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把写手作为阶段性目标的渣
“这一生执着的梦,必将被时间嘉奖以光荣”

【全职】账号卡是守护神(三十)

    前景回顾:叶修在防火线外着陆的时候,巨大的黑色的降落伞劈头盖脸地罩住了他。他在一片黑暗中割掉了身上的绳索。之前在下落过程中他为了控制方向用力拽绳索,勒得手心磨破了层层茧子。他把降落伞掀开,刚刚好看到不远处烧焦得漆黑的树木在肆虐的火焰中轰然倒下。热量源源不断地传递过来,他周身都被映得红通通的。火势蔓延极快,沿着他们早就砍伐好的防火线,护住了整个基地。

   他懒散地看着火焰,数着之前在跳伞前看到的多少人会被吞噬。他看见雪白的闪电摇撼着火焰,不急不忙地从背后漆黑的长木盒里取出千机伞,哗啦地打开,撑在头顶。

“很不错的景色,不是吗?”他出声。叶修转身,笑盈盈的。

另一人缓慢地走出,一点一点被橙红的光描摹出轮廓。他拖着一把剑。“可惜还是让我们先突破进来了。”

“没关系。这也不算得上是防线。”叶修笑眯眯地看着越发清晰和熟悉的面孔,扬声说。

随即,倾盆而下的暴雨顿时阻隔了两个人的视线,哗啦啦的水宛如厚重的帘隔在两人之间,强烈的剑意,直直冲破幕帘,破竹般逼向那头莞尔的人!




(三十)

黄少天还是来了。他必须来,也不得不来。喻文州说过要让他冲锋,他确实被放到了冲锋的位置。黄少天是蓝雨的黑暗中最锋利的一把刀,他也就在黑暗中率领着蓝雨和嘉世最佳的杀手和刺客于一切还在静谧中潜入基地。他们发现了防火线,刚想明白叶修打算搞什么名堂,失控自爆的飞机就呼啸而下,点燃了无数燃料。他们作为第一批攻击力,还没发动攻击,就被叶修占了先机。由是黄少天这个机会主义者也不得不感叹叶修这个时机实在是抓得太好了。他们回头隔着熊熊大火,听到了无数人的哀号和怒骂。

但黄少天还是已经落在了防火线内。如果说叶修这一招是为了防御用的,那么很失败——因为已经有敌人先他一步跨入基地;如果说叶修这一招是为了损敌,那么他很成功。无论是兵力上还是气势上他都极大地消耗了敌人。

但是黄少天没有去想那么多。他遣散了众人游离攻击,只想找到叶修,然后和他好好地打一场。他累得不想去想其他的东西。他想,这时候就让他纯粹一点吧。

他和叶修私交颇深,一年蓝雨和嘉世合作,他和叶修作为合作战友,见识过叶修的飞行能力。于是他捉着个熟悉的身影,尾随他直到他安全落地。

他完全可以在叶修还在空中时就向叶修发起攻击。那时候的叶修想要灵活控制身形还比较困难。但他没有这么做。他想堂堂正正地和他好好打一场。

堂堂正正。黄少天觉得自己有点好笑。他无数次漂亮的刺杀都是从黑暗中亮的剑出的刃。

“你在想什么?你这样可是打败不了我的。”叶修含笑的声音在他耳边如平地响雷般炸起。黄少天一个转身侧过千机伞,手中挽了一个剑花回身与矛状态的千机伞架在一起,叮的一声轻响,又随即快速分开。在他晃神间,下意识地已与叶修交换了十多个来回。叶修的千机伞变化多端,有时候黄少天压根都猜测不到千机伞下一秒会是什么形态。千机伞在刚启动时往往变形都十分木讷,嘎吱嘎吱地轻响。可随着叶修快打的加速和繁多,千机伞天衣无缝地配合着叶修的攻击,往往一晃就换了一个形态。叶修的身形和千机伞一起在黄少天眼里变换,在暴雨中影影绰绰的。

叶修从刚开始见到他就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不是平时像狐狸般的机智狡诈,而是一种奇异的冷静。他好像早就知道黄少天会来,冷静得让黄少天有点害怕。他一直都知道叶修看什么事都很通透。或许叶修也早就猜到了蓝雨会加盟叶家和嘉世。但黄少天一点也不想叶修用这种眼神看待他,陌生而通透,仿佛早就看穿了他的心思,看透了他的无奈和他自私的企图。

他宁愿叶修还是平常那副懒散的样子,扛着一柄矛和他爽快地大战一场。然后他们筋疲力尽地并肩躺在地上,胸膛起伏得像是汹涌的海面,心跳咚咚宛如炸裂在耳边。

血液是炽热且滚烫的,是可以感觉到的强烈的真实。

千机伞趁他不备狠狠地打在他胸前,逼得他退后几步,一口血被闷在口腔里。黄少天半跪在地上头垂着,几米外的叶修也停下了攻势。

“打架不说话的黄少天还真的有几分奇怪。”叶修持着几分戏谑的口吻说。黄少天却是苦涩万分。他啐了一口血在地上,哗啦啦的大雨立马把他满口的血腥冲掉了。他宛如落汤鸡一样,很是狼狈。

雨势凶猛。连声音都被打得断断续续:“老叶,你放弃吧,你赢不了的。”

叶修撑着伞,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挑了挑眉。

“你赢得了我,赢不了嘉世、蓝雨和叶家。”他继续低声说。

“你的战意呢?黄少天?”

“放弃吧。”他几乎是在哀求了。他抬眼看向叶修,雨水越过他的眉宇涌向他的眼窝。叶修还在那里站着,正想要说什么,又突然感受到了什么,猛地把千机伞往后一戳——与此同时,一把长剑从叶修的肩胛处穿透。

后面是毫发无损的夜雨声烦。雨水透过呈现灵体的守护神而过,没有丝毫的滞留。

鲜血是暗沉的红色,随雨水倾泻而下。叶修偏着身子,千机伞掉在了地上。他单手接了一捧血,被雨水稀释的鲜血随即从他的指缝间滑落。“不是很厚道吧。黄少天。”他的声音阴沉下来。

“如果一叶之秋或者君莫笑在这里,你不会中守护神的招。你是人,对免疫物理攻击的守护神不会很敏感。”黄少天平静地说。“不是要害,不会有关系的。”

“嗯。”叶修抿了抿嘴唇,低声笑了;随即,他挥开了夜雨声烦想要来扶他的手,一个劲往前冲。刀随着喷洒的血抽离了他的身体,映得黄少天脸色有点白。

“你非得这么倔吗。”黄少天脱口而出。叶修笑笑,他也沉默了。

是的,他本来就该知道,曾经斗神又怎甘愿落败如此?

叶修嘴里嘶着气,他站起来,千机伞当拐杖用。他好似看到了什么,露出了一个有点邪气的笑容:“你跟我说这话,还嫩一点。想击溃我,先算一算我们单挑的胜负率。加个夜雨,你也有点悬。”

黄少天嘴角一垮,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心脏却随着语调的下降而轻松了不少:“不带这么损的。”

叶修撕下衣服,任凭大雨冲刷伤口,然后快速地用做了一个简易包扎。他露着精瘦的上半身,脖颈处用牛皮绳系着的钥匙打在他的胸膛上。他的头发滴着水,大雨滂沱下千机伞一眨眼就变作长刀。他两手握住刀柄,刃指黄少天。

   与此同时,远处的人潮飞速接近。咆哮着的武士撞在了一起,野兽般地厮杀着。


TBC.


©起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