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把写手作为阶段性目标的渣
“这一生执着的梦,必将被时间嘉奖以光荣”

【全职/伞修】梦去难追(三)

    ——叶修继续整理着资料。每份资料他习惯先点开确认一下,再保存到该保存的位置。但是在点开接下来这段视频录像后,却没有和之前一样马上关闭然后归类保存,视频就那样持续播放着,而叶修就那样呆呆地看着。

    做和轮回比赛的复盘,带来的当然大多数都是轮回的资料。这段视频同样也是,画面中,一枪穿云、一叶之秋,这对本赛季的最佳组合正在并肩作战。

    惊人的天赋,出色的技巧,两个角色就这样横冲直撞,如入无人之境。


(三)


    苏沐秋和叶修坚持接送苏沐橙上下学,其实还有一个原因。他们身单力薄,日常出入又是网吧这样的场所,也知道这片地域的治安有多烂。一叶之秋和秋木苏在网游里干的又是抢boss的事,经常让人恨得牙痒痒,也得罪了不少人。光是叶修就不知道遇见了多少次来嘉世网吧砸场子的人了。亏得陶轩沉稳又有着丰富的经验,从没造成过太大的损失,只是时常对他俩拉仇恨的能力叹为观止,有时又恨不得堵上他俩那张惹事的嘴。

    少年锋芒毕露,自是心比天高。


    这片地域上熟悉他们的人不少,记恨他们的人也不少。本本分分生活的居民只当他们是街头的小混混,白瞎了这么好的皮囊,警告自家的小崽子离他们远一些,别惹上一身祸。也就苏沐橙知道,她那两个懒到家的哥哥巴不得过平平安安清清闲闲的日子,可惜这世道不让。


    但俗话说的好,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叶修和苏沐秋并不在意别人来找他们的茬,苏沐秋从小到大混着可不是只练得一身游戏技巧,打人的功夫自然了得。叶修要比他正规些,从小接受高等教育的他连钢琴都会弹学过一些拳脚法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况且网游上的事也就那么点事,看着不舒服心里憋着气顶多过来吼两嗓子羞辱羞辱找找面子,顶多扭打一顿打不过就骂几句,不比黑道上要动家伙。


    但还真有人动家伙了,目标还是苏沐橙。


    可能是叶修和苏沐秋抢了别人的橙武,也有可能是算计着对付他们的时候看上了苏沐橙。


    那天傍晚下雨了,那时是在冬天,冷得一塌糊涂,雨中还夹着雪子儿。沐澄没带伞,在一局pk后叶修生无可恋地一头扎进了雪夜,苏沐秋哆嗦着缩在椅子上在后面埋怨他走快一点,门在那儿开着冷气下一子进来了。

    叶修抽着嘴角拎着把伞出去了,怀里还揣着个热水瓶。

    热水壶是他们在冬天唯一能依靠的热源了。苏沐秋把热水装进塑料瓶,就成了一个简易的暖手宝。

    苏沐秋拢了拢衣服,搓了搓瓶子,又开始打游戏。他一个boss打到红血了,看了看时间,感觉有点不对;他甩下一众鬼哭狼嚎的队友,给苏沐橙打了个电话。

    叶修没有手机,但是苏沐橙是随身携带的。

    电话通了,另一端很嘈杂。他安静地听完后,淡定地拨了110,然后顺起门口的棍子一个箭步冲了出去。


    他越跑手越抖,雪夜冰凉又干燥的空气刮进他的喉咙又回旋出来,他感觉整个肺都冰冷起来了,但一颗心火腾腾地猛烈跳着,仿佛要从嗓子眼跳出来。


    小巷子里数十人围着,昏暗的灯光仿佛在抖动着。他拼命地冲过去,把挡在他眼前的人扫开。有人认出了他在那儿大叫着,有人冲过来打他。苏沐秋扫着一根棍子毫无章法地打着,身上挨了几下冲了进去,看见在一旁被压制住抵在地上的苏沐橙。


    苏沐秋的眼神瞬间红了。他腰上被人狠狠地踹上一脚,往旁边倒去。待他稳住身形狠狠地回上一拳,缠斗中的叶修也看见了他,眼睛一亮,就要冲过去与他会和。


    “当心!”苏沐秋冲他吼道。

    来不及了——

    他眼睁睁地看着一个啤酒瓶子凌厉地砸在叶修的后脑上。





    叶修感觉自己躺在医院里,因为医院独特到底消毒水味真的很让人反胃。他闭着眼睛开启了耳朵——有陌生的嗓音,估计是医生;有苏沐秋的声音好像在和谁争论,但声音压得很低;他还听见了苏沐橙微哑的嗓音,和某个一板一眼说话的人。不会是警察吧······

    外面好像还有人在嬉戏,应该是小孩子在走廊里闹······有女人穿着高跟鞋路过······还有簌簌的雨声。

    有脚步声······越来越远······似乎有些人走了。

    然后一双有点凉的手就很不客气地拍了拍的脸,扒拉开他的眼皮。

    ······叶修彻底醒了。

    苏沐秋你大爷。他怒瞪那双手的主人。

    “醒了还装什么装。”

    “······请勿打扰病患休息好吗。”叶修摸了摸头上绑着的纱布,认真地问:“医药费贵吗,现在我卷了财产跑路还来得及吗?”

    “······等着欠条吧你,我估计你得在我手下劳苦老命数十年才能还清你的债。”

    “怎么说我也是因公受伤,没有补偿费吗?”叶修义正言辞。

    苏沐秋翻了个白眼。压住叶修的肩膀让他躺下来。

    “不接受高利贷和卖身契哦。”叶修还在喋喋不休。

    “······”




    很多年后有人问叶修,苏沐秋都不在了,干嘛还要守着苏沐橙苦苦地在这么艰难的环境里打拼?为什么不回家?一个孤儿要比血溶于水的亲人重要吗?


    叶修淡淡地说,这不,他还欠着苏沐秋债呢,估计还得要死要活给他打工好几年。

    再加上高利贷啥子的,天知道什么时候还得清。

    再说,哥的卖身契还在他那儿呢。


    一叶之秋挥舞着却邪不管不顾地冲上去,仿佛他的背后还有个神枪手在给他做掩护。


-------------------------------------------------

感觉每篇都是独立的······但也有关联。第三篇就和第一篇有关(第二篇干啥来着的)

难免ooc

开头的“叶修继续整理着资料。每份资料他······直撞,如入无人之境。”摘取自全职高手。


 
评论
热度(14)
© L四起 | Powered by LOFTER