在水面上就像是点水的蜻蜓,又或是轻吻分界线的游鱼,泛起层层涟漪。

小巷里往常轻巧的猫儿都不见了。苏沐澄一路打伞走来早就湿了鞋子。她穿着一双柔软的芭蕾舞鞋,柔软地走着。她走得飞快,却是路人眼里半湿裙角勾起丁香的油纸伞姑娘。

雨季和失踪都来突然,却又自然地十分有默契。就好像失踪人口就是消失在了交织斑驳的雨里。如果不是“早知如此”的理智,她估计会到处张贴寻人启事。叶修这人走得干净利落,也没有联系方式,甚至连君莫笑的卡也留在了兴欣,所以也没人联系得上他。

好在她跟着苏沐秋和叶修多年,早就学会了如何把自己从即将不负责任鲁莽冒险的边缘拉回来。

走得真干脆。她哼。

明明昨天还像没事人儿一样耷拉着身子骨逗她:“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

现在苏沐橙倒是听出了百般意味。

2.

生活中突然消失了个人是怎样的体验?苏沐橙有些不适应。兴欣的人对这件事都有些怅然若失,却也都坦然受之。魏琛插科打诨,唐柔陪陈果逛街,罗辑不敢耽误课程回了学校,方锐和包子回了家,乔一帆勤勤恳恳做日常练习。每个人似乎都没什么改变,只不过魏琛会在灌下几瓶酒后痛骂一顿叶修,陈果会忍不住哭出来,发泄完又斗志昂扬地为兴欣制备更远大的目标。

苏沐橙却感觉自己像是在戒断期。她做完练习很是自然地喝口水,就看见了自己水杯旁的白陶瓷杯。里面的水已经一天没有换过了。

那是叶修的。

两个老烟枪一个失踪一个退役,训练室里从此没了烟味,窗口的风扇也不用每天呼啦呼啦响。她磕着瓜子,索然无味。于是她止不住地去想叶修——他此时在干嘛?在回家的火车上?在飞机上?他会在想什么?他会想我吗?他退役后干什么?还会和荣耀有关联吗?还是一刀切——割断自己前半生?

他们还能有关联吗?她止不住地想。心头情绪如潮涌。

她很早就有预感了。她知道叶修决赛夺冠后会退役,尽管这件事叶修跟谁都没商量过。她知道叶修也要离开她了,她很淡然,觉得自己都二十多了接受这个没问题,于是就全神贯注地投入在比赛中。

她以为自己早过了十八,早就长大成年,如今乍地一看,却发现自己是十六岁自以为独立却离不开象牙塔的中二少女。何曾几时,哥哥和叶修是他的整个世界。后来世界的一半塌了,叶修就是她唯一的光。再后来她也有了自己的路,有了自己的圈子。她已经远远不止有叶修了。可如今叶修消失,她才觉得孑然一身。

自欺欺人。她不仅欺了自己,还欺了叶修。欺得叶修也以为她是个成年人,于是很放心地撒手不管了。

她掬起水,猛地扑在自己脸上。她双手捂着脸,水珠和头发从指缝里滑落。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松开手,看洗手间镜子里湿漉漉的自己。她看着看着,觉得自己挺可笑的。

她看着看着,就红了眼角。

 

 

3.

兴欣刚刚起步,很多事情都需要留在上林苑的苏沐橙处理。陈果打理兴欣已经自顾不暇,更是没空照管网吧,而此时兴欣也是需要钱的时候,她一咬牙打算把兴欣网吧卖掉。兴欣网吧是她父亲的遗产,也是她剥去青春年华的心血,说不舍不得是不可能的。苏沐橙陪着她签合同,看她眼眶里涌上泪花,又涌下去,留下红红的海岸。

“没关系!”这个红了眼眶的坚强女人说,“兴欣已经有了更重要的延续!”

它不再只是一间网吧的名字。它也不止是一个战队的名字。

苏沐橙除了抱紧她之外不知道能干什么了。

她有些身心俱疲地回到上林苑。唐柔陪着陈果出去了。她洗漱完,捧着一杯热水义无反顾地坐在电脑前登上了沐雨橙风。她才刚上,就有不断的消息跳了出来。她看得眼花缭乱,没注意是什么消息,就大爆手速把所有窗口都关了。她清理完毕松了口气,没过多久,就又有一条消息跳了出来。她懒得去关了,定睛一看,是王杰希。

“叶修要退役了?”他说。

苏沐橙大吃一惊。她仔仔细细回忆了一下确定兴欣从始至终都还没透露过关于叶修的半分消息。她持着一分不可思议,放下杯子回复他:“你不会真的会算命吧?”

“算命算的也不是这个啊。”那边的王杰希大概是被她逗笑了。“你上职业选手群看看,叶修把群退了。”

她愣了好一会儿,手边的水杯氤氲着热气,越来越烫,和她手心接触的陶瓷逐渐升温,灼手起来。她眼神恍惚得眼前的电脑屏幕都晃成了模糊的色块。窗口上王杰希的消息又跳出来几条,她也没看,突地站起身来,很是利索地按灭了电脑,抽出了帐号卡。

她灭了灯仰身躺在柔软的床上,意识游离了好久,直愣愣地盯着昏黄的天花板。

 

“我会回来的,别哭了。”

一年前她飞奔出嘉世,紧紧跟上那个雪夜里被驱逐的背影。她的发丝上沾了雪,她看见他瘦削的肩膀也沾了雪。她怕极了,怕这个背影一旦消失在她的视野里,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这次他什么都没说。

他不会回来了。

 

许久过后,她苦笑一声,偏过脸,把叹息埋在柔软蓬松的被子里。

4.

第二天她醒来走下楼,就看见风尘仆仆回兴欣的方锐倚着行李很是懒散地站在门口抱怨:“……昨天我手机都要炸了!一堆职业选手问我老叶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就退群了。我也不知道啊,我能问谁去?老叶也真是的,退役了干嘛退职业选手群……”

帮着他抬行李的魏琛瞅准了他的小腿踹了一脚,示意他不要干站着看他一个老人家抬东西。他大惊:“你不会告诉那些兔崽子叶修已经退役的消息了吧?”

方锐揉着小腿龇牙咧嘴:“我不说他们也都猜到了好不好?”

“相信你的实力,你能圆会来的。”苏沐橙从楼梯上走下。方锐冲她吹口哨,像极了蹲在马路边调戏放学女孩儿的小混混。

“前辈为什么还要把叶前辈退役的消息瞒着啊?”方锐后面是拎着行李气喘吁吁的乔一帆。他抹了一把头上了汗,摇了摇头拒绝了包子的帮助。

方锐听到这儿问题,和魏琛对视一眼,语焉不详地蒙混了过去。他倚在行李上装出潇洒轻松模样,眯着眼,嘴里还哼着曲儿。

乔一帆还太年轻。很多事他还不明白,也没必要明白。但方锐魏琛苏沐橙他们都心知肚明,这同样也是方锐急匆匆回了一趟家又急匆匆回来的原因。兴欣这个关头,是谁都不敢放松的。

叶修走得是轻松。但对兴欣来说,叶修退役这件事一点都不轻松。

他们已经和好几家投资商谈过了。当投资商了解到叶修退役后,还没有一个愿意投资的。

 

“沐沐!”唐柔隔老远喊她。苏沐橙和周边的人望去,唐柔用眼示意了一下会议室。苏沐橙心领神会,走上去。方锐和魏琛也跟了上去。

“最后一家投资商了。”唐柔叹息。“果果有点撑不住。”

气氛霎时有些沉重。苏沐橙推门进去,会议室里的气氛却比外面还要沉重几分。

“兴欣还有很多有潜力的选手。在季后赛中叶修有段时间并没有上场,但是兴欣依旧取得了理想的成绩。你们要兴欣拿出实力来,难道两位全明星选手,两张神级帐号卡不可以证明吗?”陈果艰难地说。“如果这些不够,那一个冠军呢?”

“总决赛如果没有叶修力挽狂澜,兴欣不可能是冠军。”投资人淡淡地说。“在商业上,我们很难用情怀来决定投资,我们投资是为了更大的利益。更何况,兴欣这种年龄的战队,也没有情怀可言。你们甚至还没有有组织的粉丝。”

“我们在努力了。这些只是时间问题。”陈果咬牙。

投资人耸耸肩。陈果也不说话,场面冷了下来。一种无力感突然从苏沐橙心头窜起——就好像一年前她眼睁睁看着嘉世驱逐叶修,却无力相助。

不,不一样的——她睁开眼,身边皱眉思索的队友和紧抿嘴唇的陈果撞入她眼帘。她霍地站了起来。

“当初你们不信嘉世会被淘汰,结果呢?你们不信叶修扯着草根的兴欣会得冠军,结果呢?你们到底哪里来的自信觉得兴欣不行?兴欣创造的奇迹还少吗?有什么,是可以让你这样犹豫不决的。”苏沐橙掷地有声。她把笔拍在桌上,半压着身子,半压着头,眼眸却很是犀利地盯着对方。她轻轻抬手把垂到脸颊两旁的发丝别到耳后,一张漂亮的脸绷着。“决赛没有叶修是无法胜利,但如果没有兴欣队伍中其他人的努力,他不会有机会力挽狂澜,甚至没有希望闯进决赛。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半晌沉默。苏沐橙一直盯着他们,观察他们和同事窃窃私语,大气也不敢出。她强撑着镇定的模样,快崩不住了。

“兴欣在下一赛季是否有人员调动来弥补叶修位置的空洞?”

“战队机密,恕难从命。”她冷冰冰地说。

“那至少告诉我们,谁将成为兴欣的队长?”

兴欣的所有人沉默了。他们不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只是没有准确的答案,又不知如何去做,一直回避着。

苏沐橙感觉到心在胸膛里砰砰地跳。随着血液涌上头脑的冲动支配了她的身体。

“我会是。”她吸了口气。随即镇定起来,“我会是兴欣的队长。”

是的。她会是。苏沐橙目光灼灼地盯着对面的人,在桌面上撑着的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她没有去看她的队友们。

她就好像羁旅倦客蓦然靠在城墙上,在一墙之隔的家找到了走散的归属感。她有坚实的后背可以依靠,她也必须挺起胸膛来为自己的伙伴做最锋利的枪。

“苏队,合作愉快。”投资人扶了一下眼镜,伸出了手。眼镜镜片明晃晃地反着光。

苏沐橙愣了一下,伸出了手。

投资人有礼貌地握了一下她的手,冲她笑了一下,走了出去。

 

 

一片寂静。

“成了?”方锐探头探脑,小心翼翼地说。

陈果缓慢地点了点头。

众人面面相觑。

“……还等什么,下馆子去!我请客!”百万富翁魏琛反应过来,豪气万丈地拍桌子,意气风发,颇有雄风。大家欢呼起来。

“仗义!”包子扑过来。

“哎哎哎你等等……我滴老腰唉!”

 

啤酒开瓶。

“沐沐!你真是我女神!你知不知道你刚刚帅炸了!”陈果半搂着她拿啤酒和她干杯。“不对,”半醉的老板娘媚态横生,“职业选手不能喝酒!”她手一拨,就把啤酒揽到自己面前。

方锐嚷嚷起来:“老板娘不厚道啊!你让我们看着你喝,却不让我们喝!”

“你能喝嘛?”魏琛鄙夷道,“一杯倒吧!”

“是是是,你能喝。”方锐斜眼瞅他,“等我退役了再和你一决高下,老同志!”

“就知道膈应我!”魏琛瞪了方锐一眼,对着个酒瓶吹。许久他又点了根烟,幽幽叹息:

“你们这些从训练营里上来的,是永远都不会明白开荒一代的艰苦的。”

生活没有保障,前途没有曙光,只是完全靠着一颗热爱的心,就不惜一切赌上全部身家,和青春岁月。

苏沐橙恍惚了一下。她抹了一下脸,想抹掉什么;啤酒的涩味刺激着她——

“我出去一下。”她再也忍不住了,摇了摇半醉的陈果,起身冲了出去。她把嘴唇咬得发白,却不知道自己在跟自己闹个什么劲儿。待清醒过来,人已经到了饭店外。湿润的风夹雪子一样的雨打来,宛如有一桶水把她从头到底浇透。

苏沐橙用手抹了一把脸,垂下眼帘,短促地吹了一口气。

她缓下脚步来。静静地走,穿梭在欢笑的人群里。天已经黑下来了,灯火阑珊,照亮了雨丝,亮晶晶地闪着鹅黄的光。身后有脚步追来,苏沐橙猛地回头,却发现魏琛边对着一个啤酒瓶吹边赶上来:“老板娘不放心你……非逼我出来看看!”

苏沐橙很是无语地看他半醉半醒脚步蹒跚:“果果真放心你。”

他摇了摇啤酒瓶,大大咧咧地说:“没事,风一吹,差不多酒就醒了。兴欣可丢不得苏妹子。”

“该叫队长啦。”苏沐橙笑眯眯地补充,慢吞吞地漫步起来。她双手插在线衫的口袋里头,暖烘烘的,夜风又吹得脖颈凉丝丝的。她环顾了一下,却发现自己已经走到了江边的码头上。魏琛走到她身边在栏杆上耷拉下来,一仰头又灌了一口啤酒。

苏沐橙看着粼粼的波光有点出神。

第四赛季。决赛。沐雨橙风已经身亡,苏沐橙却弓着背没有丝毫放松——嘉世已经只剩一叶之秋在赛场上,但一叶之秋已经落入下风。苏沐橙自然知道另一边的叶修早就飙起了手速,她的手中黏湿湿的,指甲掐进了肉里。她死死地盯着这最后关头。

季冷。一击必杀。刺客。一叶之秋。嘉世王朝陨落。她在一瞬间急剧僵硬,背部颤抖。她怔了好一会,唇线抖了起来,眼波也在抖,最终随着眼泪碎掉。

她隐隐约约都能听见外面霸图粉丝掀翻了天的吼叫。她把头埋在臂弯里。发丝散在键盘里。

没人来找她。她也不管其他什么,默默地掉眼泪。扑嗒扑嗒打在腿上。

过了好久好久,久到外面安静下来。苏沐橙觉得有些困倦,眼睛都肿得有些开不开了。门突然从外面开了进来。她趴起身来,以为是工作人员,急忙侧过了脸。

一双手撩起她的发丝摸了摸她的脸。“我带你去吃夜宵。”苏沐橙皱眉间,叶修就已经半拖半抱把她拉了出来。他温暖的手捧着她的脸,细心地擦了擦,很是平静地把队服扒下披在她身上。

“想吃什么?”他拉着她走出选手通道,从秘密出口若无其事地走了出去。“别在意,那不是你的错。嘉世也不可能一直赢下去。”

“如果是哥哥……”

“他也做不到。”叶修打断她的话,很是无奈地回头看了她一眼,“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

“小笼包还是烧烤?”

“……我想去吹吹风。”

 

 

 

她回过神来面前就扑来一团潮湿的风。她的发丝被吹得飘扬,她却笑得张扬。她单脚勾着栏杆下的栅栏,就像在《情人》中早熟漂亮的主人公那个经典的动作一样。她一手夺过魏琛手中的啤酒,然后仰头灌了一口。

“谢谢!”她冲粼粼的水波喊。

 

 

还有再见。

 

 

 

5.

“我现在是队长啦。”她想了想,用沐雨橙风给王不留行留了一条信息。

“恭喜。”

“所以我来向你讨经验,怎么才能做一个好队长呀?”

“……在叶修眼里,我也是个挺失败的队长啊。”

苏沐橙笑了。王杰希在另一头沉默了一会,又发了一条信息:“但我想有些东西是不会变的。”

“相信你的队友,以及相信你自己。”

 

 

决赛那张叫狭路相逢的地图里,沐雨橙风和君莫笑在一枪穿云和一叶之秋的集火截杀下艰难地靠近。他们没有想其他别的,只是艰难地挪动,争取再靠近一点,争取依偎得更紧密一点。

一如他们这些年的艰难岁月。

 

 

沐橙想自己终于也要独当一面了。在决赛孤注一掷策应她的人走了,还有信任她的战友守住她的背后。她要做的,就是扛起吞日,势如破竹,勇往直前。

 

 

兴欣召开了发布会。苏沐橙参加的发布数都数不清,于是很经验地手把手教陈果。她在发布会上打扮得很官方,但却有种无懈可击的端庄。她腰背笔直,美丽的小腿绷出柔韧的线条。

她是队长。

她淡定地宣布了叶修的退役。宣布了她为了队长。方锐为副队。很官方地肯定兴欣的未来。

 

“你是苏沐橙。你只是苏沐橙。”那人曾经说。他捧着她的脸,掌心捂得暖暖的,额头抵着额头,很是郑重。“你叫苏沐橙,不叫苏沐秋。沐雨橙风是你的,就应该有属于你的风格。那是沐雨橙风,不应当只是一叶之秋最好的策应。你是你,不该做背景布。”

 

她一直以来都开着沐雨橙风平平淡淡走得顺风顺水。无灾无难也无忧。

她知道自己是时候强硬起来了。

她要独树一帜。

她要斩钉截铁。

 

 

 

 

闲暇时间陈果黏她看剧。她边咀嚼零食边看别人演的狗血爱情,突然想到那个分半个屏幕一个肩膀陪她看剧也不耽误打游戏的人。他们依靠在网吧逼仄的座位上,周围是电脑屏幕淡淡柔光和沙粒质感的黑暗。他们坐在尘世中,融在世俗的喧嚣中,却心静如止水。

 

苏沐橙有点怅然。

 

但有时,只不过想想那人还在,就是一件让人心安的事啊。

 

 

历尽日暮途穷,跨过千山万壑,只不过在怔忪中纷至沓来的过往碾过了双眼。她就像出嫁的少女般朦胧着眼在头纱细密的间隙中望他的背影。

那个背影在说,不用追。

 

                

 

 

 

   end.

以下是47闲谈时间。

 

“等我们都过了不惑之年,你未嫁,我未娶,我们俩凑合在一起过算了。”

一直觉得,苏沐橙和叶修,就是这种岁月静好的赶脚。他们有着介于友情亲情和爱情的一种奇妙情感,不如爱情甜腻,却又不如友情那般隔阂;不是相敬如宾,是互相都很透彻,但只是不说,只是含着笑着,便胜过千好万好。

本文题目叫寻人启事,是很久以前就想好的名字,但实际上内容和寻人启事并没有毛大关系。讲深一些的话,勉强还是有点的。

例如寻人寻的是失踪的叶修。也是苏沐橙寻找自我的心路。她要找的是成长的自己,同样也是独当一面的自己。

写了一半发现严重脱离原著的时间线了,列如兴欣的发布会是在冠军之后四天,而不是过了这么久后;列如原著结尾一笔带过的苏沐橙坚强得很迅速……或者没脆弱过。

哎呀算了算了。看文图个感触,写文图个理解,别理BUG了,我也不是啥严谨的人。

原著里这么说苏妹子——“……而苏沐橙,也没有在叶修做出退役回家的决定后表现得让人担忧。因为她清楚,这是叶修自己的决定,这是一个成熟的决定,她不会让自己成为叶修担忧的因素,而只会继续全力帮助叶修,扫清他心中放不下的牵挂。

 于是她不再做那个跑龙套的配角,她要接手叶修所做过的一切,在未来的日子里,像叶修那样成为兴欣的主角,直到自己退役那天。”

原著里一笔带过的东西,我给脑补成了什么……话说我自己是很好奇在叶修退役后苏黎世前这段时间里的沐橙的,所以最开始写同人——写的第一篇文——梦去难追里最开头的时间线就是这个。

这篇文,怎么说呢。很散。我磨了两个星期。又是没有打提纲,所以卡得要死。

文笔还是很烂,但在学了。包括一些情节处理和语言描述。

本文虽然原著向,但是对于认真的原著党来说偏差还是挺大的。时间线有改动,到结尾也没有抛出苏黎世世邀赛。因为我觉得没必要。虽然我也很想写沐澄见到叶修时的百感交集。

我这个人杂食,什么都吃。但不代表我现在什么都写。例如有些我不粉的cp。因为不是很爱,所以写起来不带感。因为不带感,所以不想写。啊除了全员向。

喜欢伞修啊,双叶啊等等等等,但是觉得只有伞修双叶的话我又觉得写起来单薄。47我就喜欢写点宏大的,壮观的,多人物线的,所以经常因小失大。

这个时间线其实我还打算写一篇叶修视角的。写他回家一路所见所感。

最后。百粉了,有人点文不?

我很懒的。还忙。文笔还烂。但有人点,我也会写嘛。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构好思……写好文。

这章沐橙中心的寻人启事就当贺文啦。有点仓促。有时间的话一定好好修改一下。

迟来的干巴巴的祝福——

国庆快乐。

中秋快乐。

 

 
评论(21)
热度(62)
© L四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