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把写手作为阶段性目标的渣
“这一生执着的梦,必将被时间嘉奖以光荣”

【全职】账号卡是守护神(三十一)

我胡汉三回来了。学完了集合基本初等函数三角函数平面向量解析几何立体几何椭圆抛物线双曲线导数一点点微积分数列大boss柯西不等式排列不等式基本不等式排列组合概率算法数学归纳法充要条件甚至还干了一点儿竞赛后结束集训回家的我,像还债一样更起了文。

以上为作者的装逼。以下正文。三十章有修改。







前文回顾:

叶修撕下衣服,任凭大雨冲刷伤口,然后快速地用做了一个简易包扎。他露着精瘦的上半身,脖颈处用牛皮绳系着的钥匙打在他的胸膛上。他的头发滴着水,大雨滂沱下千机伞一眨眼就变作长刀。他两手握住刀柄,刃指黄少天。

   与此同时,远处的人潮飞速接近。咆哮着的武士撞在了一起,野兽般地厮杀着。








(三十一)


    夜雨声烦径直冲过来挡在黄少天前面。不远处,一个痩削却高大的身影顶着雨奔跑而来,拉开哗啦啦的雨痕,身上却是一股死寂般恐怖的血腥和杀气。

    来者皮肤灰白,沾上血后如弑神的魔鬼,周身破损处的皮肤里空空荡荡,能看得见白森森的骨头,连着交织的黑色的线。他单手一把抓住夜雨声烦刺过来的剑胡乱扔在身后,跑到叶修身边,扶起他撑起伞,一手紧紧抓着他不被人潮冲散,一手提着枪精准而快速地射击。

    叶修抹了抹他身上在前线厮杀留下的血迹,单手倒执千机伞充当盾牌。他沉闷地吐出一口浊气,抬起眼皮望向汹涌人潮中不动的黄少天。

    雨渐渐小了一点,稀稀落落地打在地上的水泽里。豆大的雨点啪嗒啪嗒落下来,在无数决斗的人影间有了可以让人呼吸的空隙。

    “老叶你赢不了的。”黄少天没有看他。他转身看向原先大火熊熊燃烧的地方。此时大部分火已经熄灭了,火势不如之前燃烧得那般恐怖,只有几处飞机坠落的地方,火焰还在张牙舞爪,却再也拦不住敌人进攻的步伐。大批的士兵开始闯入基地,同时,早就严阵以待的军汉也开始了快节奏的厮杀。秋木苏就是从那边的战场赶来。

    “你们就没有让苏沐橙计算过双方的人力差距吗?”黄少天说,“无论你有多聪明,有多少漂亮的计谋可以施行,但是再多的计策也跨不过根本去。”

    叶修什么都不想说了,他从来就没有想听黄少天说话过。隔着人海,他的话隐隐约约传过来,在混乱地场面里但凡认出他是谁的都冲向他来,个别带了张焦急的脸,但绝大多数是来杀他的。他下意识地反应格挡,多年血战留下的应激反应驱使他下意识在如此紧张的战场下来回了几招。等到他再回过神来去看黄少天,人海中已经再无剑客身影。

    但他的胸口还在确确实实地流血。在战斗状态下自动忽略剧痛的他有点撑不住大量失血带来的眩晕感。夜雨声烦的一剑扎得恰到好处,纯粹给他放哗啦啦的血。

    那个一直喜欢在他耳边哔哔的幼稚剑客忧郁地冲散在人海里。他们属于不同的阵营,迟早有一天要分道扬镳,就好像他和王杰希。叶修走的时候王杰希什么也没说,他抄起一把枪,背着千机伞就走了。

    就好像是哪天两个人都懒得烧饭,打算出去瞎混混混饱肚子。

    就好像还会再回来一样。

    但两个人心知肚明啊,叶修是要去嘉世救苏沐橙。他还有他要守护的人,他还有他无法干涉的羁绊。他干干脆脆孑然一身赴战。

    他还会叫他王大眼,拍板和他对着干。但再也不会有瞎躺瞎闹心无旁骛的机会了。

    陪伴他又离开他的人有多少?叶修腰板笔直不怕生离死别,只不过是他经历过太多太多了。最开始他还会为了苏沐秋扯着韩文清的衣领失控地对他嘶吼,情绪失控地想那个轻狂而自信的少年。


    伊拉克那个地方在战争的喘息空隙里阳光灿烂得炽热。大街火辣辣的,他们穿着作战服刚从直升飞机下下来。他们被请来替国家做事,虽然穿着军服,但没人敢限制他们。少年并肩走在火辣辣的地上,摘下头盔挠挠一头在阳光下淡淡金色的乱毛,很是没心没肺地在忙碌的马路牙子上说笑,挺拔的少年身姿令路人侧目。

    一个穿着胖胖裙子的金发小女孩迈开小短腿跑到他们面前,扬着脸咿呀咿呀地说着什么他们听不懂的话。苏沐秋半蹲下来发现这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长得颇像他家小沐橙,好长时间没有见到妹妹压在心里的思念在异国他乡突然得到了抚慰。叶修站在他身后正好看到苏沐秋被阳光染成金色的发旋,和小女孩浸染得近乎透明的琥珀色眼睛——女孩张开手臂,似乎要去抱少年——下一秒天旋地转,巨大的热浪和轰鸣扑天而来,剧痛和震惊同火焰一起爆炸开来。


    叶修当时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只见苏沐秋惊惶地回头撞了他满怀,电闪雷鸣间把他撂倒在地上紧紧抱着他滚远,死死把他压在身后。那个女孩诡异的笑容一秒被扑天的火焰吞噬。


    那胖嘟嘟的裙子底下不止有女孩稚嫩的身躯,还有即将炸裂的弹药。





    他醒来时身上死死压着一个残损的苏沐秋。那颗压在他脖颈处脏兮兮的头顶有他熟悉的发旋,那张英俊的脸死死沉睡着,全身的炸烧伤惨不忍睹。叶修强撑着背起他,一步一步地在硝烟里挪动。耳机里有嘈杂声和嘶吼。

    他反手握着刀,大脑一片空白,牙根咬出了血。






    一只手紧紧攥着他的手腕,力气之大几乎要捏碎他。叶修清醒过来发现自己被背在肩上,鲜血流遍了两人一身。他微微抬眼侧头,入目的是一张和苏沐秋一模一样的英俊的侧脸。侧脸皱着眉,眼里流动着张皇,但操作千机伞切换枪撕开人群十分利索。耳机里的叶秋在冲他嘶吼,和周围混乱的场面混在一起。

    “我没事。”他轻声回到。秋木苏侧头惊喜地瞅了他一眼。

    耳机那头的叶秋松了一口气:“你怎么回事?你不说话,苏沐秋那个守护神也不会说话,我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现在情况怎么样?”

    “我现在正在被秋木苏扛在背上突破。”叶修慢悠悠地说,迅速地压下眩晕。他拍了拍秋木苏,示意他放他下来。秋木苏当作没听到。

    “君莫笑!”他突然冲着天空喊了一声。一团金色的光猛地窜进他的身体里。这小子从感应到他受伤之后就飞速赶来了。他一扬脚踹飞一个围攻他们的人,一个翻身站在了秋木苏的肩头,极其顺手地捞起千机伞,展开,机枪,扫射!

    与此同时秋木苏双手切换双枪对着逼近他们的人一手一个。按理来说近战刀剑会比枪快很多,但是当年苏沐秋就是能把手枪耍得快得像刀。一堆人被他们想割麦子一样倒下了,却又有一堆堆的人冲上来。他们都被下了死命令,杀掉斗神叶秋!

    擒贼先擒王,这是自古不变的道理。他们两使出了再惊艳的枪法,此时都如陷在泥潭中举步维艰。

    叶修得承认,黄少天说的一点都没错。自古名战大多都是以弱胜强,但是打如此悬殊的战他还是第一次。他和黄少天人生中的大部分战斗都是类似于极限单兵,但往往他们只是穿梭在战场中取得想要的利益的人,从来都只是起影响作用,却没有做过那个在战争中受到影响并且是肩负结束战场的责任的战士。对他们来言,这都是第一次。

    战场那边一瞬间的情形在他看来可以说是相当不乐观了。他远远低估了暴风雨所带来的负面影响。虽然这种因素对于双方都有影响,但是对于嘉世只能说是一个小麻烦;他们每个人吐一口唾沫也能达到这样的效果。但是对于叶修他们就不一定了。他们自身条件有限,自然是要对一切的不利因素都给予重视。在叶修原本的计算中,大火可以更持久一点,那么现在的战场上可能就不会那么忙乱,嘉世叶家和蓝雨的盟军可能就会更焦躁一点。他们拼劲了力气去在如此没有优势的条件下去创造条件,苏沐橙拼尽全力的反攻,无数架飞机的牺牲点燃的火圈,这些先发制人所带来的优势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消耗掉。

    叶修一边在秋木苏的保护下时不时挡下几招,一边在嘈杂的厮杀中联系叶秋。

    “人手不够!”他大声地喊。与此同时,在厮杀的人海的另一端传来哈哈大笑的声音:“人手不够?救兵这不就来了?”

    叶修看过去,眼神一亮。张佳乐双手持枪飞快地在人海中劈出了一条血路,带领着一帮霸图的兄弟很是豪气地横冲直撞。

    “小花!你怎么来了?”叶修大喊,一手干掉一个贴身上来的刺客。

    “次奥!!都说了多少次不要再叫我小花了!哥哥是来救你的啊!”那头的张佳乐悲愤地吼。






tbc

回来我很激动。在这两个月我一直很感动。在我妈周末来杭州看我偶尔可以刷刷手机的一个上午,我看到了小可爱给我的留言。她们说很喜欢你的文,她们说会等你回来,她们说加油。

泠儿姐手写长评给我,清晰地给我指出了优缺点。

还有小可爱在元旦祝我快乐,她说新的一年里希望我开开心心的。

我哭了。我何能何德可以得到萍水相逢的小天使的祝福?

谢谢你们。

我爱你们。

©L四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